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与吸血鬼】【作者:ms0385712】
【与吸血鬼】【作者:ms0385712】
字数:119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哈啊……仆人都擅自逃离了……」一名装扮类似贵族、带着即踝披风,撑着洋伞的金发女性在刚入秋的森林中散步,高跟鞋稳健的踏破乾枯的落叶,在黄褐色的小径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新上任的魔王怎么会是魅魔啊!」一想到这个,莉兹──存活数百年、血统高贵的纯正吸血鬼──就来气。魔王是主和派、想跟人类和平共处,她并没有意见。在上任的第一时间就发函给她,证明莉兹是个拥有固定领地、有名强大的魔物,这也让她心情不错……附上一张与勇者交合的图片是怎么回事?  其下流、汙秽不堪的画面根本不该出现在这世界上,更何况是她眼前?而且,对方可是人类!魅魔到底是抛弃自尊到甚么程度才会跟他们……气到差点说不出话来的她直接用魔法把信件给烧了,魔王换位对莉兹的影响也就到此为止才对──  收到信的当天,仆人们看起来心神不宁,随便叫个人问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莉兹也没放在心上。结果第二天,全部的仆人、其中也有服侍她数百年以上的资深人员都从古堡中消失了,原想好好教训自己仆人的她最后在餐桌上找到了全体女仆留下的纸条。  大意是说她们被莉兹的魔力影响,堕落成了魅魔,於是出去找男人了。气得她差点把自己的家拆了,但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后,她就不禁背脊发凉。被她吸过血的人,没有她的意愿是不会被转化成魔物的,但跟前天魅魔登基王座、而魅魔是能透过交合让一般人类逐渐转化为同类的种族连结起来的话,那就表示自己的魔力也带上了魅魔的力量……  「……我可不要变成那副模样,为了满足欲望而露出那种下流姿态什么的……」话虽如此,她现在只能依赖仆人们临走前在地下酒窖里存放的血液维生,过几天还得烦恼如何满足自己的食欲。  「再去人类村庄找几个人来吗……」她实在没什么耐心再去调教新人,更何况吸血也会造成对方魅魔化,无法从根本解决问题。  「救、救命啊!」就在此时,一名女子的求救声穿越了无数的树木、响彻一部份的森林。  (……女性的声音?)莉兹停下脚步稍微想了想,接着决定向惨叫声来源处前进。她活这么长时间本来就会追求乐趣,向世人展现她的强大、优雅、从容不迫,将自己贵族的印象烙印在众人心底更是让她乐此不疲的一件事。  「有谁能来救救我啊!」一名黑发少女在树林间奔跑着,脸上带着惊慌与恐惧、同样黑色的眼睛泛着泪珠。在她后面追着的是一只粉红色的史莱姆,高度大概是少女的一半,但对一般人来说已是足够强大的魔物,更何况她手无寸铁。  (……其实跑得掉嘛。)少女跟史莱姆的距离越拉越开,让莉兹有些无趣的看着这场追逐。至於她站在谁那边嘛……史莱姆虽然跟她同是魔物,但也是只凭本能行动的生物,而人类虽然对她而言是下贱种族,至少还有理性,大概是家畜与奴隶的区别吧。  「哇啊!?」当莉兹正要离去时,黑发少女被地上的突起的树根绊了一下,脸朝下的跌落在地,而史莱姆见状,蠕动前行的速度似乎又加快几分。  (……嘛,帮一下吧。)莉兹也不太清楚自己是基於什么样的心态做决定的。她拔出腰间的配剑,从树林中现身,阳伞仍举着的面对史莱姆。  「低等魔物,给我退下。」莉兹淡淡地说着,魔力放出制造着威压,以前这样做便能使对方知难而退,没想到史莱姆却更加兴奋的扑向吸血鬼。  「不自量力……」莉兹皱了眉头,但手中的剑还是毫不迟疑地将对方大卸八块。粉红色的黏块从空中无力的落下,接着渗透进土壤中,毫无挣扎的就此消失。后方的少女呆然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半开的嘴似乎是想表达惊讶。  「没事吧?」吸血鬼转过身、冷淡的问道,同时刻意将自己被太阳烧掉的半只手藏在身后。  「啊、啊!是的,感谢小姐出手相救!」少女这才从震惊中回复,慌忙的从地上站起身鞠躬道谢。洁白的脖子忽地暴露在莉兹的视野中,让她的胃突然紧了一下。  (好想喝新鲜的血……不、不行!这里是户外啊!)  「举手之劳而已。」待女子抬起头后,莉兹审视的扫过眼前的女子,黑色的柔顺长发及腰、发尾微卷,脸的两旁绑着两条辫子,白净的脸蛋沾着一些尘土,衣服的用料也不错,可能也是某位贵族小姐,不过最令她看不惯的就是对方胸前的雄伟,那两粒的存在根本就是在嘲笑她优美的纤细曲线一样,不知羞耻的引人注目。  先不提这些,对方的气质也够格接受莉兹的转化,成为高贵的吸血鬼了。  「……拿去擦一下,脸都髒了。」莉兹皱了皱眉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接着抛给了少女。  「是的……对了,请问小姐有什么需求吗?作为救命之恩的回报,我希望能为您做点事情。」  (哼,区区人类也想帮助高贵的吸血鬼……)  「……真要说的话,缺女仆吧。」莉兹不小心地露出自己的心声。  「不好意思,能不能再大声点?」  「没事,我还没到需要别人救济的地步。手帕就送你了。」莉兹收起剑,将阳伞重新拿好,接着踏上了归途。  「啊、是的……」  (她是说……女仆吗?)               #####  「食物剩下两天了啊……」莉兹撑着头、看着自己年轻时出外闯荡时找到的魔导书,心里还在想到底要不要主动跟人类接触,前天救下的少女也只停留在「或许能成为同族」的印象,连给她的手帕都忘了。  莉兹在家中褪去了披风跟外衣,穿在里头的白衬衣胸口上带着一些蓬松的缎带,束腰马甲放松却仍旧穿着,用手托腮的慵懒也无损於她的气质。  「叮铃叮铃」  「凯萨琳──」门口的小铃铛铃声原本就无法穿越厚重的大门进入一般人的耳里,一般的程序是莉兹听到铃声、差遣担任贴身女仆的凯萨琳接待客人,最后在报告给她,但现在任何一位能应门的女仆都不在了。  「要自己来啊……」莉兹有些烦躁阖上书本,起身前去应门。  「请问有何贵干?」吸血鬼边开门、边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礼貌地打声招呼。  (什么吗,是人类……穿着女仆装的。)虽说看起来像女仆,但服装设计跟脸都有点陌生。以黑色布料作为基底,套上的围裙却刻意避过了胸部,在后背束缚起来后反而成为了凸显胸部的功臣,黑布似乎绷紧到了极限,巨乳的形状完全呈现给了大众。模糊的记忆再看到那对巨乳后才想起了对方是前几天自己救下的女子,手上还拿着一个大包包。  「──为什么会找到这里?」古堡外围布满了驱人跟视觉阻碍的法阵,不知道这座古堡存在的人甚至不会靠近这里一步,但现在一个没有魔力的小女孩找到了这里,这代表什么?  「我用了前几天您借给我的手帕进行了法术,请不用操心,我特地让魔法师先生不要知道目的地,像您这样如此强大的人选择隐居一定有甚么缘故,我不会让恩人的住所公诸於世的。」  (听起来……还不知道我是吸血鬼的意思吗?)她倒也不怕那些『勇者』的攻击,但处理那些苍蝇实在是太烦了,而且还有可能毁伤城堡,可以的话还是不要将位置公诸於世比较好。  「虽然前几天的报恩您最后说甚么都不需要,但我似乎听到了恩人你小声地说着女仆二字。在几天的训练后,我希望能到府上服侍您。」  (听得也太清楚了……)  「我的命,应在前天就消逝,而恩人您救了我、为我带回了接下来的寿命,所以,我接下来的生命,都该为你支配。」  (嘛,现成的新女仆……应该是我去找她才对啊!)莉兹有些忿忿不平,程序出错对她来说也是难以忍受的瑕疵,但是人都找上门来了,也没办法多做挽救。  「……好吧,录用你了。」莉兹有些无奈地说着,接着转身进入屋内。  「……!非常感谢!」               #####  「你叫什么名字?」莉兹回到餐桌,一边看着刚刚没看完的魔导书一边问着少女。  「天内优。」  「……东瀛贵族?」  「是的。」  「你这样擅自来当仆人可是会影响家族的尊严喔。」  「我请示过父母了,请主人不用担心。」  「哼,我只不过是怕录用一个做事不经大脑的人而已。」虽说话语刺耳,但久违的被称作主人还是令她露出了一点笑容。  「啊,是、是的!」  「我的作息比较特殊,早上十点睡觉,晚上六点要叫我起床,并且服侍我着衣洗漱,你的工作就是这样。你会怕黑吗?」  「痾?有一点……」  「真麻烦呢。」莉兹依旧看着书,只是手指一弹,整个城堡就在黄昏中亮了起来,不是像蜡烛那样摇曳的光源,而是稳定的、令人安心的亮光。  「这样子就不会怕了吧?」虽然食物短缺,但这点提供照明的魔力莉兹还是有的。  「是的。」  (小姐好厉害呢……)优敬畏地想着。  「还有疑问吗?」  「……请问主人芳名?」新进女仆有些害羞的问。  「莉兹。瑟古雷,好好记住这个名字。」吸血鬼转过头正视着女仆,脸上露出一股骄傲的微笑,那是不允许任何嘲笑、发自内心的骄傲。  「我必定铭记在心。」优双手交叠放在腰间,微微的低头表示敬意。未被遮蔽的洁白手臂似乎与周遭的亮光同化,暗蓝色的静脉隐晦而挑逗的出现在上头,让莉兹胃袋又是一紧。  「……主人,怎么了吗?」优查觉到莉兹死盯着自己手臂的视线,有些疑惑地问道。  「没、没事。厨房在那里,食材保存在地下室,自己弄点东西来吃,不用做我的份。」  「好的。」  (啧……明明之前就算饿昏头也不会如此失态的……她有甚么特别的吗?总感觉很想吸她的血……)莉兹放下书本仔细想想,发现优的身上有股奇妙的吸引力,在以前遇过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没有的,甜美、饱满的──  「框啷」  「呀啊!」陶瓷碎裂的声音跟少女的尖叫声突然打断了莉兹的思绪,让她抬起头看向厨房。  (用三天把一个大小姐训练成仆人果然太急了吗……她最好不要摔碎那些古董。)  「发生什么事了?」莉兹走进厨房,发现女仆正跪在地上,碎裂在地上的盘子并没有任何花纹,是给仆人用的。  「非、非常抱歉!我马上收拾乾净……」优急忙的道歉,或许是太过紧张,空着的手掌直接握住了碎片,尖锐的边缘直接划破了她的手心,让她吃痛地叫了一声、松开了手。  「你是笨蛋吗?先给我起来!」莉兹看不下去的走向前,抓住她的将手,将优拽了起来。  「谁陶瓷摔碎会直接握住的啊?」莉兹生气的质问优。  「抱、抱歉……」一丝血痕在伤痕上浮现,接着在一瞬间拓宽,暗红色的血液反射着光泽,让莉兹不禁呆了一下。  「……笨手笨脚的,这样我要你干嘛啊?」  「实在是非常抱歉……呀啊?」莉兹在优道歉的时候突然舔了手心,潮湿温暖的触感让女仆惊讶地叫出声来。  (好甘甜……)她不顾优的反应,满足的含着鲜血。红色的液体覆盖在舌头上,鹹与甜的完美比例刺激着味蕾,最后再加上一点让人能脑袋麻痺的味道,构成了她一生中尝过最美味的味道。  「怎样,帮你治疗不行吗?」吸血鬼的唾液在此时发挥了作用,伤口瞬间癒合,也让莉兹的舔食有了理由。  「啊,是、是的,谢谢主人……」  「去拿扫把扫一扫。以后小心一点。」  「是……」  (真是的……明明是想来帮忙的,结果还麻烦到莉兹小姐……)在莉兹走后,优自责的扫着碎片,殊不知她的主人还因为能喝到她的血而暗自愉悦着。               #####  「……今天你就先睡吧。」晚上十一点,夜幕低垂,就在优小声的打了第二十个哈欠后,莉兹有些不忍心的对她说。  「嗯……」听到这种睡意浓厚的声音,莉兹转头看了看她的状况,发现优的眼睛几乎闭起,头频频的低垂,然后突然惊醒,接着再次陷入打瞌睡的循环,刚刚似乎只是下意识的回应。  「优?」莉兹在她面前挥着手。  「……啊!是的!」  「撑不下去就别撑了,我带你去寝室。」  「非常抱歉……」优微微低头,脸上充满了歉意。  「这种事不需要道歉。」  或许是真的太累了,当莉兹正要起身的时候,却发现优突然往自己的方向倒了下来,吓的莉兹赶紧抱住了她。  「喂!很危险的啊!」莉兹责备着优,她却没有起身的意思。莉兹疑惑的将少女翻了个身,发现对方已经陷入安详的睡眠,长长的睫毛低垂着,眼睑放松的闭着,好像随时要睁开,却始终没有睁开,身体跟着胸部规律的起伏,像是是躺在床上安眠一样,丝毫没有累昏的感觉。  「……真是的,这么毫无防备。」柔顺的黑发顺着重力直直滑落,原本就露出的脖颈现在更是毫无防备,让莉兹满脑子都充满着晚餐时偶然享用过的味道。  (这种姿势进食不优雅呢……)禁不住诱惑的莉兹想要立刻下口,然而一低头,优的身体就跟着软下,如果要吃的话得把优抱起来,而且要伸长脖子才能碰到。  (在她的卧室吃好了。)血腥味彷彿穿出一层薄薄的皮肤、钻进了莉兹的鼻腔,挑逗着她的神经,但身为贵族的自尊还是压抑住了不顾形象就地吸血的欲望,脚步稳健的走向自己卧室旁的房间。               #####  「──我要开动了?」莉兹让优平躺在床上,自己则露出了微笑,两颗比常人还尖的虎牙似乎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闪闪发光。她轻柔的半跪在地毯上,左手扶在床边、右手温柔的抬起优的头,接着微微屈身、低头,尖锐的犬齿轻易地穿过脆弱的表皮,直接插入血管。  「──~~~~???」温热、鹹甜的液体并没有大量的喷出,而是逐渐的充满了莉兹的口腔,让她感受到一股类似性高潮的快感,只是比起以前,这次的血液更有一股让全身发麻的感觉,她全身不禁松懈下来,差点整个人趴在优身上。  「嗯……?哈啊……?」而快感是双方都会有的。优微皱眉头,手在血流的过程中不禁抓住床单,呼吸声逐渐变的色情、又有点难受,似乎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感觉。  就在吸到两颊微鼓、快要没办法维持贵族形象时,莉兹松开了牙,接着咕噜一声,将一顿佳餚吞入腹中。  「多谢招待……?」莉兹舒畅的叹了一声,脚步有些不稳的站起身,用手帕轻轻的擦过优身上的两个伤口,自己在擦了擦嘴。  (跟想像中的一样舒服呢……?)正常用餐让莉兹的好心情一览无遗,她帮优盖上棉被后,脚步有些轻浮的走出房间。               #####  「嗯~哈……啊!我在哪里?」早上,优迷迷糊糊地从床上醒来,伸了一个懒腰,接着突然清醒,惊讶的看着四周。房间的摆设精美的不像仆人使用的,枕头完全由羽毛填充,盖在身上的是羽绒被,有顶床的柱子上刻着精美的花纹,并在四面垂着帘幕。  (这是贴身女仆的待遇才对……莉兹小姐没有其他仆人了吗?不对,我是怎么到这里的?)优尝试回想昨天晚上的记忆,却只记得最后莉兹跟自己说了甚么,然后就没有印象了。  「莉兹小姐说要晚上六点再去叫醒她……现在是早上十点,要做甚么呢?」有些迷惘的优在自己的行李箱上找到了莉兹留下的便条。  『需要的话可以回家一趟,如果你不怕被森林的魔物袭击的话,记得回来叫醒我就好。』  「真是贴心呢……不过等改天再回去吧。」优微微一笑,将它放到桌上。  「稍微打扫厨房一下好了。」               #####  晚上六点,优准时地进入了莉兹的房间,里头没有任何一扇窗户,但魔法光源却在主人的睡眠过程中继续亮着,似乎是在体谅优一样。  「主人?」  「嗯……?」  「六点了,该起床了。」  「……是吗。」莉兹缓缓的睁开双眼,接着慵懒的翻起棉被,露出底下吊带的纯丝睡衣,胸部部分被蕾丝装饰着,再往下则是由两片似门帘般向两旁分开的缕空黑布,微微的透出底下的洁白肤色,看起来异常诱人。  「去浴室吧……」  「是。」莉兹下了床,即使在意识矇矓的情况下依然身姿优美的带着路,而优则以一步的距离跟在她身后,看到主人那被内裤包覆的紧緻臀部婀娜多姿的左摇右摆,不禁有些害羞。  「不用脱衣服,进来帮我擦洗身体,你想洗的话要等我泡完澡再说。」抵达了浴室,莉兹毫不犹豫地将身上仅存的衣物脱下,接着指向一旁的毛巾这么说着。  「啊,是、是的……」莉兹的身体毫无遮掩地出现在优的眼前,原本扎着的双马尾此时成了一片黄金海,纤细的腰肢、圆润的翘臀,穠纤合度的大腿大胆的展示给了世界,让优不禁微微屈身。  (不行不行!不能对莉兹小姐产生这种下流的妄想!)  「嗯?怎么了吗?」莉兹似乎察觉到优的动摇,转身看着女仆。  「不、没事!」  「没事吗?那为什么你的脸会红成这样呢?」  「我、我只是觉得主人您的身体很美而已……」  「感谢称讚,我也这么觉得。」对比着优的害羞,莉兹则自豪的挺起了胸脯,虽说听起来有些自恋,不过有着如此美妙的身体曲线,这样也是无可厚非吧。  「快点进来吧,这样还是会冷呢。」  「是、是的,马上来。」  一踏入大理石砌成的浴室,大量的雾气便迎面而来,让优不禁有些好奇到底是要烧多大量的热水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莉兹拉了一张板凳坐下,并示意优可以开始工作了。  「失礼了……」优嚥了口水,将毛巾贴到了莉兹的背上,接着缓缓地擦拭起身体  「嗯……」  「会太大力吗?」  「不会,恰到好处喔。」  (莉兹小姐的身体摸起来真软呢……)优有些感叹的擦拭着莉兹的身体,将她的手举起,接着擦过腋下,往手臂迈进。  「嗯……?做得很好呢?」莉兹娇喘一声,夸讚着优的努力。  「感谢夸奖。」听到那声娇喘,优的脸又红了起来,女仆装底下似乎有甚么东西变大,但她还是开心的清洁着莉兹。  「主人,前面……」正要擦拭到胸部的时候,优有些不知所措的呆住了。  「怎样?继续啊。」  「不是,那个……被其他人碰不太好吧?」  「好不好是我来决定的,你继续无妨。」  「是……」优硬着头皮,驱使手划过莉兹的胸前,稍嫌粗糙的毛巾摩擦着两点粉红,让她发出更明显的呻吟。  「嗯哼……?」优的手擦过整个腹部,在肚脐上有些犹豫的停了下来,但最后还是往鼠蹊部过去。  「啊……?够、够了……」碰到蜜缝的瞬间,莉兹的身子突然抖了一下、有些害怕的制止了优的动作。  「啊抱抱抱抱歉!」优赶紧将手移开,紧张的道着歉。  「……没关系,你先出去吧。」  「是的……」莉兹听起来似乎没有很生气,让优不禁松了口气。她在主人背后鞠了个躬,接着有些脸红的走出浴室,下体的不明肿胀似乎又变大了些。  「明明让凯萨琳洗的时候不会这样啊。」莉兹在宽广的可以游泳的浴池中伸展手脚,同时有些疑惑的说着。  (跟吸血的感觉很类似,像是整个人触电一样……虽然不是自愿的,但是又不太讨厌,这是怎么回事?吃的东西有问题吗?)莉兹呆呆地看着自己在水里的手。  (这边……是用来交合的吧?)莉兹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新任魔王激烈性爱的那张照片,让她脸红的沉入水面底下,却依然没有停下思考。  (那样会舒服吗……)  一个月后,莉兹有些惊讶的发现优在家务事上的天分,明明只有一个人,却可以让广大的客厅跟漫长的走廊保持整洁,连一粒灰尘都看不到。不过最让莉兹惊讶的还是她口感美妙的血液,她感觉自己已经没办法一天不吸食优的血,像是上瘾一般着迷於此。  「……啊!忘了进食了。」读小说读到入迷的莉兹突然抬起头,发现现在已经下午两点了。她伸了个懒腰,接着从椅子上起身,前往优的房间。  「来了一个月了却还是没调好作息呢,不过血很好喝,就暂且原谅她吧。」一想到优血液的味道,莉兹的脚步就不禁轻快了几分。  「叽──」打开房门,确定优还没醒来后,莉兹便走进房间,掀开优的棉被,并将四肢压在她的身体旁边,像是要盖住对方一样。莉兹最近很喜欢这种姿势,喜欢像这样欣赏着优的睡脸,看着胸部随着呼吸起伏的样子,偶尔会伸手摸摸对方富有弹性的洁白脸颊。吸血鬼不太清楚为甚么会想这样做,但她还是很享受这样的行为。  「还挺可爱的嘛。我要开动了?」莉兹低声称讚着优,接着将獠牙对向黑发少女的脖子。  (真好喝……?)低下头、翘起屁股,眼神在血液充满口腔的过程中逐渐朦胧,莉兹情不自禁地趴在优的身上,原本讨厌的胸部现在却在自己的挤压下变形,让她有种跟对方融合在一起的感觉。  「嗯……?啊……?」优因被吸血的快感而不自觉的喘息起来。随着低吟的娇喘一波波的响起,莉兹也感觉全身开始发热,特别是下腹部有种肿大感,让她好想现在就伸手去抚摸一下。  「呼……?」就在理智快要断线的时候,身体在吸血量达到定值时自动松开了牙,让她得以从奇怪的燥热感解脱,她直起身、吞下食物,接着松了口气。  (身体……变得好敏感……我这是怎么了?)但事情还没结束,即使只是衣服摩擦到肌肤都会爆出一阵快感、让她站不住脚,这个情况在最近变得越来越严重,而今天更是到了无法抑止的地步。  就像被优碰触到小穴一样──莉兹因为想到这个比喻而感觉双颊发烫。为了避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这样难堪的模样,她有些颤抖的离开了优的房间。               #####  「还挺可爱的嘛。」  (莉兹小姐!?)其实在莉兹打开门的时候,优就已经醒来了,但直到莉兹趴到自己身上后,优才完全醒来,不过她并没有立刻反抗。就算服侍了她一个月,这位强大而又比自己更有贵族气息的女性还是充满了谜团,或许莉兹这次进入她的卧房是一次瞭解她的好机会。  「我要开动了?」优还来不及了解这句话的涵义,脖子便忽然一痛,但随之而来的便是让全身飘飘然的快感。  「嗯……?啊……?」优很想忍住,却还是不自觉的呻吟起来,虽然被莉兹当作梦呓而没多做注意,但如此丑态让别人看到还是有些羞耻。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在梦里的那种快感跟奇怪的梦境,都是被莉兹小姐吸──啊哈……?)全身陷入瘫软,脑袋被快感麻痺、思考被迫中止,但优丝毫不觉得不快。  「呼……?」当优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时,莉兹发出一声长叹,结束了吸血,不属於优的重量离开了床铺。  「哈啊……?」待莉兹走后,优才敢放声喘息,脑袋里不由自主的充满了对莉兹的粉色幻想,好想服侍她、好想触摸她──好想再被她吸一次血。  「……哈!?我刚刚是怎么了?」优突然清醒了过来,对自己刚刚的产生的念头有些诧异,但更让她惊讶的是自己完全不排斥那些幻想,不如说根本就是她自己刻意压抑住的下流思想解放出来的模样。  不过撇开这点不谈,优还是对莉兹是吸血鬼的事实很是吃惊。教会一直宣导魔物都是危险的存在,但为何莉兹当初为了救她而将同是魔物的史莱姆斩杀呢?  (或许我只是被当成食物吧……我们之间,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吗?)尊敬、仰慕、好奇,加上一点若即若离的了解,爱慕之心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而生,让她痛苦地想着这个问题。  (原本就因为诅咒变成这样不男不女的样子了,现在还知道种族不同……这样还有可能吗?)优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己下体明显的突出,几乎没有可能实现的恋情。               #####  「下面……好痒……这是怎么回事?」莉兹一生中从没遇过这种状况,她着急的脱下衣服,露出硬挺的粉嫩乳头跟洁白的下体。  (过这么久了,身体还是好热……)莉兹将手伸向肿胀的蜜穴。结果一摸,强烈的快感便一路侵袭到脑袋、让她几乎无法思考。  (这、这是甚么感觉啊──????)莉兹的身体夸张的弓起,原本接近苍白的脸颊被潮红填满,体内好像有甚么喷了出来、让她突然感到一阵放松,而这只是触摸到大阴唇而已。  「哈啊……?这是……?什么啊……?」莉兹急促的喘息着,将手举到自己面前。有些黏稠的透明液体在手指间形成薄膜,靠近一闻,酸鹹带点色情的味道便钻入鼻腔,让她意乱情迷将手指含入嘴中。  「明明自己一个人做……很下流的,但是……还想要更多……?这也是魅魔的影响吗……?」身体开始习惯了刺激,但反而让莉兹更不容易满足了。她用手拨开小穴,露出里头粉红色的湿润肉壁,接着将手指插了进去,比刚刚更加强烈的快感传遍了全身,让莉兹颤抖个不停,色情的娇吟充满了整个房间。  「啊……?好像一直在吸优的血一样……?」像是被这个名字触发一样,莉兹的脑海突然窜出了那位穿着女仆服的黑发少女。她的脸上带着微笑,轻挑的将衣物脱下,围裙、黑衣,被胸罩覆盖的雄伟胸部就此蹦了出来。  「啊……?优……?」优将胸部凑了上来,粉嫩而挺立的乳头塞入莉兹的嘴中供她吸吮,乳肉柔软的触感透过嘴唇跟牙齿传进莉兹的脑袋,纵使只是妄想,也让金发吸血鬼变的更加兴奋,手指的抽插因此开始加速。  「明明是下仆还想插入主人的身体呢……好吧,准了?」魅魔王的魔力在一个月后终究还是渗透进世界所有魔物的身体中,与男性调情、看着他对自己俯首称臣,在无尽的愉悦后将对方榨到在起不能的魅魔本能也深植进每个魔物的内心中。明知道自己已经被与下等种族交合的魅魔侵蚀成这样,但从未接受过的快感让莉兹即使看见优的下体长着一根凶恶的肉棒还是无法排斥。  「这可不是免费的喔?之后你要永远服侍我、每天都让我吸很多很多的血喔?」在幻想中,优带着媚笑,温柔地将肉棒插入莉兹的小穴。莉兹一边想像着那会带来多大的快感,一边在偌大的双人床上达到了用手刺激的第一次高潮。  「哈啊……?床单都湿了?」放下自尊心、放下格调,在独自一人的房间中感到无比放松,虽然过於放纵,但莉兹忽然觉得她有时也需要这样的时光。               #####  (根据过去的经验,一个月后就算直接吸血也不会有太大的抵抗了……)隔天晚餐后,莉兹穿戴整齐,丝毫不见昨天中午的放荡。她看着结束晚餐、正在擦拭桌子的优所露出的颈部,有些欲求不满的盘算着这种事。  「优,过来。」  「是的……」优今天看起来心情异常低落,现在给她吸上一点血、让她快乐一下也不错吧──莉兹这样想着,同时露出期待的笑容呼唤着仆人。  「主人,有甚么吩咐吗?」  「头低下来。」  「……」优犹豫了一下,接着用手拨开了黑色长发,将露出的洁白侧颈献给莉兹。  「你知道我是吸血鬼了?」  「是……」  「怎样?发现自己服侍的是魔物而心生不满吗?」  「不是……我很感谢主人能给我报恩的机会。」  「那为什么还这样愁眉苦脸呢?这样不太好看呢。」莉兹没有立刻下口,而是把手放在优的脸颊上,让她与自己对视,并仔细的检视优的脸部。  「唔、嗯……」优有些脸红的游移视线。  「怎么了?」  「……抱歉,我不想说。」  「是吗?那至少现在开心一下吧。」莉兹轻笑了一下,犬齿咬入优的颈部,快感从接合处散布到两人的全身,让优不禁软脚。  「哈……?」优虽然心有郁烦,但还是发出舒爽的叹息,而莉兹的手则从优的下巴绕过,最后停在少女的头顶,血红的双瞳因快感而开始涣散。  新鲜的生命泉源从伤口流出、进入吸血鬼的口中成为食粮,饱含着炙热生命力的血液流入腹中,接着开始扩散,将每一颗细胞点燃。  「嗯……?怎么样?心情有好一点吗?」  「……是的。」虽然这只是暂时的安慰,不过优不可否认这的确让她心情雀跃了起来。对方的鼻息吹抚着脖颈,头被修长的手捆住、轻轻地抚摸,自己的一部份成为了对方活动的食粮。她是因为自己才能活着的──这种自大的想法一瞬间被抹去,却留下了一丝的骄傲与安慰。  「有烦恼的话可以告诉我,我或许会帮你解决,如果你表现好的话。」莉兹起身、摸了摸优的头,接着走回自己的房间──她一时冲动,忘了自己还要处理吸血后的身体发热。  (哈啊……如果我这样就能满足的话……)优着迷的看着莉兹优雅离去的身姿,接着低下了头,懊恼地想着。               #####  (这城堡真的好大呢……)在优抬头仰望四周时,偶尔会冒出这样的感叹。今天的工作预定是要清扫房间的走廊,将地板的灰尘扫起,接着再用拧乾的湿布擦过一遍,虽然简单,但仍是体力活。  「嗯……?」在弯腰拖地时,一道微弱的声音从莉兹的房间传出,让优停下工作,感兴趣的将耳朵贴到门上。  (这样做没问题吗……嗯,这是关心莉兹小姐的身体状况,没问题的。)优找了一个理由说服了自己,并开始专注的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哈啊……?」  (莉、莉兹小姐在自慰吗?)优查觉到了这项事实,脸突然变得通红,心脏狂跳着,但依然没有离开,而是怀抱着想要了解更多的心态继续偷听着。  少女并不了解魔物的转变,但吸血鬼因兴奋而散发出的魔力已经穿过门缝攫住了优,暗含魅魔力量的魔力影响着她、挑动着她的情欲,让她觉得全身发热。  「莉兹小姐……?」优脸红的跪倒在门旁,掀开了自己的裙子,与苗条的身体不符的棒状物清楚的在紧身内裤上浮现,那是被世人称为传承、被少女称为诅咒的法术所造成的影响,为了父亲的实验,少女被迫与这根肉棒相处,且自己的后代皆会接受这样的诅咒。但她现在已经不在乎这点,满脑子只想与莉兹互相拥抱、互相摩擦舒服的地方。  「嗯……?哈啊……?」不知道是不是优的错觉,莉兹的喘息声好像开始靠近,耳朵隐约的感觉到门被推了一下,声音离她无比靠近。  (莉兹小姐的喘息声好近……?)虽然肉棒一暴露在空气中就舒服的颤抖,但优刻意回避了那里,专心一致的玩弄着自己天生的躯体。她解开上衣和胸罩的钮扣,沉重却形状漂亮的乳房就这样弹了出来,光是轻轻的托着就有一股轻微的电流传遍全身,让她不禁缩了一下。  (莉兹小姐……?)优偷听着隔壁起伏不定的喘息,像是触犯禁忌的举动反而让她更加兴奋。她低头含着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绕过肉棒,抚摸已经湿漉漉的小穴。  (啊啊……?身体一直向外散发热量……好舒服?)长途奔跑后会出现的状态不寻常的出现在优的身上,让她沉醉在一股谜样的幸福感中。耳朵已经听不到莉兹的喘息,但脑海里全是莉兹,出面救下自己的模样,在浴室外骄傲展示身躯的样子,被碰到小穴时发出的可爱喘息……?  「优……?」突然听到莉兹满含情意的喊出自己的名字,让黑发少女一脸的不可置信,再清楚的听到两三次后,优露出了被融化的微笑,小穴的感觉彷彿被加强了好几十倍,让她一瞬间达到了高潮,身体微微的抖了一下,大量的爱液跟肉棒喷出的汙秽精液溅洒在刚清洁完毕的地板上。  「哈啊……?」  (阴茎喷出东西来了……?不行,要赶快清理才行……?)优勉强的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慌张的清理地板,最后羞红着脸、快步离开现场。  「心情很好呢,烦恼解决了吗?」隔天晚上,莉兹看着对面开心的似乎要哼出歌的优,像是被她感染了一样,嘴角不禁露出微笑的问着。  「嗯、嗯,算是吧。」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