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催眠女兵
催眠女兵
    第三次世界大战毫无预兆的爆发了,广阔的战场,成了名符其实的绞肉机。- -  而原子弹这种能毁灭地球的武器最终还是被投了下来。潘朵拉魔盒的打开,让人类的人口由原本的100多亿锐减到12亿。核战后的地球更是到处都充满了核辐射带。富含放射性物质的雨水,整年不见阳光的核冬天,变- -  异后不再适合食用的植物。在这种恶劣环境下,人类的数量再次锐减到了七亿。- -  残余的人类在废墟上建立起了一个个巨大的城市。这些城市被命名为星城。然而谁也没想到,星城正是诱发了以后一系列事件的根源。有权有钱的上等人生活在毫无污染,繁华热闹的星城,而没钱的下等人只能生活在脏乱差的废墟里,忍受着核辐射带来的痛苦。 天空依旧是灰灰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了呼呼作响的风声,少女平躺在地上。拿着狙击枪,通过狙击镜不断的扫视着眼前的废墟。3个小时,少女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仿佛躺在这里的只是一具尸体。长时间的潜伏是一个狙击手必须掌握的技巧。而最顶级的狙击手更是能通过少量的水和食物支撑- -  一个多月。而这仅仅是为了捕捉哪一丝的机会。就在这个时候,几声枪响由远而进。一道黑影在废墟的阴影之间一闪而过。- -  少女的神经立马被绷紧了。手里的狙击枪不断的调整。尝试锁定这个黑影。但黑影仿佛预先知道- -  一样,总能在恰当的时机躲开少女的锁定。「爆」「爆」就在这时,密集的枪声响起,一队全副武装的官兵突然出现在黑影的左右。并向他倾泻出密集的弹雨。而黑影则是一个侧身,先一步躲进了一旁的断墙里。密集的弹雨把断墙打的水泥飞溅。更是扬起了一阵阵烟尘。「呯」不同于突击步枪的响声响起。一个站在掩体后面正打算换弹匣的士兵,脑袋被一颗不知道哪里飞来子弹击中。抽搐了一下,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  「呯」又是一声枪响,又一个士兵倒下。奇特的枪声仿佛死神收个生命的镰刀。每一次响起,就有一条生命被夺走。当第十五下枪声响起的时候。一切归于平静。除了地上躺着十五具尸体外。仿佛一切并没有发生。少女并没有被这墙面吓到。而是死死的盯着狙击镜。小心观察着情况。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机会- -  就只有一次。- -  屏住呼吸。让狙击镜的准星停止晃动。轻轻拉动手指,扣动扳机。「爆~~」狙击枪巨大的声响不断在空中回荡。而这个时候,正是黑影刚刚跃出掩体的时候。透过狙击镜,少女看见,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黑影居然凭空改变了姿势让子弹只擦过了大腿。- -  但少女却笑了。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击中目标。瞄准,扣动扳机。第二发子弹再次射出。受伤的黑影只来得及举起手里的枪,来护住自己的脑袋。被子弹击中的枪瞬间脱手。黑影也借着这个机会。瞬间弹出。几个起落消失在废墟里。- -  - -  3个月前正在远东与反叛军交战的蔡娜突然接到总部的命令。返回九号星城接替三等少尉邦妮,追杀潜伏在九号星城外城里的叛军危险分子李芋。看到这条命令后,蔡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友,有着猎犬之称的邦尼居然被抓。- -  而看到目标的信息后,蔡娜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李芋,性别:男,出生与20XX年,XXXX年加入反叛军后脱离,并加入反叛军组织「物恋」。…………特别备注:此人战斗了极高,曾在参与三号星城的反叛战,期间屠杀326名特种兵。所用武器为UZI冲锋枪。看完后,蔡娜第一时间觉得这任务非常扎手。- -  能让总部贴上特别备注的人每一个都是一等一的强者,在血海里走出来的屠夫。而总部居然要求自己要把这样的人物给干掉。这可不是一般的难啊。- -蔡娜深深的吸了口气。活动了一下因为长时间不动而僵硬的四肢。看着不远处的战场,蔡娜的嘴角扬起了一点笑意。这是她在3个月里与李芋交手这么多次中唯一一次击中目标。精心的策划,以一部分士兵做诱饵,把李芋引到预先埋伏好的伏击圈。在进行高精度狙击。- -  虽然最后还是没有把他干掉,但也证明了,这家伙不是神,一样会受伤,一样会留血,一样会死。飞快的向刚刚的战场跑去。- -  十五具尸体证明了这次交战的惨烈。对倒在地上的士兵熟视无睹,在这个人命不值钱的年代,不管是谁对死亡早就淡漠了。只见李芋呆过的地方,很明显留有一滩小小的血迹。而不远处,一支奇特的枪静静的躺在那里。蔡娜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支名叫UZI的很古老的冲锋枪。蔡娜拿起这支枪,细细的观察。枪身经过特殊处理,显出十分的沉稳的黑色。手柄处和扳机处十分光滑。显然有人经常使用。30发容量的弹匣只剩下15发子弹。子弹显然是特制的。而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就是这支枪在短短的3分钟里杀死了十五个经验丰富的特种兵。- -  看不出这枪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蔡娜做了个举枪的姿势扣动了扳机,就在此时,冲锋枪亮起了一阵淡淡的白光。蔡娜浑身一阵。便保持着这个姿势移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蔡娜觉得自己身处一个奇特的地方,周围都是白茫茫一片,同时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说话。说话的声音十分奇特,仿佛让人身至于梦境里,让人十分的亲近。正当蔡娜想认真听清楚说话的内容时。声音却突然消失了。蔡娜的身体再次一震原本扩大的瞳孔便恢复了原样。刚刚那是什么?虽然对此感到疑惑,但时间由不得自己在这里浪费。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手里的冲锋枪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不愿意放开一样。难道是因为长时间的潜伏后的幻觉?蔡娜还是打算把这个问题扔一边去。最后还是把冲锋枪别在了腰间,开始向李芋消失的方向追去。- -  有经验的猎人都知道,临死反扑的猎物是十分危险的。最妥善的办法就是,远远的吊在猎物的身后。让它慢慢把血流干。- -  蔡娜要做的正是这样。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追赶,又不给李芋任何休息的时间,这样拼的就是两人的体力和意志力。就这样,一逃一追,两人已经远离了九号星城,进入了茫茫的废墟。 蔡娜轻轻的靠着墙缓缓的坐下。浑身汗水的她觉得十分的疲劳,沉重的呼吸声仿佛在述说自己再也站不起来了。- -  已经记不清自己追了多少天了,10天还是20天。蔡娜觉得李芋简直不是人。这么多天的追击里。自己发动了上百次的攻击。居然全部失败。李芋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刻躲开她的子弹。蔡娜并没有气馁,因为她知道李芋并不比她好,上一次发动的突袭,自己射出的子弹差一点就命中李芋的脖子。两个人都半斤八两,现在拼的就是意志力。蔡娜下意识的向腰间一抹,UZI冲锋枪被拿了出来。自从得到这把枪,蔡娜就一直在琢磨。这把李芋使用的武器到底有什么特别。只要扣动扳机,就会进入一阵奇特的画面,仿佛有人在耳边小声的说话。尝试过几次后,蔡娜发现,只要进入这个状态,自己原本非常疲惫的精神就会得到恢复。而在耳边说话的声音就会变大一点。知道这枪的神奇之处后,蔡娜就更加觉的好奇,这把枪还有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呢。原本15发的子弹已经只剩下2法了。而蔡娜也知道,剩下给自己的机会已经不多了。再次扣动扳机,怪异的异样感再次袭来。蔡娜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温暖的浴场里。被暖暖的热水所包围。而耳边响起的声音,仿佛来自天国一样,不断在脑海里回荡。每一次响起,自己的思维仿佛跟随着这个声音缓缓下沉,直到最深处。再次站起来的蔡娜已经没有了刚开始那疲惫的样子,反而是精神抖擞,充满干劲。而她却没有发现。手里的冲锋枪,散发出的点点白光已经缓缓的消失。  一座奇特的建筑物下,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蔡娜总算是赢了,用手里的UZI指着对方说道:- -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李芋居然会死在自己的抢下,你说这算不算是讽刺呢。」「讽刺倒是没有,我倒是挺意外你居然会把我的枪捡起来。」虽然被枪指着,但李芋却没有半点- -  紧张。仿佛根本就不在乎。- -  「这倒是要感谢你,要是不这把枪,我也不可能一直追到你后面。」「你用过这把枪?」听到蔡娜的话,李芋显然是被吓了一下,但语气里却是充满欢喜。「当然了,没想到这把枪居然能让人精神恢复,真是了不得的宝贝呢,难怪你总能在征服军的追捕下保持这么久。」听到蔡娜的话,李芋的眼光由原来的逼视变为了玩味。「你认为我的实力就是这把枪的话也太天真了吧。」「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说,这把枪倒地有什么用,要是不说也没关系,我的审讯手段也不是吃素的。」- -  蔡娜的眼光越来越冷,仿佛要把李芋穿透一样。「枪?你说这把UZI。」依旧是那玩味的声音和玩味的语气。- -  但蔡娜已经不打算和李芋磨叽了,直接威胁道「恩,要是你说出来,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哈哈哈,好啊,我就告诉你,这把UZI就是给你插进自己的肉穴里自慰用的。」李芋满脸淫- -  笑说道。「混蛋,给我去死」说完便扣下了扳机。- -  而扣动扳机的一瞬间,蔡娜浑身一震,瞳孔开始放大,像木头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看准蔡娜扣动扳机的瞬间,李芋的身体微微一侧,在一瞬间躲开了子弹。「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幽影玫瑰居然会落到我的手里呢。」李芋走到蔡娜的身边,肆意观看着眼前的这位名镇反抗军的政府军女军官。大概是因为长时间在远东地区的缘故,蔡娜的肤色与常人不同,是那种十分健康的小麦色。配上那严肃认真的表情,显得十分的英气。双手狠狠的抓在蔡娜的双乳上,就算隔着衣服,但双乳那惊人的弹性和润滑度还是透过双手传递过来。「这乳量还真是惊人呢,要是用这对巨乳来夹棒,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呢。」- -  一想到蔡娜满年严肃的执行着上级交给她的慰安任务。李芋就兴奋的站不住脚。这样的画面不把它实现就太可惜了。而蔡娜大概也没有想到,让自己被李芋玩乳摸穴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手里拿着的UZI。  「别动,把手举起来。」刚回过神来的蔡娜赶紧把枪狠狠的指向眼前的李芋,同时暗暗咒骂自己- -  怎么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愣神。看着李芋顺从的举起双手,蔡娜倒是非常满意:「原本是打算一枪把你打死的,但那样就太便宜你了。」扫视了李芋一圈,蔡娜说道:「解除你全身的防御。」「防御?」「就是把全身的衣服都脱掉,快点,我的耐心可是很悠闲的」蔡娜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任何异样一样。「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李芋说完便开始脱下身上的衣服。蔡娜就这样看着李芋脱去了全身的衣服,却没有任何厌恶的表情。- -  「嗯,威胁消除,那我也可以解除防御了。穿着很累人啊。」蔡娜丢掉了手中的UZI,然后和李芋一样脱光了全身的衣服,任由自己傲人的双峰,皎洁的身材,和神秘的三角地带暴露在空气中,任由李芋不断的视奸。却没有感到一丝羞耻的心情,仿佛理所当然一样。此时蔡娜突然看到了李芋高耸的肉棒,「差点被你骗过了,你这里还藏着枪吗!!」- -  说完后,不等到李芋作出任何反应,蔡娜便将其推倒在地,将挺立的长枪对准自己的处子之穴,直接坐了上去。- -  瞬间贯通身体的痛楚传透全身,被肉棒顶在子宫的肉穴仿佛被完全撕开一样,。但军人的意志却支撑着蔡娜,还没等身体适应插进肉穴里的异物,蔡娜便开始上下摇动身体,让- -  硕大的肉棒缓缓进出自己的肉穴。粗大的肉棒带出了一丝丝的血迹,用行动宣示着自己的存在。看着眼前波涛汹涌的情景,李芋也不由得双出双手把荡摇着的巨乳抓在手里,不断的玩弄。不愧是联邦军最优秀的军人,蔡娜很快就适应了肉穴传来的刺痛感和那不断冲击着大脑神经的剧烈快感,对着李芋屈强的说道:「没想到…哈啊…你的大肉棒手枪…恩…还挺大的,但我的…哈啊…淫贱肉穴和…哈…下贱子宫都不是盖的,看我用子宫…恩…把你这根大肉棒手枪的…啊…精液子弹给全部搾出来。」双手玩弄着蔡娜柔软的双乳,胯下享受着蔡娜高级的肉穴奉祀,感受着肉棒传来的快感。「不愧是响遍整个反抗军的慰安军妓队中的一员呢,母畜玫瑰之名果然名不虚传。肉穴勒得我的- -  肉棒这么紧,爽的我都快射了。」不知道是为了解释给李芋听,还是为了鼓励自己。扭动着自己的柳腰的蔡娜骄傲的说道:「那是…哈啊…当然的,我们…啊啊…慰安军妓队…嗯…可是在全军…啊啊…最风骚……下贱……放荡…啊…欠肏的女兵中……挑选而出。并且经过长达2年的……性奴搾精训练…嗯…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慰安军妓。能在……我的肉穴里……射精……你这家伙…啊啊…也三生有幸了。」「难怪肉穴勒得我的肉棒这么紧,爽的我都快射了。你还真是欠肏的骚货呢。」听到李芋的话蔡娜满脸不屑,因为快感的冲击说话有点断断续续的说:「果然是…啊啊…没用的家伙……才做了这么点就……要射了…嗯…我的子宫……都还没用呢。」- -  说完便让肉棒退到肉穴外,只留龟头在里面,然后用力向下一坐。留在肉穴外的肉棒瞬间被吞没。龟头在强大的冲击力下,瞬间突破了子宫口的封锁,撞在蔡娜的子宫里。蔡娜满脸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我的子宫…嗯…是不是很爽……没有人可以受得了…啊啊…- -  我的子宫……摩擦的…啊嗯…你这家伙也快射了……吧。给我狠狠的……射进子宫里。」仿佛丝毫没有对自己的子宫有任何的不舍与怜惜。仅仅是为了向李芋证明自己的子宫是何等的强悍。每一次的抽插都是齐根而莫齐根而出。而每次插入蔡娜的子宫里,蔡娜都会左右摆动身子,让龟头与子宫内壁不断的摩擦。「啊啊,,射了,我在母畜玫瑰的子宫里射精了。」受到这样的冲击,李芋再也忍不住,胯下精关一松,灼热的精液瞬间喷射在蔡娜的子宫里。玷污了这块神圣的处女地「怎么样母畜玫瑰。」享受着射精后的余韵,李芋问道。:「子宫勒得这么紧是想怀上我的孩子吗?」- -  一边摆动身子想把李芋最后一滴精液给搾出来的蔡娜满脸怒容的说道:「别说笑了…嗯…我只不过是在……用子宫…嗯…榨取你的……精液子弹……而已。谁会…嗯…怀上你的孩子。」「哈哈哈,那真是可惜呢,那样的话我就在子宫里多射几发精液吧。」李芋对蔡娜的话毫不在意反而挺了挺还矗立在蔡娜肉穴里的肉棒。「什么……你的肉棒…啊啊…明明射精了竟然…嗯…还这么硬,怎么可能」感受到体内肉棒的跳动仿佛是对自己的挑拨蔡娜有点不敢相信。李芋得意的笑道:「哈哈,很意外吗,我可没说自己只能射一次呢。」「没想到射了一次还没有软掉,有两下子呢」蔡娜不知道的是自己满脸的不屑的表情里,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期待。「没有点本事,又怎么会肏你这欠干的骚货。」蔡娜休息了一下恢复了一些力气,说话也不再断断续续。「哼,不要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我都还没有高潮,也就是说,我的子宫还可以搾干你的精液。」「上次那个下贱母狗邦妮不也是说了同样的话吗,不照样被我肏得死去活来。」- -  「你不说我还不记得呢,看来我要把邦妮的仇也报了。看着吧,我要把你的精液子弹全部搾出来,搾到你缴械为止。」说完便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  「哈哈,那还真是让人期待啊。」看着一个小时前还与自己玩命战斗,现在却光着身子仿佛母狗妓女一样在自己的身上不断的索求的蔡娜,李芋满意的笑了。狩猎还真有趣呢。 3个小时后,被李芋肏的浑身脱力的蔡娜只能任由李芋在自己的身上发泄性欲。被灌满精液的子宫在肚子上突起了一小块,述说着这3小时的过程。放下了蔡娜,李芋捡起了被丢到一旁的UZI,这时候一团白光由UZI上飘出,落到李芋的手里缓缓消失,最后在手臂上形成了一个玫瑰的图案。轻轻把蔡娜抱起,走进身后了奇怪的建筑的走进了地下室里,一个身穿极度暴露情趣内衣+情趣- -  学生服,非常可爱的少女走了出来:「李芋哥哥,今天什么时候教人家性交课程呢,上次的考试人家不合格啊,帮人家补习一下嘛。」这时候,另一个护士打扮的少女抢在前说道:「不行,今天轮到李芋哥哥到我哪里检查身体了。上次肏人家肉穴的时候,射得太少了。精检还不够彻底。」越来越多的少女走了过来,这些少女或可爱或妖艳,唯一相同的都是身穿奇特的兴趣内衣和情趣衣服,还有那扭曲的常识。- -  好不容易摆脱了少女们,抱着蔡娜来到一间特殊的房间,里面的正是蔡娜的朋友邦妮。而邦妮旁边还有三个同样极为英气的女军人。5个美女军人,不知道要调教成怎样好呢?也许慰安军妓队还真的很适合她们呢。 蔡娜身穿坦胸露腚的情趣服装,巨大的胸部正被站着身后的李芋不停的万能,胯下的肉穴更是被干得淫水四溅。即使如此蔡娜还是满脸严肃一身正气的站着标准的军姿,审视着眼前身穿相同服装的四个女士兵 。「报上你们的外号和名字」听到命令后,四个女兵按循序报出了自己的淫词外号。「报告长官,我是下贱母狗邦妮」「报告长官,我是淫奴母猪薛岳」「报告长官,淫蛇贱蝎凌雪」- -  「报告长官,放荡杜丹月灵」「我是你们的长官,母畜玫瑰蔡娜。」虽然下身被肉棒爆肏,但蔡娜还是忍住剧烈的快感说道:「从一万多名的女兵中脱泳而出,能够站在这里就表示你们都是着万里挑一的淫贱婊子。今天,- -  你们将加入慰安军妓队,你们的使命就是用身上风骚的嘴巴,放荡的胸部,欠肏的肉穴,下贱的后庭,去榨取每一根出现在你们面前的肉棒。」- -  「是的,下属明白。」「很好,那么。由我胯下的大肉棒,为你们献上祝福的精液。」李芋的肉棒从蔡娜紧扎的肉穴里拔了出来,便瞬间开始喷射。雪白腥臭的精液满满的喷射在四女- -  身上,显得异常淫秽。而四位美丽可爱却又异常淫秽的女兵却一脸自豪的说道:「慰安军妓,感谢大肉棒射出的宝贵精液。」蔡娜仿佛也受到了她们的感染,面带微笑的说道:- -  「现在执行你们的使命到了。你们的第一件任务就是,榨干这根大肉棒的精液。」「慰安军妓队保证完成任务。」说完便摆弄着诱人的身姿,扑向李芋那暴硬无比的肉棒。肉棒深深的插进了凌雪的肉穴里开始了新一轮的征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