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痴臭BITCH☆淫乱的暑假】(14-15)作者:indainoyakou
【痴臭BITCH☆淫乱的暑假】(14-15)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12865  自从跟怪怪女做过,我以为女生的那边是最棒的……这股认知在数秒钟前轰隆隆地瓦解。  「……等、等等……」  ──漩涡。  「啊……呜嗯……!」  这个女人的嘴,就像漩涡似地把我的阴茎往深处吸入、再吸入……一连串柔和规律的吸吮,令人产生了无尽深入着的错觉。  「呜呵……!呜……!」  就算脑袋里想着无关紧要的琐事、喊出声音以期降低刺激,快感仍然随着流畅的口交迅速升温。  「我……我好像……哈、哈呜……!」  根本就……忍不住……  「要射了……!」  ……欸嗯!  「啊……」  瞬间的满足感化为一阵滋噜噜的啜吸声,包覆阴茎的整体触感随之柔和化,龟头接触到的刺激则是直线上升。  呜……!明明感觉到精液残留在尿道内,又好像被她吸出来似的,那种逐次外泄的触感……超爽的……  我的阴茎才完全勃起没多久就射了,射精力道没有以往那么强,精液感觉很少……她似乎也注意到了,没有一下子就放开我,而是继续用温吞的力道吸吮着龟头。  滋、滋、滋地小力吸舔着……就是要把人家尿道里的精液全部吸乾净……  「好舒服唷……呵呜……」  真的……超舒服的。  两只手情不自禁地抱住她满是香水味的头发,让她继续吸、继续吸……才射过精的鸡鸡就在她好温暖的嘴里再度勃起。  那张嘴彷彿正等着这一刻,又开始用熟练的动作吸吮起来……  「嘶……!」  快感的漩涡先后卷起我三遍之多,每次都让我早早射精、又早早勃起,搾得我爽到停不下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因为她在这三次射精间,从来没有搭理我的呻吟或触摸,只是维持一股微妙的生命感,规律地取悦着我的下体……第三次会停下来,似乎是因为嘴痠了的样子。  「呼……怎么样,我的嘴巴舒不舒服?」  这句话配合在短时间内连射三次的现况,听起来就像是炫耀。可是她偎在我大腿旁的那张脸,却是很认真地想要得知答案。  我有点……混乱。  带有优越感的炫耀,让我感受到被她无端责骂时产生的兴奋。尽管两者呈现出来的效果不太一样,本质却是相同的。  而那渴望知道努力成果的表情,又给人非常亲近的感觉,完全没有讨人厌或令人兴奋的冲动。  只有兴奋和亲近两股情绪,没有情敌的厌恶了。  「勉……勉勉强强吧。」  她对我用仅剩的自尊心做出来的伪装,流露出得意的浅笑,彷彿在说她已经知悉一切。我反而觉得被她掌握很令人安心,此刻的她有这样的魅力。  「你叫小简对吧?」  她说着,垂下颈子,温吞地含住阴茎轻吸几下。  短暂休息过的身体从那动作中感应到痠痛的勃起,使我忍不住舒服地喊出声。  这次没有流畅地吹弄起来,只有轻微地吸吮,就吐出阴茎、用手握住后蹭了蹭。  「小简,跟我交往吧。」  「沙小……」  「我说,跟我交往。我会让你很舒服很舒服……」  啊嗯……阴茎被她咕滋咕滋地套弄着,真的很舒服呢……!  不过,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些话?  「那个,臭欧……不对……呃……小玲?」  「嗯?」  「干嘛突然讲这些?」  「因为小简跟我交往会有很多好处呀!我们可以做很多很舒服的事情,绝对比你跟万万在一起好……」  呃,所以,她并不是对我有兴趣……只想把我从情敌位子拉下来?  我照实问她,没想到她还真的率直地噘嘴颔首。  她对我扬起很色很迷人的微笑,鼻子贴着龟头做出吸闻动作……呜!  「我可以让你舒服……也可以照你喜欢的方式去爱你。像这样……啾、啾咕、啾滋、啾滋……」  啊……好奇怪,都射过三次了,确实感觉到一阵挥之不去的痠痛,为什么一被吸进嘴里又……呼嗯……嗯……!  「小、小玲……呜……!」  温柔的力道一段接着一段拼凑起来,成了舒服的漩涡,又要把我的……啊…  …把人家的鸡鸡……哈啊……吸到深处去……  被口水沾湿的睾丸传来一股微弱的压力,小玲细长的手指轻柔抓弄着那儿,配合嘴里滋滋吸吮着的动作。  身体很快就进入状况,只是不像第一次直接感觉到想射精,而是缓缓的……  有点虚弱的快感。  「小玲嘴里好舒服……呵嗯……」  我有点撒娇的声音传进她耳里,只换来滋滋的吸舔声。  或许安静享受会比较好吧,可是就想说点话……就想撒娇。  呜……好像可以了。  放松下来就能够让小玲带着我直到高潮。  但是太快的话,会变成没射出什么东西、事后才流出来的情况呢……  这时小玲倏地停止吸吮、吐掉阴茎,手也收了回去。  「呼呜……?」  恍惚中,我看见小玲红着脸嗅起龟头、阴茎到睾丸,来回嗅了好几遍,害人家鸡鸡一直抖个不停……  「小简,想不想跟我做?」  「想……!」  想都不用想当然是想……欸这句好像怪怪的,算了没差啦。  「那,放弃万万,和我交往吧。」  这个也是想都不用想,当然不可能。  小玲见我没有反应,就伸舌舔了下龟头,然后鼻孔贴在上面,抬起脸对我说:  「你还是学生吧?高中生?」  「今年升高一。」  「所以你还要念三年书,可能还会念大学、研究所。假设三年就好,你能明白这三年内,我们的差距会是多么地大吗?」  「这个……」  我只考虑到感情,小玲则是连经济能力也考虑进去了。  记得大万说过,他那个年纪需要可以和他互相扶持的女人。如果我没办法经济自主,会变成大万必须照顾我,这么一来非但成不了他的助力,还会给他造成负担。  我可以明白。  也觉得好烦。  只想轻松无负担谈场恋爱,却得顾虑这么多能力所及以外的事情……  「你还小,谈不起大人的恋爱,所以放手吧。」  「不可能。」  「你应该知道吧!坚持下去对你……」  「我的意思是,『现在』不可能放弃大万。」  小玲稍微睁大眼睛,然后露出理解的浅笑,点点头。  「你果然是很聪明的孩子。」  是啊,小简我超聪明,所以也超心烦的……  唉,不想再沉浸下去了。  剩下的暑假,我要好好缠着大万、让他尽情疼我,然后,我要跟他上床。                 §  「黑森林蛋糕怎么样?」  「还不错,可是我会比较喜欢色彩亮一点的,让人一看心情就会好起来……  找香草戚风系列。「  「那个呢?天使蛋糕?」  「有点太梦幻……多看几个吧。」  小玲认同似地颔首,转身在店员介绍下浏览起更多的蛋糕款式。  我偷瞄她高挑的背影,到她的臀部、大腿,不由得对二十分钟前的决定感到后悔。  那时候是已经熄火没错,可是如果对她撒娇说想要的话,她应该会帮我弄硬,我们就会在休息室做爱吧。然而当下心情很糟,糟到想出门透透气才没那么说。如今门是出了、气也透了,重回平静的脑袋又有了胡思乱想的余裕。  呜,既然都答应陪她挑蛋糕,就先别想那么多吧……  「小简,这个如何?」  「我看看喔……」  今天是小玲那比我大一点、还没满二十的表妹生日,她中午就要过去她们家庆生,而我们现在挑的就是生日蛋糕。  听说寿星不怎么吃蛋糕,所以就从外观下手。总之挑一个她看了心情会好的蛋糕造型,顺利的话满足她的口腹之欲,不顺利就让大家分着吃。  黑森林、水果、奶油、千层、波士顿……看来看去,最后我们还是回到这家店推的天使系列,是一款比较像给小女孩庆生用的甜滋滋草莓样式。  蛋糕加两条羊羹就要七百块,她还真花得下手……  「肚子会不会饿?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大概因为中午才要到表妹家的关系,小玲东西先放在店里,打算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去领。  我们跑到附近一间咖啡厅,点了贵贵的简餐与饮料,反正是她买单。  「就当做是我们第一次约会,聊聊你的事情吧!」  我说……我根本没答应要跟你交往吧。  不过看她那么兴致勃勃的样子,就觉得顺其话锋也不错。  於是我们轮流吃吃喝喝闲扯淡,交换一些没什么负担、漏听也不觉得可惜的情报,藉此打发上午时光。  这个女人真是不可思议。  一开始给人幼稚智障的感觉,现在却显得成熟聪敏。本来的臭欧巴桑脸,如今却莫名顺眼。  看着她富有光泽的嘴唇随话声扭动,让我想起休息室的亲密接触,眼睛怎样就是移不开。她注意到我在看,嘴又动得更勤了……啊呜。  我还摸不透她的想法,被她牵着鼻子走感觉倒不坏。  起码我们是喜欢同一个人的……  「对了,你是看上万万哪一点啊?说给姊姊我听听!」  「蛤……就很强壮、聪明,然后……」  「然后?」  「……让人想被他抱……之类的……」  「果然是发春期的小鬼……」  可恶,无法反驳……!因为人家就是有往那边想嘛……不如说,那好像才是重点齁.  我把残留咖啡味的冰块含入嘴里舔了舔,假装漠不关心地问她:  「那你呢,你喜欢大万哪里?」  「胸襟。我喜欢他能包容我的一切,就这样。」  「啥啊……不是因为长相?个性?体格?啊……或者是觊觎他的店?」  小玲挑起一边眉毛,对我这番话投以感叹的目光。啧,害我感觉被当小孩子看待。  「首先,我不缺钱啦。其次,比他帅或比他壮的人有很多。重点,和他一样能包容我的人实在太少太少了。」  她依序竖起一、二、三根手指,我的视线却穿越手指之间,注视着她讲话时扭动的唇。  手指忽然迅速缩起,接着传来一记清脆的响指。  「小色鬼,你没在听对不对?」  「有、有啊……」  「那我刚刚说的第十五个字是什么?」  「这谁知道啊!」  小玲笑了笑,又重新讲了一遍。这次她一手摀在嘴前,故意不让我看她的嘴唇。  呿……小气鬼。  反正她就是喜欢大万可以忍受她的任性,和我喜欢的点不一样,我也完──全无法认同她光凭这点选择对象的动机。  如果在一起只是因为互相容忍,而不是喜欢某些特质,那样一点意思都没有。  「这样想也对啦,毕竟你还在发春期嘛。」  「别一直说我发春期啦!」  小玲不怀好意地笑了下,手一拿开,就用她迷人的唇挤出微甜声音:  「那你……刚刚盯着我说话的样子,是不是在想色色的事?」  天啊!她的嘴……啊呜……!  「呜,才没有。」  「没有在想我……帮你口交?」  「呜呜……!」  「说嘛……到底有没有?」  「才没有……才没有啦!」  不要舔舌……!不要伸那么长舔来舔去的,这样的话我会……!啊,糟糕…  …  「啊哈!你兴奋了,对不对?」  「……是啦,满意了齁……」  「满意!」  把人家逗到有反应,又不打算弄……真是够了……  「就说你是发春期。」  还不忘补刀,这女人有够可恶……!  我大概花半个小时才恢复过来吧,因为每次快好了又受她刺激……她真的很爱逗我,要是我们独处的话我早就扑倒她了。  接近中午的时候,我们绕回去拿蛋糕。离开店面时她拨了通电话到表妹家,我们一起朝网咖走去。  本来是跟我无关的电话,没想到却让我听见熟悉的称呼。  「喂,阿姨?我待会就过去。那边开始了吗?好、好。那麻烦你叫小莉听。」  小莉,该不会是那个怪女生?  只见小玲袋子递给我,甩了下头发扬起声音说:  「巫女大人!近来可好?」  ……靠,真的假的?  「是……是……好,我知道了。嗯?这次新封印了什么?啊,对,妖魔呀…  …「  妖魔……封印……啊啊!没错!就是那个娃什么的怪女生!  她们居然是表姊妹!所以这代表我跟她们都……屁啦!世界哪有这么小啦!  「什么?新使者?被妖魔附身的女孩子?」  蛋欸,现在是讲到我吗?小玲干嘛露出奇怪的微笑……还对我舔舌……呜呜!  「这样啊……这样啊……那位新使者是不是中长发,大概到肩下几公分而已?」  还舔!你还舔!分明就是故意的吧!  我说世上女生这么多,干嘛一口咬定是我?  对齁,大家都没有小鸡鸡……  「原来如此。她吃起来……不……封印过程是不是很舒服呢?」  不知道电话另一端都讲了些什么,单方面被不怀好意地谈论实在太羞耻了…  …  更惨的是,小简我那边还因为小玲嘴唇产生反应……  居然在大街上这样戏弄我,可恶的臭欧巴桑。  「好……我知道了,等会再聊。什么?羊羹的话,有喔!毕竟是巫女大人最喜爱的贡品嘛。好,我知道啦,别一直强调。嗯,待会见,拜拜。」  电话一挂,小玲笑笑地盯着我,把我弄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声音滑滑地对我说:  「你不错嘛,竟然吃掉我的宝贝小莉。」  尽管大概已经曝光了……我仍勉强自己装个傻。  「哪……哪有?」  「听说有封印成功?」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内射不怕她怀孕吗?」  「……啥!真的会怀孕吗!」  啊,糟糕,中计了……  「哈哈哈!你真的很可爱耶!心思一目了然,太好逗了!」  「呜……!所以到底会不会怀孕?」  「我哪知?」  这个女人……!  「反正一个月后就知道啦……到后面停车场。」  「要一个月喔……」  「差不多吧。啊,银色那辆。」  「你开车?」  小玲点了点头,她的动作没啥特殊含意,却让我觉得很有压力。  经济能力啊……的确要是想长久走下去,一定会考虑这个因素吧。  「你要不要帮我的宝贝小莉庆生?」  摇头。  「我下午要上班,而且那里……」  「那里?」  「没啦……就感觉怪怪的。」  小玲把蛋糕放到副驾驶座,边走向驾驶座车门边讲道:  「她让你看背伤?还是说了更多?」  我杵在副驾驶座门外,有点不安地回答:  「我看到背伤了,而且……」  「而且是近伤,对吧。」  当时小莉那身伤确实还很新,一点也不像什么半年前残留下来的痕迹。  我在内心说服自己稍微过问没关系,就追问她:  「所以那是……家暴?」  「八九不离十。」  「笋姨干的?」  「不完全。」  「这又是什么意思?」  「两个月前,我才带小莉去堕胎。」  ……天啊。  本来对於笋姨家只感到不舒服,现在那股不适更强烈了,让我觉得噁心。  小玲脸上没了情绪,用一种彷彿事不关己的态度说道:  「她说的『封印』是指性行为,『封印成功』就是体内射精,因此很可能是被亲属强暴。」  ──妈的。  虽然只见过一次面,听到这些事情却火了起来。  而小玲身为她的表姊,却若无其事地述说她的不幸……  「你别这样瞪我啦,好像我是共犯一样。」  「你应该救她……你知道这些事就应该救她。」  「我也是半年前才得知啊。本以为只是单纯的遇人不淑,去过几次才发现她家问题很大。」  「那你知道了,为什么没保护她?」  「……你啊,脑子实在太浪漫了。嗯……我是很想跟你聊聊这件事啦,不过我该过去了。下次约会再聊吧。」  「喂……!」  小玲告诉我她的手机号码,就不顾我一个人在这边焦急,坐进轿车。她刻意等了一会儿,好像是在确认我会不会想跟去。我只是忿忿不平地站在原地。  她摇下车窗,叫我别担心,不然晚一点再打给她也行……我觉得很不公平,但只能点点头,就这样看着她倒车走掉。  我太浪漫,是在说我幼稚吗?  可是……明知道有危险,把人带出来才是正确做法吧?  为什么她不这么做呢──抱持这股恼人疑问进到店里,我在骤然加剧的味道中看见大万。  「小简,回来啦。」  然后,听到他那有点不合理、但很令人开心的答覆。  不管他是出自真心……或者只是不想伤害我……我都接受了他的决定。  是不是有所成长了,我也不知道耶……虽然说眼界好像更加开阔,此刻却只想看着温柔待我的那个男人。  「对了,小玲她没回来吗?」  「玲姊去帮表妹庆生了……嗯?怎样?」  大万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我,搔了搔头说道:  「你们早上还吵得那么凶,现在却好像很要好了。」  「嗯哼──是为什么呢──」  总不能告诉他其实我们有点暧昧……大万这么乖,要是知道他的前任跟现任勾勾缠,很可能会晕倒吧。  只好转移话题了!  「果然是因为小简我太可爱的关系吧?」  面对我装模作样地放电装可爱,大万只是愣在那儿不知该如何接话。                咻──  可恶,大万也就算了,前大生跟路过的叔叔都放我一个人冷场,死定了你们!         痴臭BITCH☆淫乱的暑假(15)  叔叔对我的到来表现得特别高兴,一句接一句讲到我都插不了话,话匣子停下来时也是盯着我的胸部看……真不该穿伯伯那件超紧小可爱就跑出来,老实说根本就很上空。  我好想跟他抱怨家里的事情,还有怪女生她家给我的反感,还要炫耀我正陷入三角关系……叔叔却只听我说今晚想借宿就乐不可支,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他家还是一样,有股烟味都附在家具墙壁上的感觉. 还好我已经习惯网咖味道。  「你家又这么乱……别想我会替你打扫喔。」  「好啦、好啦!」  我瞅向正在关门的叔叔,只见他还是一脸笑嘻嘻,真是不正经。  这次没有先在客厅待一会,叔叔搂住我就亲亲摸摸地把我推向房间.  呼呼……他好像还把我当成上次那个处女吧!瞧他费尽心思取悦我的蠢样,真是教人开心。  不过呢……嗯……果然今天跷家是对的。  叔叔身上没有讨厌的老人臭,也不会要我陪酒唱歌弄得一身累,他只想取悦我……只想要我和他上床。  虽然我比较想被阿狗伯抱啦……叔叔也不坏就是了。  「小简,衣服脱了。要不要吹冷气?」  「好哦。」  也不管我是好哪句,叔叔就打开冷气、关上门,急急忙忙脱掉衣服裤子,拥着我上床。  凉凉的竹蓆触感袭上背,我平躺在床,抬起双手迎接叔叔。  叔叔整张脸埋在乳沟间,两手把乳房往中间挤,逸出放松的低吟。  「小简的奶子好软啊……哈哈。」  瞧他淘气地玩弄着胸部,有一种偶尔给男生撒娇也不错的感觉……於是我搔了搔他温温的头发,放轻声音说:  「叔叔也可以用吸的唷,看你要吸哪里都可以哦……」  反正一定是吸奶头……啊……果然是这样。  「啊……轻一点嘛……嗯……呵……」  适时地喊出一些声音,叔叔就整个心花怒放,真是太好逗了……不过我也兴奋起来了。  叔叔在我胸口逗留好一会儿,本来没什么感觉,等到心思逐渐松懈下来,就觉得有点舒服。  啊……半个钟头前才被伯伯们轮番吸舔的乳头,现在又被叔叔一直吸……好害羞喔……  「小简,看着我……」  叔叔整张脸涨红,要我和他四目相交,他就维持这姿势继续吸奶……呜嗯…  …  我在他眼里是不是也红透了呢?  感觉到双颊烫烫的,好想被人亲吻……这样的想法很快就实现.  「小简……!」  叔叔在一阵吸吮后放开了胸部,扑上前来亲向我自个儿舔湿的嘴。  暖呼呼的舌头在唇间舔呀舔的,像是要把我的口水都舔乾,最后才滑了进来,和我互相舔弄。  舌尖彼此挑逗的同时,叔叔硬挺的阴茎也和我频频颤动的鸡鸡推挤着……就好像上面跟下面都在接吻呢。  嘴内传出滋噜滋噜的舔弄声,私处则是无声的触弄,叔叔的气味和欲望透过舌尖与龟头传到我这儿,让我配合他一步步懈下理智的防备。  想起被叔叔和伯伯插入的感觉,屁眼就开始兴奋地缩放。缩放动作又牵动着阴茎的抖动,以如此羞耻的方式告知叔叔……  告诉他……我想被插。  「小简,想要叔叔了吗?」  男人的口臭正面扑向鼻孔,我半垂着眼深嗅那股痴态的臭味,咬住下唇点点头.  「来,转过来趴好。」  「嗯……」  和上次一样,我抱住枕头、翘高屁股,让叔叔仔仔细细地看个饱,等待润滑液的冰凉触感滴向肛门……嗯……!  「好、好凉……」  「马上就让你热起来!」  叔叔边说边用两根手指贴到湿湿滑滑的肛门上,上下挪动着把润滑液抹开…  …  痒痒的,有点刺激。  我故意频频缩紧屁眼,把叔叔的手指吸引过来,任他抠弄、轻戳……然后挖了进来。  「呵呜……!」  一次就两根手指……呜……!  「小简的屁眼好像没上次那么紧,自慰时都在挖这里吗?」  「嗯,是啦……呜……!」  不好意思说我被阿狗伯的大鸡鸡插过……於是顺着叔叔话锋走。  叔叔在肛门内抠弄着,轻浮地笑道:  「你这欠插的小色鬼,别缩那么紧,放松……对……」  手指挖到括约肌前,大概是乾掉了吧,再进来就疼得我不禁叫出声,叔叔只好抽出来再上一次润滑液。  凉凉滑滑的触感一路从肛门往括约肌延伸,到了这儿……只剩一根手指可以再深入了。  「小简里面也要打开啰,我插!」  「噫呜……!」  进来了……!  人家的身体又被叔叔打开了……嘿嘿……这样的话,就可以做更多更快乐的事情了唷……  叔叔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一下摸向挤在床上的胸部,一下伸进闷热的双腿之间,抓弄着我不断抖动的鸡鸡……啊……人家也想摸……也想摸叔叔的鸡鸡……  可是那根热热的阴茎没有来到我手里,而是在手指牵着黏黏的髒水脱离身体后,紧接着抵住屁眼。  「妈的,忘了先帮你清一清……」  我摇着屁股撒娇道:  「做完再洗嘛……来嘛,叔叔……」  「嗯……你能忍就忍喔,别再给我喷到床上。」  「快插嘛……」  叔叔被我甜到受不了,调整好姿势,就开始往肛门施力……  啊……!  龟头好容易就陷进来了!  咕滋滋的黏水声持续响了好几秒,扩张感也从肛门到括约肌、再把括约肌整个撑开……!  「……嘿欸!」  小简又被男人插了!啊哈哈!里面超热的……被鸡鸡撑开感觉超棒的!啊…  …舒服到口水都滴下来了呢!  叔叔怎么还不快动呢……齁,又摸人家胸部……想要被干的说……想要……  想要……!  「叔叔……干我……」  「别急,让叔叔好好感受你的身体……」  什么感受……人家想要你干……想要你干想要你干想要好想要……!  「别一直捏奶头啦……人家屁股想要……」  「等会就好好插你,乖。」  等不了……等不了啦!  烫烫的阴茎都已经把人家撑开了……快点干小简……快点干小简色色的屁眼呀……!  「叔叔……快嘛!」  「好啦,这么急,真的是欠插……来啰!」  「好哦好哦……!」  体内的阴茎随着叔叔腰际的力道开始摆动……啊……啊哈……!这个脱力感……还有突然被塞满满的感觉都超棒的……!  人家的屁眼被咕滋咕滋地干着呢!叔叔你有听见吗?是小简被你干的声音哦!是人家欠插的屁眼发出的交配声哦!  「啊……!啊啊……!哈……哈嗯……!」  腰际被叔叔牢牢地掐紧,屁股后方一团热气反覆扑打上来,热呼呼的肛门则是迸出细微的滋滋声,还有从深处传来的咕啾水声……这些声音让人家听了又忍不住跟着喊出来。  「好热……!里面好热呢……!叔叔……叔叔!」  「啊……小简的屁眼还是很会夹,真棒……」  小简……很棒?  欸嘿嘿……是叔叔说的哦!  不管是色色的屁眼还是夹紧紧的括约肌,人家的身体都是最棒的!  「哈……!哈……!加快了……!叔叔的鸡鸡又……哈欸!」  叔叔开始每次都深深顶入、再迅速拔出……  撞进来的时候脑子一片白茫茫,抽出瞬间又被浓厚的虚脱感卷入其中……  欸嗯……欸嘿……超爽的……深顶什么的……啊哈……!  「小简,叔叔快了……再夹紧一点!」  「好、好哦……呜……呜嗯……!」  不管怎么缩紧,被叔叔撑开的括约肌已经麻麻的,都感觉不到有没有确实往内缩……只有人家湿透的鸡鸡不断翘挺……  叔叔动作又加快了……是他即将要冲的力道!好棒呢!这样粗暴地干着屁眼……!  「叔叔……!用力干小简……用力……!」  「嗯!干死你这淫娃!」  啊呜……!麻麻痛痛的……可是……可是又好爽……  后庭整个都打开了,叔叔的阴茎流畅地动着,噗滋噗滋地……!  「干!叫你忍你还给我流出来……」  「嘿欸……?」  「算了,夹紧!叔叔要射了!」  「好……!」  就算这么说,人家也夹不紧呀……!  因为……因为屁眼早就被叔叔撑得好开,连里面的味道都飘出来了……  啊……好痛!  腰部掐紧的力道倏然加剧,噗滋噗滋的干炮声也越来越大……  叔叔的喘息彷彿怒吼般,整张床都因为他的动作随之晃动……  「小简……!」  啪!  叔叔强壮的大腿猛地撞向我发汗的屁股,里头随后也抖动着──喷出了精液。  阴茎动作停滞下来,被撑开的部位接二连三浮现了微痠感……啊呜呜……  「呼……小简有没有爽?」  叔叔整个身体压了上来,吻着我的右肩,双手都往胸口摸去。  我识趣地顺从他的爱抚叫了几声,然后转头娇声道:  「好爽……」  「有没有比你自慰还爽?」  「有哦……跟叔叔做最棒了……」  「哈哈,嘴来。」  说很爽是真的……可是也有一半是为了讨好叔叔,毕竟人家根本没高潮嘛。  「不要一直亲啦……啾、啾咕、啾……」  比起亲亲,人家更想要你继续硬起来干屁眼呢……  「小简,床头右边,那个相机拿来。」  「嗯嗯……要干嘛?不可以拍我喔。」  「拍一些纪念嘛!你这么可爱,要拍几张才行。」  「不要啦……变态. 」  说归说,我仍笑笑地把那台重重的相机拿给叔叔,接着随他抚摸喊出撒娇的淫鸣.  叔叔要我趴好后转头看旁边,维持这姿势拍了几张照,然后咕啾一声拔出阴茎……哈嗯……!  「再来几张小简被干松的屁眼……手别动,屁股再高一点,对、对……」  啪嚓!啪嚓!  松懈下来的肛门才感觉到冷气的凉意,就带着臭臭的色彩被叔叔拍了下来。  小简的屁眼照……嘿……欸嘿嘿……  叔叔以后就会看着这些色色的照片,想着小简打手枪对不对?  啊……光是想像那画面,鸡鸡就有反应了!  「勃起了喔,那转过来躺好,腿开一点……对……」  啊哈……叔叔拿着相机在拍人家的那里……!  小简的鸡鸡……呜,好丢脸又好……兴奋……  「小简来,用手摸一下,让叔叔拍你打手枪的样子。」  「这样吗……?」  我慢慢地做出套弄动作,被叔叔注视着的阴茎立刻就好舒服到感觉快吐出东西了……  叔叔拍了好多张,还站高高地拍全身照……都不知道该不该微笑,就被拍下恍惚的表情了。  他自己说拍几张就好,我有数的起码就五十多张了,真的很变态欸!  「最后一张、最后一张!」  叔叔拉了张椅子到床尾,又拿纸箱垫出一个高度,然后把相机放在上头,就跑过来要我和他一起坐着照。  他搂住我的肩膀,两人赤裸着身体朝床尾镜头比个YA就照完收工──才没这么简单。  「再一张、再一张!」  「齁!你很卢耶!」  「没关系嘛!小简那么可爱当然要多照一张!」  「你那张嘴真的是齁……」  哼,就让你多照一张吧……  这次照相前,叔叔搂住我的那只手突然揉起胸,脸也凑过来吻我……在我反应过来时,阴茎也被他抓住套弄了……  啊嗯……!  这个色叔叔,一定是故意的……啾、啾噜、啾呜、啾……奶头痛痛的……鸡鸡又好舒服……还有亲亲……啾、啾……  呜……弄这么大力……!啊……不行……!要射了……!  嘿呜……!呜……!鸡鸡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好爽要射了要射了……!  小简被叔叔搾精的样子要被拍下来了……!啊哈哈……!啊……!啊……!  「啊嘿欸欸欸……!」  啪嚓!                 §  凉水从头顶灌浇而下,带走了双颊的红晕、黏附在乳房的乾唾、私处肌肤的精液与屁股之间的污臭,最后全部流进排水孔,咕噜噜地消失在视线外。  缠绕着身体的热气迅速消散,阴茎却在沐浴中挺立起来。  很满足、又不满足。  被拍照的当下高潮射精,让我很满足很满足……然而射精后不断收缩的屁眼,却还是很想被叔叔填满. 但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拍拍屁股叫我沖乾净身体…  …  这样想可能有点怪吧,可是我觉得被叔叔当成男孩子了。  他只看我射精就觉得我到了,我其实还想继续被他插呀……  我……是女孩子。  想被男人征服的女孩子。  待会再缠叔叔,缠到他忍不住干我吧。  想到这里,屁眼不禁收缩得好厉害……嘻嘻。  把身体沖乾净再洗一遍肥皂,快速洗完、擦乾身体,我就光溜溜地回到冷气房……好冷!  房间里闻不到臭臭的味道了,叔叔把竹蓆和弄髒的被子都搬出去,现在里头是浓到有点过分的烟味。  「我洗好啰,叔叔……」  我刻意放慢步调,想让叔叔看我走近他的模样。他却招手叫我赶快过去……  哼,一点情趣也没有。  床上的笔记型电脑里播放着一张张照片,叔叔把刚才拍的照片都弄进去了。  「你看看!你这个屁眼被干过就特别漂亮,对不对?」  「你故意这样说的齁……噁!这张是怎样!」  「噁三小……啊不是叫你忍?你自己流出来没感觉喔?」  呜……是有一点点感觉,但我以为顶多一两道污水,没想到肛门周遭还有下面竟然很多地方都沾到了黄褐色……好噁!可是……嗯……又有点色……  这就是叔叔干我时看到的样子吗?  「好啦你在这边等一下,叔叔也去洗个身体,不然整根屌都臭屎味……」  「要不要我陪你洗?」  「你喔,趁现在好好休息,等会干死你!」  「哼……小气。」  又是一次口是心非──我满怀期待地目送叔叔离房,脑袋一下子就被那句「等会干死你!」填满了。  呼欸……有点忍不住,先看叔叔拍的照片摸摸……  看着自己裸体出现在照片上的样子,感觉好奇特,反而没什么令人兴奋的感觉说……就像照镜子、又不像单纯地照镜子……唉,我不知道啦,反正就是这种感觉.  只有两张照片看了让我很兴奋,就是我和叔叔的合照。  一张是他搂着我、一起比YA的照片,另一张则是边亲边揉边套弄……我羞红着脸射精的照片。  精液从龟头迸射出来的刹那,正好被相机照了下来。  好色。  超色的。  就用这张……啊呜,我按到什么了?画面怎么会跑到桌面去……嗯?这个资料夹写我的名字还可以理解,旁边那些又是……?  我打开一个个用女生名字建成的资料夹,里头居然都是女孩子的性爱照……  男人有时是叔叔,有时是上次玩弄我的那些人,有时则是我不认识的男性。  天啊……好多……每个人都几百张甚至上千张,而且几乎每个女孩子都轮流跟他们这些男生入镜……  一股不安的预感猛然涌现.  我关掉那个资料夹,在桌面上迅速看了一遍,找到一个叫做「文莉」的资料夹.  「不会吧……」  是小莉……还染着金发、戴耳环的小莉。  她和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拍了好多性爱照,然后男方变成我认识的伯伯,再到叔叔……她看起来不太情愿,后面却还被拍下好几百张照片……连虐待照都有。  像狗一样髒兮兮地栓在户外。  被五花大绑到胸部整团发紫。  掐住她的喉咙用打火机烧头发。  逼酒逼到猛吐。  推进排水沟对她尿尿。  还有这是……土狗……?  「噁……!」  浴室开门声传来,我赶紧关掉资料夹、回到我的照片,然后……呃……总之躺好再说.  叔叔进门,瞥了眼床上的电脑,就和我四目相交问道:  「小简,我刚想了想,你今晚要不要顺便做几个『半套』?」  半套,就是要那些伯伯过来玩我吧……我才不要!  太激烈的拒绝恐怕惹他生疑,我决定用撒娇试试看……  「嗯……今天只想要叔叔耶。你舍得和别人分享我唷?」  叔叔笑笑地走过来,挺立的阴茎随步伐甩动,却激不起多少性欲了。  「上次你不是很享受吗?叔叔也喜欢看你那么爽的样子。」  「可是现在就只想要你嘛……还是叔叔不喜欢跟人家独处?」  「怎么会?」  他爬上床,拉开被子,侧拥着我,右腿啪地一声压到我腿上,宛如初次插入时的姿势。  「小简想要独处,那我们就独处。」  说着,他摸向我右乳……拧住奶头.  我有点紧张地叫了声,肛门收放着,但已经不太想被他插了。  尽管如此,突然说要回去也可能让他怀疑,还是先配合他吧……  「叔叔……我不想要亲亲啦……嗯啾、啾……」  「每次都说不想,不都亲得很愉快吗?你这小色女。」  是呀……我是小色女,但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性玩具。  「啊……」  肛门感受到一阵乾燥的压力,叔叔的阴茎没沾润滑液,也没打算插入,只是装模作样地顶着屁眼……  我们维持这个动作接吻、爱抚,十几分钟后,再伴随湿凉的黏液结合在一起。  「这次就把我们做爱的过程照下来吧。」  叔叔一手掐住我的腰、一手拿着相机,下体开始缓缓摆动。  不太舒服的抽插中,响起了令人作呕的啪嚓声。                待续[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养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