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干到你求饶_色撸撸
干到你求饶_色撸撸
白天,正当午,三十几度的大太阳炙烤着大地。即便是四季分明的东北,这种盛夏的时节,在街上行走的路人也寥寥无几。每个人都用手遮挡脸或者被晒的皱着眉快步行走,街上除了来来往往的车和坚持在忙碌的商家之外,路人都是急匆匆的行走想早点结束在炎热下的炙烤。性吧首发在二马路后,靠里有一座大楼,从大楼的电梯一直坐上去,就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工作室,美容,装修等等都有,占多数的是公寓型旅馆,十七层有一家,在靠街的那一个房间,在门口就听到了一阵阵女人大声的淫叫,虽然隔着门,但是驻足侧听,也足够听个真真切切了。“哎呀…哎呀…老弟…老弟…这大屄…这大屄眼子…让你整的,哎呀…”徐姐(见上一篇发表在首发作品区文章《徐姐饶命:初始徐姐》)双手扶着窗台,闭着眼睛,凌乱的短发披散着,跨步叉着腿,双脚开立站着,撅着屁股,卖力的向后用着力。由于用力的摆动,胸前两颗大肉球也前后乱跳,而徐姐卖力的用屁股迎合的就是刘昀双手捏住徐姐的屁股,顺着徐姐向后用力迎合的力在配合的向前挺进。 --   “哎…徐姐,这几天…你老公那没啥事吧…”刘昀操了一会儿,趴在徐姐的身上,双手绕到前面,抓捏着徐姐硕大的大肉球,一边揉捏着大肉球一边玩着乳头,在徐姐耳边问着。“没有…嗯…他能白唬啥,啥也没发现,再一个我这也小心着,没事儿…哎呀,提他干啥,快操啊。”徐姐双手保持扶着窗台的姿势,晃了晃屁股,刘昀感觉下面大黑鸡巴被蠕动的肉夹了几下,转而直起身继续抽送了。 --   “哎呀…放着你这浪屄不操,这姐夫也太没劲了…”刘昀一只手扶着徐姐的后腰眼,另一只手捏着徐姐大屁股。“哎呀,你老…老提他干啥…没劲…没…没意思死了他,他那鸡巴操的不…啊!啊!…不如你啊,老弟,老弟,快操姐,要来了……”徐姐在说着,突然刘昀狠狠的扇了徐姐的屁股几下,徐姐尖声叫了出来,随后示意刘昀一起高潮。性吧首发 --   在一阵冲刺后,刘昀示意徐姐转过身来,扶住自己的两颗大肉球,刘昀一下下把精液全部射在了两颗大肉球上,又让徐姐捏着两颗大肉球把前面的精液蹭均匀了才罢休,两个人又去了浴室洗干净了后才先后错开时间离开了房间。之后两天相安无事,店里事儿也忙,刘昀和徐姐都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也就无暇顾及男女激情之事,只是刘昀偶尔也会闲下来抿着嘴眯缝着眼睛端详着忙碌的徐姐,寻找能出去激情的时间,无奈时间不允许也就只好作罢。 这天下午,刘昀收到了短信,是一个发小发来的信息,只有短短数语,大意是傍晚下班出去吃饭,刘昀也盘算着没什么事出去吃吃饭聊聊天也无妨,于是应允。等到下班后,刘昀直奔吃饭地点。这个发小是刘昀打小认识的一个人,两人关系极好,因为各自有生活缘故,也不是特别频繁的每天厮混在一起。等到了地方,那个发小满脸笑容的招了招手,示意刘昀来到自己的桌子这里,等刘昀过去了,发现一个发色微黄的女孩也笑呵呵在桌前向自己招手。 --   “妈的,你这阵子死哪去了,找你乍那么费劲呢。”发小开着玩笑,笑嘻嘻的说着。“哪像你这结了婚的这么清闲,哎,这老妹儿谁啊?”刘昀和他发小一起坐下后示意自己发小介绍一下。“啊,我单位的一小妹,这不我说请我哥们吃饭么,她就也跟来了。”发小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的搓着手看了下那女孩。“是,我可烦人了是不…”这女孩白了发小一眼,转过头接着对刘昀说着:“那什么,哥你好,我是张玉婷,张哥他同事,这不下班没啥事,过来蹭个饭啥的,嘿嘿。”说罢小丫头抿着嘴笑了笑。 “啊,没事儿,没事儿,我跟二路子他也没啥,就俩大老爷们在一起打哈哈闲扯犊子,这有个大美女陪着一起吃那求之不得啊,哈哈。”刘昀也没多想,和这个张玉婷,叫二路子的发小,三个人一起嘻嘻哈哈的寒暄了几句,就开始点菜,等肉,菜,炭火一起上来开始吃之后,三个人开始有说有笑的边吃边攀谈起来。 “妈的,这老了老了,不如年轻小伙了,喝点就想尿尿去,呆着,我放放水去。”二路子拍了拍张玉婷的肩膀,然后直奔厕所而去。“哎,哥,张哥告诉你今天吃饭为啥没?”张玉婷目送着二路子直奔厕所而去,等他一进厕所门,张玉婷凑近刘昀神秘兮兮的低声说着。“不知道啊,乍地啊,让你当他小孩干妈庆祝庆祝啊,哈哈。”刘昀顺嘴胡说开着玩笑,张玉婷大笑摆了摆手。性吧首发 “拉倒吧,要我当他家孩子干妈,他媳妇不得弄死我,哈哈……是,哎呀!这个!”张玉婷说完前半句,刚要说后半句,突然停了下,然后欲言又止,坐回身,一手的食指和拇指比划个圈其他手指半握,整个手呈洞状,另一只手食指则伸进比划好的洞中来回抽动几下模拟性爱的抽送动作。 “我操,真的假的啊?”刘昀筷子还没从嘴里拿回来问着,张玉婷脸有点红的点点头,“那逼乍琢磨的,乍地,他提的啊?”刘昀瞪大眼睛一扶桌子,低声问着。 “不是,是我说,哎呀,是张哥他…反正等下你有空没?”张玉婷脸涨的绯红问着刘昀。 “有啊,大老爷们一个人,再说,这好事,没空也要制造空,哈哈。”刘昀假装正经“斩钉截铁”的说着,张玉婷也哈哈笑了起来。“我操,你俩是不叨咕我坏话呢??那个逼可鸡巴损了,老背后埋汰我,是不,婷儿,他是不跟你说我可鸡巴操蛋了?!”二路子一边抖着有点湿的手,一边回到座位上,和看着他笑的刘昀,张玉婷说着。“没有,哪能,刘哥人家可不像你说的那么坏……哎,哎,剩下的酒退了,别喝了。”张玉婷拦住二路子又要打开酒瓶的手。 “对,少喝点,一会儿影响战斗力……”刘昀板着脸一本正经的接着话,说罢,张玉婷摆着口型说了个滚字的口型,二路子也跟着附和着,三人说说笑笑的又吃了一会儿结束了以后,直奔一家旅馆。 --   等着三个人一进屋子,二路子狠狠的掐了下张玉婷的屁股,然后和刘昀一起往屋子里走。二路子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和刘昀闲聊着,也招呼着刘昀一起脱了等着,刘昀这时候一回头发现那个叫张玉婷的女孩正在浴室里,也没在意,也就一边和二路子闲聊着一边脱了衣服。两个人都光着坐在了屋子里床边的沙发上。 “乍地啊,最近整啥幺蛾子了,都不着你人面了。”二路子四仰八叉的坐在沙发上,一条腿搭在沙发扶手上。 “整个卵(音读为lǎn,音同懒)子,我还能有啥鸡巴事,无非是工作那鸡巴事,鸡巴这鸡巴事呗。”刘昀一边懒洋洋的说着,一边随手翻一并拿进屋的塑料袋里的东西。 “操,你个逼样的吧,我这有好事都叫你,你他妈的从来不找我。”二路子一边抠着手指头的刀枪刺一边说着。 --   “妈逼的,有过两次我问你没,你他妈说你搁你丈母娘家里出不来,操,人家骚屄等你啊。”刘昀手支撑在沙发扶手上反驳道。“哎,今天这婷儿,保证让你爽,爽的你肾透支,哈哈。”二路子打开一罐啤酒,抿了一口后,满脸淫笑的对刘昀说着。 --   “乍地啊,三通啊?”刘昀随手拿起一盒避孕套,正准备打开。性吧首发 “我操,你买那鸡巴玩意干鸡毛啊,操她不用戴套……我操,别打开了,收着你自己用吧。”二路子拦住正在撕开包装的刘昀,赶紧说着。 “乍地她整啥措施了啊?”刘昀俩个胳膊搭在沙发扶手上,双手交叉的姿势。“那个逼货包里一堆避孕药,人家自己都算明白儿的了,你放心吧,直接内射不用客气,再一个……”二路子狡黠的一笑。“再一个啥啊?”刘昀疑惑的问着。 “这个逼有受虐癖好,你往爽了整吧……哎,我操你妈的,滚出来啊,憋厕所里吃你妈逼的稀粑粑呢啊!”二路子简单解释一句后,大声斥责的对浴室里的张玉婷说着。“来了,来了,母狗来了。”张玉婷一边说着,一边从浴室里出来了。她这个时候已经穿着透明的丁字裤,脖子上带着狗项圈,身上再无一物的走出来了。刘昀这才看到这个女孩全貌,她大概一米七的个,短而微黄的头发,五官很普通,但是表情神态很诱人。身材纤细,胸看着也就是A罩杯左右,但是乳头很大,这个时候已经兴奋的微微凸起。屁股扁平,但是微微上翘也是很可爱的,脚指头涂着淡淡的指甲油,脚型却是很漂亮。“操你妈逼的,谁让你站着了,母狗怎么走?”二路子叉着手得意洋洋的命令着,说罢猥琐的笑着看了看刘昀。 --   “是,母狗得跪下爬过去,主人我错了,我这就赔罪。”张玉婷立刻跪在地上,慢慢爬了过去,一直爬到两人跟前。“来,来,先裹我哥们大鸡巴,赏给你了,好好伺候。”二路子说罢摆了摆手,喝了口啤酒。“是,听主人的。”说罢,张玉婷规规矩矩的直起身,扶住刘昀的大腿,用嘴对准刘昀的大黑鸡巴,一口猛的吞了下去。“乍样,服服帖帖麻溜儿的。”二路子手里拿着快喝没的啤酒,得意洋洋炫耀似的对着刘昀说着。“行,你还别说,你这小个能收这么个大丫头你可以啊你。”刘昀叉着大腿,任凭张玉婷在胯间不停的舔弄,一边舔弄,一边在不自觉的扭动着身体。“那是,哥是啥人,绝对的给力……操你妈的,在那偷个鸡巴懒,给老子使劲裹!”二路子说罢伸脚蹬了蹬张玉婷的屁股,看似在用力,实际上落下劲儿很小,张玉婷却不自觉的更扭动的厉害了。“骚屄什么状态,汇报一下。”刘昀撩着张玉婷的短发问着。性吧首发 --   “下面…呼呣…呼呣…都是…骚水…都湿了…母狗想要啊!”张玉婷仰起头,对着刘昀可怜兮兮的哀求着,但是手却不停的在玩弄已经被她舔舐的湿淋淋的大黑鸡巴以及蛋蛋。“要啥啊,说明白了,贱货!”二路子已经站在了张玉婷身边,坐地上扳起原本跪坐在地上的张玉婷,让她撅着屁股跪在地上,手已经不停的拨弄抚摸张玉婷的屁股和下面的肉穴。“要大鸡巴啊!主人!求你们了!操我!求你们了!求……啊!”张玉婷正在扭动着身体央求着二路子和刘昀,二路子在张玉婷身后却不声不响的把自己已经硬起来的大鸡巴插进张玉婷的肉穴里了,张玉婷不由自主的猛的大声叫了出来。 --   “操你妈的,骚屄,骚货,浪婊子,裹鸡巴都流这么多水,你他妈逼的乍这么骚!”二路子低着头,双手捏住张玉婷的屁股,一边恶狠狠的说着,一边看着自己的大鸡巴在两瓣屁股肉中间的肉穴中进出。 --   “嘴别闲着,裹我鸡巴…嘶…嗯…二路子,乍认识的啊?”刘昀拍了拍正在仰着头闭着眼睛浪叫的张玉婷,示意她吸吮自己已经满是口水和滑液的龟头,张玉婷立刻又重新含住刘昀的大鸡巴吸吮起来,刘昀则叉开点腿和正在卖力抽送的二路子搭着话。 “单位新来的,干活砸锅了一个事,我替她兜着没让上头知道,这不报恩么。”二路子嬉笑着说着,抽送的动作放慢了。 “这第一次啊?第一次整这么大场面啊。”刘昀一边说着,一边撩了撩张玉婷的头发,张玉婷抬眼看着刘昀,眼神之间尽显媚态,手也适时的在按摩抚摸着刘昀的蛋蛋。 “扯犊子呢啊,第一次整这么大彪啊,早操了几次了,单独的,但第一次跟我操就说了自己好这口儿。”二路子停下了抽送的动作,但没有把大鸡巴拔出来,开始用手指转着圈儿摸着张玉婷的屁眼。 “哎,骚屄,有对象没啊,多大开始稀罕这么操的啊。”刘昀说着,捏了捏张玉婷的脸,张玉婷双眼迷离的抬起头。“有…有对象…他不知道…我这么玩…嗯…嘶…”张玉婷乖乖的回着话,由于下面屁眼处不停的传来刺激,所以说话有些断断续续,还慢慢的吸着气。“开苞以后…第二个对象这么操的…太埋汰,打太狠我受不了,别的都行。”张玉婷一边撩着凌乱的发丝一边对着刘昀说着,自己下面似乎已经习惯了后面二路子手指的刺激,而二路子也沾着张玉婷肉穴里的淫水抹着自己的大鸡巴。性吧首发“她,深喉,操屁眼,捆上啥的来者不拒,一会给你深喉你试试。”二路子继续摸着张玉婷的屁眼,张玉婷扶着刘昀的大腿,低着头开始呻吟。 --   “下次吧,刚吃完东西深喉丫头太遭罪了,一会儿射她脸上。”刘昀自己套弄着自己的大黑鸡巴说着,二路子表示同意的点点头。 --   “一会儿我吃你俩精液,尿我脸上!”张玉婷一只手使劲抓捏着自己的奶子,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刘昀的大腿。 “干你屁眼了袄!”二路子扶住自己大鸡巴,在塞进张玉婷屁眼里自己的龟头的时候,双手重新扶住她的屁股,慢慢的插入更深。 --   “使劲…干!我操!真鸡巴……爽!…操!使劲操!使劲玩我啊!哥!使劲玩我啊!”张玉婷双手重新扶住刘昀的大腿,脸对着刘昀,身后二路子的抽送,浮现在她脸上的是一副陶醉在这种性爱刺激里的表情,刘昀看着感觉很兴奋。 --   “往后撤一点,给我哥们点地方站着,你裹他鸡巴,操你妈的,骚屄,再操叫爹,不许叫哥!”二路子说着,拍了拍张玉婷的屁股,张玉婷一边呻吟着一边往后挪动,刘昀也站了起来,张玉婷扬起脸,扶住刘昀的大腿,开始大口大口吞着刘昀的大黑鸡巴。 --   “呼呣…呼呣…”张玉婷微微仰着脸,双手扶着地,嘴含住刘昀的大黑鸡巴,任凭刘昀的大黑鸡巴在自己嘴里驰骋。其实刘昀也只是扶住张玉婷的头,只把龟头一部分浅浅的抽送罢了。 --   “大骚货,臭骚屄,你对象操你有咱哥俩这么玩你不?”二路子看样子已经又重新把大鸡巴塞回张玉婷肉穴里,抽送的频率明显加快。“没有…爹…没有俩爹操的舒服…爹啊,爹操死闺女…爹想怎么操…就…就…啊啊啊!”在张玉婷含糊其辞的说着,后面的二路子开始最后的冲刺,紧紧捏住张玉婷的屁股,狠狠用力的猛操着一阵。 --   “张嘴,快张嘴,张嘴!”二路子在猛抽送一阵后,快速的拔出来,对着张玉婷扶住龟头,张玉婷立刻转过身跪坐的地上,仰着脸,双手捧在脸下方,闭着眼睛张着嘴,等待着二路子的喷射。 --   “射了!射了!唔…唔…这他妈的,每次都感觉老爽了…行了,给我哥们整出来,他稀罕往脸上整,哈哈!”二路子反而对准张玉婷的有点平的双乳喷射,突起的乳头上全是精液,张玉婷一边涂抹着身上的精液,一边呻吟着原地跪着转身,反身张口重新吞下刘昀的龟头。“哎,瘪犊子,过几天有事没?”刘昀背着手,让张玉婷抱住自己的胯部,任凭她用力吞吐着自己的大黑鸡巴,自己却对着已经坐在床上休息的二路子说着。“没事儿,乍地啊?请我吃饭啊?”二路子一边伸手拿床边的包一边问着。 “嗯,吃大鲍鱼,大白馒头,吃不。”刘昀坏笑着问着,却已经用手扶住张玉婷的头,开始配合的迎合了,张玉婷也感觉到了刘昀的意图,开始猛烈的吸吮。“吃!这必须去!你他妈难得大方一回,哈哈!”二路子嘻嘻哈哈的拿着烟和打火机往窗户边走。“滚蛋,你看你那个损德性……我操,要射了,射了!嗯!张嘴!”刘昀笑着正反骂着二路子,感觉已经到了极限要射了,这时候示意张玉婷准备好,张玉婷重新仰着脸张开嘴,这次被刘昀结结实实的射了一脸精液。性吧首发“爹…爹啊…射的真鸡巴多…爹…嗯……”张玉婷瘫坐在地上,舌头翻卷着舔舐着嘴边的精液,借着手上残留的精液,胡乱的往脸上涂抹着。虽然不是满脸满身那么夸张,但脸上和前胸也稀稀疏疏的布满精液了。 --   “滚去洗洗,一会儿好好玩玩你逼…这骚娘们带劲不?”二路子掐灭烟头,向窗户外扇了扇残存的烟后,走到张玉婷身边轻轻用脚蹬了几下张玉婷,张玉婷缓缓站起身,摊着手踉跄的走向浴室。“嗯,服,大写的服,你这撩骚的本事跟结婚前一样牛逼。”刘昀坐在沙发上,一边拿纸巾擦着龟头上残存的精液一边说着。“哎,过几天操谁啊,你哪寻么的啊?”二路子问着。 “你等着吧,保证让你喊饶命,哈哈。”刘昀哈哈大笑。_色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