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麻将之后
麻将之后
   星期六的晚上我来到老向的家里打麻将。这算是我业余生活中很锺爱的娱乐吧。一起打麻将的四人都是以前同一个部分的好同事,现在分开了,但大家一个月还是会聚那么一次。喜欢打麻将不仅是觉得小赌怡情,更是因为很享受在麻将桌上和几位老友聊天的感觉。每次老向的夫人为我们准备了一些酒水饮料和下酒菜。我们一边打着麻将一边聊着天还喝着小酒,这种感觉太好了。很快,夜就深了。老向的夫人睡了。我们的话题也开始转移到性事上。中年男人嘛,事业上得意,性事失意,尤其是在和老婆的性事上。突然老向说道:田太太又年轻,奶子又大,很让人羡慕啊。我和我家那位已经好几年没来过电了。啊,是吗。向太太看起来还是很有风气的啊。我说道。是吗,要不我们俩换换?我和田太太,你和我家那位。哎呀,不好意思,喝得有点多了今天。老向说道哎呀,别开玩笑了,你是不知道我家那位哎。我说道。老向都已经年过五十的人,想必是已经不行了吧,面对风韵犹存的夫人自然是心有余力不足了。虽然我也四十多岁的人了,但是自觉跟老向比起来,还是能让老婆满足的。大家都有些困了。我提议最后再来一把就散夥。这一把我要是赢了,刚才的事考虑一下如何?老向对我笑道。啊——好吧,那我要是赢了,你付双倍的钱的,怎么样?我说道。我之所以敢什么说,是因为今晚我的手气都很好,一直在赢。对这最后一把,我觉得是十拿九稳的事。那——一言为定哟。老向说道。如今想到,老向或许是早就打着我老婆的主意了。接下来的一把中,我陷入苦战。我认输了。我想虽然输了,刚才话也不可能对象吧。所以也就没有避讳。认赌服输,今天已经晚了,刚才的事我们从长计议如何?我说道。老向欣然应许。算完钱后,我们三人就离开了老向家。老李和我同路,走了一会突然向我问道:喂,我说,为什么刚才答应了老向?哎呀,怎么肯能是认真的嘛。再说我不是觉得我今天手气好吗?呀,早说嘛,我也和你打那么个赌了。不过说真的,老向的老婆虽然上了点年纪,不过看上去还是很有姿色的,到头来说不定还是你赚了呢。我一时无语,只得赔笑。和他分开后,一路上都想着刚才的事。换换就换换呗,也没什么不好的,都老夫老妻了。不知不觉就到家了,我下个了澡。为了不吵醒老婆,我偷偷钻进被子里就睡了。一般来说,因为星期六打麻将都很晚,星期天我都会睡个睡到中午。这次我却早上九点多就醒来了。走出卧室,妻子正在厨房里的做饭。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午饭还有等一会,先去洗脸刷牙吧。顺带一说,妻子比我小不少,我今年43岁,她才36。我们已经结婚十年了,虽然她比较小7岁,但如今她在我面前都是用的一种姐姐甚至母亲般的说话方式。我一边无意识地回着话,一边若无其事地从后面看着妻子。虽然感觉妻子变得肉感了不少,不过腰上并没有什么赘肉,倒是屁股丰满了。想起新婚那会,每次看到妻子穿着围裙的背影,都让我兴奋到忍不住从后面抱住她。突然我想到了昨天的赌约。妻子和老向——想到老向一进入到妻子体内就射出来的场景,我竟然笑出来了。吃饭时,我和妻子聊起昨天打麻将的事(当然没有提及和老向的赌约)。主要说的是,我赢了一晚上,最后一把却惨败,过总体还是赢了的事。到了晚上,我竟然久违地妻子产生了强烈的欲望,并不加掩饰地开口索求了。啊——老公。怎么了,前几天不还——妻子就算不是很有状态,通常也不会拒绝我的索求。於是我说道:因为你今天很漂亮呀。诶——怎么突然说这个。你——不会是出轨了吧。妻子说道。我哪有那个空啊,你是在怀疑我吗?我问道。不是都说,结婚多年的丈夫突然对妻子说和以往不同的话,那就说明丈夫做了什么坏事吗?妻子说道。我调戏地把手伸进妻子的睡衣里,揉起妻子的胸来。妻子的胸有D罩杯,揉起来非常的舒服。田太太的胸又大——老向的话突然从的脑海里冒出,但很快又消失了。我拉下妻子的睡衣,吸允起妻子勃起的乳头来。啊,老公——有感觉了。妻子的声音变得兴奋起来,我脱掉妻子的内裤,妻子那里已经湿润了。粘成丝的爱液溢了出来。我将手指伸入,里面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来。我听着妻子的呻吟,将脸埋在妻子的两腿之间。吸允着妻子的爱液,用舌吻爱抚妻子的女阴。啊——好舒服。妻子回应着我的爱抚。舔了一会儿后,我以正上位的体位插入了。我的随之抽动起来,不久之后我们两人都得到了满足。我一边用抽纸擦拭着妻子下体流出的精液,一边问道:很舒服吗?结婚以来有没有想过和我之外的男人做?我到底有没有真正满足妻子,妻子对我之外的肉棒有没有兴趣。突然我很想问问看。果然你今天很奇怪呢,到底怎么了?几天真的很舒服哟。和你意外的男人啊——嗯,要说一点兴趣都没有那肯定是骗人的。不过那种事,还真没想过。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妻子出轨。但是在结婚前也只有过一个男人的妻子。第一次高潮是和我,口交还是我教她学会的。对性事不是很积极,但也从来不会拒绝我的索求。不知不觉过去两周了。有次碰到老李还被问起,那件是怎么样了?老向也没有联系,果然那天只不过是开玩笑的罢了。然后就在一周后的一个星期六,我收到了老向的短信。我想应该是邀请我的打麻将的吧。那天的赌约还记得吗,不会忘了吧。老向的短信上写着。果然还是准备兑现吗?我不知道该怎么跟我老婆开口呀。我回信道。啊,你就直接说,我和老向打麻将打赌输了,赌注是让你和老向单独吃顿晚饭。如果这都不愿意的话,那就也没办法,就此作罢吧。老向又回信道。那就照着老向的说法,原原本本地说吧。如果要是妻子生气了,那也是我活该。下班回家后,和往常一般吃着妻子亲手做的饭。终於,我开口说了。老婆,听我说,别生气啊。我说道。我感觉我头脑一片空白,即紧张又有点兴奋,声音都有点发颤了。察觉到我变化的妻子也正襟危坐起来,这——这怎么了,突然这样,是被公司开除了吗?妻子这番话,多少缓和了我紧张。实——实际上,上次打麻将,我和老向打赌了。听了这话,妻子放松下了来,绝对不是因为输了很多钱吧。到底赌什么了?输了什么啊?急切想知道的妻子,接二连三的问道。赌——赌的你。我忙喝了一口啤酒润嗓子,接着酒精麻痹,偷瞄着妻子的脸色。赌的我?到底怎么回事啊?妻子质问道。我语无伦次地将之前打麻将的事全盘托出了。把自己当赌注对待,我想起肯定很吵着闹着跟我离婚吧。我诚惶诚恐地偷瞄这老婆,发现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哦——我终於明白你之前那些奇怪的举动了。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问我对你之外的男人有没有兴趣。都是拜这件事所赐啊。妻子说道。不得不说女人真是恐怖的生物,几周之前的一句话还记得。你要愿意的话,这事就当没发生过。无论老向要我干别的什么,我替他做就是了。完全没有考虑你的感受,可能是因为被老向夸奖你的话搞得我得意忘形了。我说道。因为我诚恳的回答,妻子的态度反而变了。那我就救你一次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的话,忍忍就过去了。向经理毕竟年纪大了,没多久就会完事了吧。在听到妻子的同意后。我意识妻子和我一样,对性看的不是那么的重。我当然不会喜欢妻子和别人的发生关系,无论是和不认识的男人出轨,还是和老向。但都还在我能忍受的范围内。并且,如果顺利的话,我也能和向太太一夜春宵。这种卑鄙的想法也是有的。第二天,我尽早回复了老向。之前的事,我勉强是说服我老婆了,之后再怎么办?老向很快就回信了,是吗,那太好了。正好周六,我老婆和朋友出去旅游。不知道田太太方不方便到我家来。我想,老向是算计好了这个时机才联系我的。事到如今已经没办法了,早点结束这件事为好。下班后我便回家和妻子商量这件事了。我倒无所谓了,也没什么事。不过,真有的要这么做吗?妻子说道。果然还是不愿意啊,没事,现在还来得及。我说道。嗯,倒不是。只是一想到这是,心就像小鹿乱撞似的。我和向经理那什么了,你也不准怨恨我哟。妻子道说什么话呢,这事是我的错,你不要怨恨我才是。我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种父亲嫁女儿的感觉。我想着应该是我对妻子的爱。这天夜里,久违地我们两个人都情绪高涨,互相示爱,互相索求。老婆,我爱你。我也爱你,老公。已经不能和年轻时相比的肉棒,从正面进入了妻子的身体。我抱着妻子,抽动着腰。啊——老公——我去了老婆喊道。哈——我也是,老婆。我已经很有没有这么持久了。我们仿佛回到新婚,一边说着话,一边做着爱。之后,我又和老向联系了一次。商量了一下细节。决定老向在周六的晚上五点来我家接妻子。老向说他想把整个过程拍下来。我说只要妻子不反对,我就不反对。不知不觉中就到周六,我和妻子一起吃了午饭。我们都没有说话,吃完饭后只是看着电视。时不时看一眼挂在墙上钟。感觉我们两个人都无法平静。差不多该准备准备了。妻子说着离开了客厅,向浴室走去。啊,差不多快到时间了。老向没有联系我,我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时不时看两眼手机。自己的妻子,要和别的男人共度春宵。一想到这,一股从未有过的嫉妒涌上心头。如果妻子同意老向的要求话,说不定就能通过录影目睹整个过程了。妻子在老向的身下喘息着,也许还会看到我不想看到的画面。在我意淫着这些事时,妻子已经梳妆完毕了,回到客厅了。妻子化上了比平时更精緻的妆。看起来更年轻,更漂亮了。服装上,妻子选择了一身黑色连衣裙。妻子脸上有些羞涩,让我看得有些入迷了。怎么样,会不会太奇怪?妻子害羞地微微低着头,这样的妻子让人耳目一新。没有,很漂亮。是吗?谢谢。我想打扮得漂亮点的话,也就能早点结束了吧。妻子说道。果然妻子并没有什么心情。都是因为无能的我输了赌约才这么做的。尽量穿得性感些,早点结束,早点解脱。5点10分左右,电话响了。我现在出发了,5分钟后到。老向的短信写道。我将老向的短信告知了妻子。一阵沉默。真的不想去的话,别去就好了。我突然把妻子搂入怀里说道。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已经来了呢。妻子道。是啊。我打开们,老向从车上下来了,穿着比任何时候都讲究的西服。妻子向满脸笑容的老向,点头示意,简单地打了招呼后。目光又投向了我。那我去了,老公,我会尽量早点回来的。妻子说道。嗯,我会等着你的。我笑着插科打诨道,老向,你千万不要乱来啊。明白,不用担心,我会完璧归赵的。老向兴高采烈地回道。说罢老向,替妻子打开了副驾驶位的门,请,钟小姐。妻子上车前,沖着微微笑了笑。老向在确认妻子坐稳后,很绅士地替妻子关上了门,然后才坐上驾驶位。那么夫人就暂且交给我把,我不会乱来的。如果到我家了,夫人情绪不好的,我就立刻把她送回来。如果完全没问题,因为你也想知道这个经过。那么夫人愿意配合我拍下整个过程就最好了。无论如何,我和夫人也就只此一晚。也不会打这样的赌。完事只有,我立刻把夫人送回来的。 哢地一声,我看了看系好安全的妻子,对老向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乱来的人,不用在意我,你们好好享受今晚吧。其实老向太过绅士的表现反而让我很担心,心里还是希望妻子早点回来。好的,那我们走了。老向说道。同时引擎发动了,老向和妻子向我微笑着道别,不一会汽车消失在了远方。我站着发了一会呆,然后回到屋子里,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漫无目的地看起来。啊,快一个小时了——不,应该快两个小时了吧。看来没有立刻进入正题啊,不知道两人聊天会是个什么氛围呢。会不会老向最后没有勃起,到头来什么事都没发生啊。我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一堆,看看钟,才过了半个小时。三十分钟居然这么漫长,妻子既不是失踪了也不是被拐了。我为什么这么担心。我不得不用酒来缓解自己的情绪。於是我一个吃着点心,喝起啤酒来。一个小时候,我感觉自己有些醉了。我和妻子绝不会这事离婚,实际上也没什么损失,如此想来,总算不那么郁结了。很快我感觉到了困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当我醒来时已经十二点了,期间也完全没有察觉到妻子回来的迹象。掏出手机,也没有任何信件。去玄关看了看,也没有妻子的鞋子。已经七个小时了,妻子还没回来。我担心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不用在意我,你们好好享受今晚吧。一想到自己说的话,我还是没能拨通电话。我意识到,大概因为我鼓励,让老向进行得很顺利吧。也许什么也没做呢,只是因为老向太累,睡着了。所以妻子不得不明早回来。结果我晚饭也没吃,强行让自己上床睡觉了。辗转考虑着要不要打电话,不知不觉就到一点了。突然大门处传来轻微的开锁声音。大概妻子以为我睡着了吧,所以开门关门都小心翼翼。我即为妻子平安归来感到高兴,就为妻子晚归而有点生气。最终我什么也做,就这么装睡了。我躺在床上,仔细听着妻子发生的声音,揣测妻子的行动。不久我听到了淋雨的声音。本来因为得知妻子安心归来,有些犯困了,可是现在我就就坚持着想等到妻子进房来。终於我听到了脚步声,接着是铺床的声音,和沐浴露的香味。背对着妻子装睡的我,突然感觉到妻子从后抱住了我,老公,我回来了。回来晚了,真对不起,已经睡了吧。啊,回来了啊,现在几点了?再这么装睡也不是办法,於是我故作朦朦胧胧地样子,依旧背对着妻子说道。醒了啊,已经是淩晨2点了,我也没想到会弄到这么晚。生气了吗?说实话,我有点想法脾气的,可是想想自己并没有这个权利,毕竟这个局面是我一手造成的。没有,你能安全回来我就放心了。果然——还是和老向做了?片刻的沉默后,妻子把我抱得更紧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你之外的男人。向经理给我讲了很多道理,完全没想到。如果老公你愿意听的话,那我明天讲给你听吧。 嗯,好,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