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江湖浪子】(1-3)
【江湖浪子】(1-3)
江湖浪子



江湖浪子(一)

仲夏,芙蓉园。

二更天,夜空中繁星满天。

在「碧波幽室」的密室中,慕云正在修炼他性命由关的后羿元阳神功。
室内檀香清淡,除了一只古色斑斓的三足铜鼎,只有一个蒲团。慕云正盘足闭目而坐。他赤裸着上身,露出一身线条有力的虬肌,古铜色的肌肤上布满了汗珠,头顶上一股股白气从「百汇」穴内向外冒出。

一股股的百气从他头顶很快聚成三团,一个时辰之后,三团白气同时又被他从「百汇」穴中吸入,带白气完全消失,他浑身上下象被雨淋一样,布满了汗珠。
慕云吁出长长的一口气,慢慢睁开那双又黑又亮的星目,喃喃道:「四年了,我花了四年时间,终于突破了第九层的高原地段,进入了第十层,我终于练成了「后羿元阳神功」的最高境界,我终于练成了!」

兴奋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只觉阳具紧梆梆的顶着裤子,涨得难受。

不由微笑着道:「已经四天没有碰女人了,要去找茗烟好好的庆祝一下!」
王茗烟是一个十分成熟的绝色美女,她是慕云最信任的人,与其说她是慕云的女管家,不如说她是慕云的情人。慕云与茗烟之间的关系,相当微妙,既有主仆之间的尊敬,又有情人之间的恩爱。

茗烟所以对慕云忠心,除了她的生命是由慕云所救,更重要的是她把自己的贞操献给了慕云,而这一点,正是她对慕云死心塌地的原因。

茗烟住进芙蓉园之前,是江湖十大美女中排第四的「辣手西施」。三年前,她被仇人设计暗算,在九死一生之际,被慕云巧遇所救,从那以后,从那以后,茗烟为了报恩,便担任了芙蓉园的女管家,负责伺候慕云的饮食起居。

她的寝室,就在慕云的「碧波幽室」中,那是一间与慕云卧室仅一墙之隔的豪华居所,中间有一道暗门,因为她随时欢迎慕云来宠幸她。

当慕云抬步跨入茗烟闺房中时,这位娇媚的美女正穿着一件簿的透明的纱衣,坐在桌边梳妆打扮。鹅蛋脸、柳叶眉、瑶鼻樱唇、贝齿如玉,一头如云细发,长长地拖在背后,腮角有一对小酒窝儿,若隐若现地美妙无比,中等身材,肥瘦适度,真可说是增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

她披看一袭白色轻纱,里面只有一块粉红色的小抹胸,露出半截雪白的深深的乳沟,烘托着那高挺如山的乳房,再就是一块小得可怜的三角布,蒙得那丰隆的阴阜,但亦仍能看到那小布之下,有条暗沟向下凹落 .这是一尊美绝人间的昼像,她能使群芳失色,男士神魂颠倒,不用与她真个魂消,即够人心出窍!
望了一眼慕云,茗烟一边继续抹脂擦粉,一边道:「少爷,昨夜怎么不让茗烟伺候你,你可是有四天没进我房门了。」

慕云反手关上门,上了拴,向茗烟边走边道:「茗烟,这些天我在练功,冷落了你,对不起。」

望了望慕云高高隆起的裤裆,茗眼娇笑道:「你啊,光知道练功,你瞧,让你的小祖宗当了好些天和尚,现在生气了。」

慕云走上前来,左手楼着茗烟,右手顺着茗烟那深深的乳沟插入她的抹胸内,摸着茗烟那丰满高耸的乳峰,笑道:「茗烟,我现在很想搞你,有没有兴趣?」
「少爷的宠爱我怎么没有兴趣,我也有好几天没有快活过了,现在么,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茗烟,我就知道你会原意的,宝贝儿,快点脱衣,我们好办事!」慕云从茗烟的乳峰间抽出手来,一边脱衣裤,一边道。

茗烟站起身来,轻轻一拉胸口的丝带,用及具魅力的手法脱去全身的衣服,俏生生的将那魔鬼般的身材展现在慕云的面前。

慕云觉得自己的肉棒就要爆炸了,左手握住茗烟的纤纤玉手用力一拉,茗烟「樱咛」一声跌入慕云的怀中,微张开樱唇,荡人心魄的呻吟了一下,主动吻住慕云的大嘴,将那条软绵绵香扑扑的香舌深入慕云的嘴中,和慕云打起舌仗来。
同时,玉手缓缓的伸下去,握住慕云的肉棒,徒觉有异,往下一看,不觉惊叫一声。

原来,慕云的肉棒青筋暴起,足足有九寸多长,棒身极粗,玉手简直都有点握不住了。比原来足足了粗了一半。

茗烟冰雪聪明,马上明白过来,羞笑道:「少爷,你的「后羿元阳神功」练成了?」

慕运用力的揉着茗烟那丰满的乳峰,道:「我终于练成了,今后,我就是玩多少女人,也不会感到累了,茗烟,等下卖点力,我要好好的爽一爽!」

茗烟白了慕云一眼,娇嗔道:「那么粗,以后别想让人家给你」吹萧「人家可含不住它。」

慕云哈哈大笑道:「我不光要你给我」吹萧「,我还要插你旱道呢。」
茗烟故意尖叫一声,作势欲跑,慕云哈哈大笑,顺势一把抱起茗烟,低头轻吻着她的香唇,茗烟双唇微张,慕云把舌头伸进去,在她的嘴里搅动,挑弄着她的香舌,让她把舌头伸进自己嘴里,轻柔的吸吮着。慕云手楼着茗烟的小蛮腰,右手则毫不客气的握住那丰满坚挺的雪玉双峰,用力揉弄。

慕云一边与茗烟热吻,一边还不停的抚摸茗烟雪滑玉嫩的身体,右手手掌先是在那坚实挺拔的双乳恣意摸揉抚弄,渐渐往下探向茗烟的双腿之间,食中二指擦进茗烟的玉穴蜜洞中轻轻撩拨,把茗烟弄的浑身火热,下身更是泌出了蜜汁,又痒又热,不禁扭摇起屁股来,玉手也忍不住伸向慕云的阳具,轻轻握住它上下套动。

慕云被茗烟这一刺激,阳具暴涨紫红,又大又烫,索性将茗烟抱起,走向床边,大手一挥,茗烟已经是身无寸缕,全身雪白如羊脂白玉,光滑柔嫩,诱人之极。尤其是那胸前双乳,又大又挺又白,粉红的乳头高高耸起,两股之间的蜜洞玉穴隐隐有水光闪动,茗烟那张美艳的天仙面孔红扑扑的,眼中发出热切神色,樱桃小嘴微张娇喘,配上鲜红欲滴的双唇,看的慕云不能自己,双目冒火,跪在床上,一双大手将茗烟玉腿分开,茗烟的阴部毫无遮掩的呈现在眼前,她的阴毛浓密黝黑形的分部在雪白的肉丘上,阴唇侠窄,淫水充满着粉嫩的穴口,好像要滴下来一样。「来,把脚抬上来。」慕云让茗烟抬起右腿,躺在香榻上,自己低头伏在茗烟的腿间。然后用手指分开茗烟的阴唇,露出淫水满溢的穴口,在茗烟的穴口上轻吻着,舌头轻挑着她红嫩的穴肉。

「啊……啊……」茗烟颤抖着,两手扶着慕云的头。慕云在她的阴核、穴口和会阴三个部位轮流挑逗,手指则在她的会阴部位滑动,茗烟不停的扭动腰肢,她纤手握住慕云的阳具,用力拉向她的双腿之间。「啊……快点……我要……我要……快……啊……啊……」

慕云捉狭的问她「快什么﹖你要什么﹖要说清楚呀!」「快,少爷,插进来……啊……啊……我要……快……快……」

慕云站起来,坐在床边,让茗烟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托起她的乳房,轻轻的咬着茗烟那粉嫩的奶头。茗烟抱着慕云,腰肢扭动,将淫穴对准龟头,慢慢的坐进去,慕云看着自己的龟头撑开她紧窄的阴道,滑向她身体的最深处。由於有充份的淫水润滑,虽然她的阴道十分紧窄,但那粗壮的阳具仍然毫无阻碍的深入她的体内。看着肉棒终於全根没入,两人都松了一口气,茗烟紧紧的搂住慕云的脖子,雪白的屁股慢慢的转动,一圈一圈的扭着。肉棒紧紧的抵住她的阴道壁,火热的龟头在她的阴道壁上刮着,淫水一股股的流出来。

茗烟一面磨转一面发出甜美的呻吟:「好爽啊……少爷……你舒服么……啊……啊……好爽……」慕云双手扶着她的腰肢,帮助她转动,渐渐加快速度,茗烟改转为挺,屁股一前一后的挺动,肉棒在她的穴内一进一出,发出一阵阵淫浪的肉声。慕云托住她的屁股,让她上上下下的套弄,肉体磨擦带来一阵阵快感,推动茗烟到高潮的顶峰。

「啊……啊……我来了……高潮了……好爽……好棒……啊……啊……受不了……少爷太棒了……啊……啊……」

茗烟全身都浪起来,她紧抓着慕云的肩膀,一头秀发像波浪般的甩动,丰满白嫩的乳房上下跳动。仰起头,不顾一切的忘情嘶喊,慕云紧紧的抓住她的臀肉,她不停的挺动,让龟头紧紧抵住子宫口,感到她的阴道一阵阵紧缩,淫水像小河一般的流出,茗烟猛的一阵颤抖,全身瘫软下来,紧抱着慕云的肩膀,不停的喘气。

慕云抱起她,站起身来,一面走一面挺动腰部,让肉棒在她穴内来回抽动,继续不断的刺激她。在屋内走了十来圈后将她放到梳妆台上,抬起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肉棒吞吐的快感让茗烟连续不断的高潮。

她两手撑着梳妆台,肉棒在她的穴内来回抽插,带着她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茗烟不停的扭动身体,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着淫水,由她的腿间流到梳妆台上:「噢……啊……不行了……少爷……啊……你太强了……啊……啊……啊……停一下……啊……啊……我不行了……啊……」娇呼一声,元阴狂泄而出。

慕云低哼一声,暗运「元阳神功」肉棒猛地暴涨,龟头顶开茗烟的花心,直擦进茗烟的子宫内,一阵狂吸猛吞,过了好久,这才将肉棒拔出,美如全身是汗,软软的倒在慕云的身上。慕云低头轻吻着她的秀发,轻咬着她的耳根,将她抱到床上躺下,茗烟不停的喘息着,她的气息中带着甜甜的香味,慕云拿起丝巾,帮她擦拭身上的汗水和淫水。休息了一会儿,茗烟睁开秀目,看着慕云那依然夹坚硬的阳具,羞笑道:「少爷,你好勇猛啊,我已经好几次高潮了耶!」慕云得意的笑了笑,道:「知道厉害了吧。」

茗烟倒在慕云的怀里,伸手握住他的肉棒上下套弄。「这根棒棒真好玩,借我玩一下好不好?」

甜甜的笑着,浪浪的说。两人躺在床上,享受着激情后的温存,慕云把玩着茗烟的丰乳,茗烟细嫩的手指握住肉棒不停的套弄着,越玩越高兴,速度也渐渐加快,她似乎不甘心自己的失败,有要用手让慕云射精的意思,一面套弄一面淫浪的说:「舒服么?这样子玩等一下会不会有东西跑出来呀?」

「你这样子一直玩,等一下我射精了怎么办?」慕云道。

茗烟加快了速度,调皮的笑道:「如果你射精了……那我就把它吃下去……」
慕云轻抚着她的乳房,茗烟低下头将慕云的肉棒含入,一面搓挤着他的阳具,一面吸吮着龟头,努力的想让慕云射出来。

玩了一会儿以后,慕云见茗烟的精神已经恢复了不少,用手拍了拍茗烟高翘的雪臀,茗烟乖巧的背转身体趴在床上,上身伏下,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慕云两手扶着她的美臀,手指分开她的阴唇,龟头顶在她穴口,狠狠地将肉棒插入。茗烟「樱咛」一声,雪臀主动的前后挺动,让慕云的肉棒在她的穴内来回抽动。
「噢……太舒服了……少爷……噢……快一点……用力……啊……啊……好爽……啊……你太棒了……啊……用力……啊……」

慕云又快又疾的来回挺动肉棒,茗烟也扭动着雪臀迎合着,很快快的达到了第二次高潮,慕云翻过她的身体,让她躺在床上,屁股悬在床边缘,双手抓住她的脚踝,将她的两条秀腿分开,高高举在空中,肉棒用力的顶入她的穴内,狠狠的在茗烟的玉门蜜洞抽插。

茗烟前一波高潮还没退去,第三波的高潮又向她袭来,她扶着床沿,忘情的高喊着,淫水不停的流出,连续高潮让她开始语无论次起来:「天啊……太棒了……我快死了……啊……少爷……你干死我了……啊……停一下……啊……不……不要停……快……用力……啊……不要……啊……」

在强烈的运动中,慕云感到精门快打开了,於是快速的。将肉棒抽出来,用力搓挤,一股浓白的精液急射而出,由茗烟的小腹到她的丰乳间射成一条白线,还有许多喷洒在她的脸上和头发上。

茗烟失神的喘着,似乎刚才的高潮还未退去,慕云坐在她旁边搂着她休息,良久,茗烟才回过神来,看着她身上的精液,两人一起笑了出来。

茗烟嗔到:「你看!刚才说好要你射在我嘴里,你偏偏不射,浪费了这么多好东西。」

慕云用手将精液均匀的抹在茗烟的玉乳上,笑道:「抹在你身上也一样没浪费啊,你没发觉你的奶子坚挺了许多,奶头也红润了,全身上下滑若凝脂,我都快爱死你了。」

茗烟低下头去,将慕云龟头上残余的精液仔细的舔干净,重新投入慕云怀抱里道:「少爷,我每次服用你的精液后,都觉得功力明显增加,现在我的「无相神功」已经练到第九重了,想当年我师傅练了五十多年才练到第七重。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少爷的恩德。]

慕云用手轻佻的你捏了捏茗烟的乳头,道:「我不是告诉你了,我服过五枚当年后羿亲手种下的「盘古元阳草」的果实,据说一枚可增百年功力,这么多的功力,我根本无法全部吸收,每次射出的精液都含有不少这种天地极品,自然对你练功很有帮助了,这些道理,不是你发现的么?]

茗烟玉面飞红,娇嗔道:「还说呢,都是那次,非要往人家嘴里射。」
慕云哈哈大笑:「看来那次射对了,不然,我的小宝贝什么时候才能练到第九重的无相神功。」

「少爷,我真的好幸福。」

「我也是艳福齐天。」

「咕噜噜」慕云的肚里发出一阵怪叫。

「啊!真是的,我只顾自己快活,竟忘了少爷未吃早点,真是罪过。」茗烟娇声道。

「只要喂饱了我的小弟弟,肚子多饿一阵没关系的。」

慕云说着,在茗烟的两个乳头上来回舔吸着。

「少爷,那么你的小弟弟是不是饱了呢?」

「现在暂时饱了,不过饿的很快啊,晚上你把八剑婢找来,我要开个无遮大会。」

「少爷,昨天孟门主派人送来两个美女,啧啧,可真是千娇百媚,我见犹怜,孟门主说,她们琴棋书画,无一不通,而且,绝对是没开苞的处女,孝敬给少爷的。」

「她们的来历没问题吧?」

「绝对没问题,孟门主说,她们两个都是司徒天的女儿,司徒天得罪了禹朝田,满门七十多口被杀个精光,只有这两个女儿被孟门主救了出来,孟门主说只有少爷才能救的了她们两个。」

「又是禹朝田,这个老魔头,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他!」

「少爷,别想这些了,我们一起去吃些东西吧,陪你玩了这么久,我也有点饿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饥肠辘辘了,快起身吧。」

「遵命,少爷。」

茗烟娇滴滴的说着,从慕云身上爬下来,下地穿衣。

美女穿衣的情景,自然另有一番神韵。

茗烟本就是一位绝色佳人,是美女中的美女,她此刻的每一个动作,不管是展臂伸腿,还是扭腰摇头,都是那么的美,那么的让人心旷神怡。

慕云呆呆的望着身前的美女,情不自禁的说:「茗烟,你真的好美,好漂亮。」
听到慕云的赞美,茗烟自然是心里甜甜的。她得意的媚笑道:「少爷,我不管有多美,整个人还不是属于你的,别楞了,快穿衣吧。」

慕云一边起身穿衣,一边笑道:「茗烟,你不仅是下面的那张妙嘴让我喜爱,而且在上面的这张小嘴,也永远逗我喜爱。」

「没正经,不跟你说了。」

茗烟娇嗔道:「公子爷,我先替你准备,你慢慢来吧。」

慕云用完早点,已是己时时分。茗烟此刻已到全园各处吩咐丫头干活,慕云则端了一些新鲜的水果,一个人躲在「墨玉轩」中一个人乘凉。

慕云的书房,是绝对考究的。

这里,是「芙蓉园」唯一的禁地,除了慕云和少有的几个女人,其他的丫头,佣人,一概不得接近。

慕云刚刚处理完一些比较重要的信件情报,门外响起了「梆梆」的敲门声。
「进来!」慕云头也不抬的招呼,因为他知道敢上这里来敲门的,在「芙蓉园」中,除了茗烟就只有怀书,心怡这两个贴身丫环。

随着推门声,进来了一个二八年华的黄衣美女,她身材高挑,发育极为丰满,鹅黄色的衣衫下高挺的两座乳房极为诱人,瓜子型的脸蛋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象会说话,小巧的琼鼻下,红艳艳的菱形小嘴让人看下去恨不能咬上一口。
望了望进来的美人儿,慕云放下手中的一封信件,笑道:「小宝贝,来,坐到这里……」

说罢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怀书红着俏脸,乖乖的坐到慕云的大腿上,低声道:「主人……」

江湖浪子(二)

慕云搂着怀书的小蛮腰,右手分开她的衣襟,一把扯开那月白色的肚兜,怀书那两颗丰满白嫩的乳房顿时弹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好像大雪中的红梅,在慕云的眼前颤微微的抖动着,慕云一手握住一个,大嘴含住另一个乳房的乳头,用尽全身的力气舔吸着,舌头更是不停的拨弄那颗慢慢暴涨的乳头。右手顺着怀书那平坦的小腹插进她的亵裤,两指拨开她的两片阴唇,中指伸进桃源洞中,轻轻抽插。怀书不一会已经娇喘连连,无力的滩倒在椅子上,下身流出的淫水将亵裤全都弄湿了。

怀书在慕云的后宫中,口交技术是第一流的,慕云松开怀书,示意她先帮自己口交。怀书顺从的蹲下身来,一手握着那粗的吓人的阳具,她温柔的用舌尖轻轻的舔舐着龟头,然后在龟头肉稜上舔弄,还不时的用手套弄一下。慕云的肉棒完全硬挺起来,一滴滴晶亮的黏液从龟头马眼冒出。怀书仰头看着慕云,凤目中流露出无比的爱意,用舌尖轻巧的挑起淫液,故意啧啧有声的吃下去,慕云一手轻轻的爱抚着她的秀发,另一手抚摸着那迷人的豪乳,尽情的享受着她带给自己的快感。

怀书尽量的张开樱桃小嘴,将慕云的肉棒含进去,让坚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咙深处,开始一进一出的套弄着,她用舌头卷住肉棒,进出之间还不忘挑弄着慕云的龟头,故意发出啧啧的声音。

套弄了一阵子,慕云忍不住开始挺动,将她的小嘴当成肉穴来插,也许是动作太大令她受不了,怀书想要说话,但是只能发出闷哼声。

慕云一把抱起怀书,将她头下脚上的放在逍遥椅上,侧过身来,一面继续让她为自己口交,一面脱下她的亵裤,分开她的双腿,将她的阴部完全裸露在自己眼前,在阳光下她的每一条肉褶都清楚的显现出来。阴毛上满是淫液,在日光下闪耀着光芒,粉红色的阴核已经高高突起,阴唇向外翻,两片薄薄的肉蚌间穴口微微的开合,她已经浪了起来,穴内淫水不停的分泌,充满着整个穴口。

慕云轻轻的拉开她的小阴唇,露出里面红嫩的阴肉,用手指在穴口摩转,慢慢的插进她的穴内,同时用舌头在她的阴核上舔弄,怀书含着慕云的肉棒,闭上眼睛,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嗯……嗯……噢……真舒服…… ]慕云用手指在她的阴道内找寻最敏感的那一点,发觉在穴口约两个指节的地方,只要轻轻的摩擦一下,怀书就会颤抖一下,太深入反而感觉没那么强烈,於是将食指指腹按在这个位置上慢慢的按摩着,怀书受到很大的刺激,她弯下腰,屁股微微挺动,迎合着慕云的按压。不一会就达到了高潮,一股股的阴精不停的流了出来,转眼间就弄湿了一片。

慕云放开怀书,让她上身伏在书桌上,屁股翘起,双腿分开。将硬挺的肉棒插入她的腿间,夹在两片肉蚌之间,让肉棒在她的穴口摩擦。

「啊……主人……快进来……我要你……啊……啊……啊……」慕云听着怀书的淫叫,腰部一用力,肉棒长驱直,狠狠的插进去,怀书呻吟了一声,扭动小蛮腰,迎合慕云的抽插。慕云将双手伸进她的衣襟,握住那两个豪乳,下身挺动的越来越疾。

「啊……啊……我来了……高潮了……啊……喔……」怀书扭动着身体,第二次的高潮比第一次更强烈,满溢的淫水使她的穴内十分滑腻,慕云加快速度抽插着,粗大的肉棒带着她鲜红的阴肉翻进翻出,淫水不住的向下流。

慕云并没有停止抽插,反而加快速度,怀书的高潮接二连三,她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声音:「喔……啊……啊……太棒了……你每次……都那么强……啊……啊……我要看……

你射精……射在我……啊……啊……身上……啊……」疯狂的扭动着,在加速运动中,慕云也不再克守精关,将肉棒抽出,怀书很快的转过身来,张嘴含住龟头,用力的吸吮,不一会慕云就颤抖着将一股白色浓稠的精液全部射进了怀书的口中。

精液量太多了,怀书虽然吞下了大半,但也有不少的精液由她的嘴角流出,怀书伸出香舌将嘴角溢出的多余精液卷入口中,又以舌为布,将慕云的肉棒舔的干干净净。

慕云哈哈大笑,抱起她走进隔壁的浴室,两人一边亲吻和抚摸,一边为对方清洗着身子。

两人正在闹得不可开交时,从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声娇嫩温柔的语音低声道:「主人……」

慕云松开正在怀书豪乳上肆虐的双手,望着门外欣然道:「心怡吗,快进来,什么事?」

从门外进来一个娇小玲珑的美女,望着两人那光溜溜的身子,羞红了脸,垂下头道:「禀主人,有三名江湖人物指名要见您。」

「什么来头?」

「龙吟赵启,虎啸曲同,风鸣朱茵茵。」

「万禽教的「龙虎凤三护法」?」

「正是,主人,现在烟姐正在客厅与他们应酬,您见还是不见?」

「万禽教在江湖中的势力仅仅次于魔阳帮,我与他们素不相识,难道他们已经查觉道我的身份?」

「不可能的,主人。」

「万事难料,万禽教的二教主淫魔胡斌就死在我的手里,难道他们察觉到我就是天魔魂?」

「主人,您准备怎么办?」

「见机行事,来,快帮我穿衣,我马上就去。」

慕云沉思了一会,从书桌下的暗柜里,抽出一柄银光闪闪的短剑,这柄剑形式古雅,遍体青光闪闪,近剑柄处有两个篆字「飞龙」。

慕云飞快的将飞龙剑收回鞘中,别在腰间,用长袍罩住,吩咐了怀书几句话,这才向大厅走去。

「朝阳轩」的会客厅中,两列供客人落座的太师椅上,坐着两男一女三位客人。

三人的对面,穿着一身水湖绿的王茗烟,她的身后站着乖巧的心怡。

「哈哈……」一袭白色儒衫的慕云面带笑容,走进大厅,拱手道:「在下慕云,让三位久等了。」

三个客人中,最右首的那位面容狰狞的蓝衣人,阴沉的道:「慕公子好大的架子!」

「好说,好说。」慕云笑道:「不知三位找我有何见教。」

「在下赵启,江湖人称龙吟,这两位是虎啸曲同,风鸣朱茵茵。」赵启指着身边的黑衣人和银衫姑娘道。

「万禽教的龙虎凤三护法,久仰久仰。」

「慕公子既然知道赵某的薄名,应该知道万禽教在江湖的势力,慕公子,我们教主想在江南发展势力,因此我们想请慕公子加盟本教。」

「原来如此。」慕云心中暗道,不动声色的说:「赵大侠,在下在杭州一带有钱有势,逍遥得很,还不想卷入江湖这个是非圈,恕在下不能答应了。」
「慕云,你想清楚了,只要我一声令下,管教你家破人亡。」赵启勃然大怒。
「住口,姓赵的,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什么万禽教,一群畜生而已!」王茗

烟见赵启敢威胁慕云,柳眉倒竖,破口骂道。

「妈的,臭婊子,老子今天不操死你,我就不配称龙吟!」自从见了王茗烟和心怡的绝世容颜后,赵启和曲同下面的肉棒早就硬梆梆了,一直在心里盘算威胁慕云加入万禽教后,怎么把两女搞过来玩玩。一听茗烟敢骂万禽教,立刻按奈不住的,两人恶狠狠的跳起来,向茗烟和心怡扑过去。

「哼」慕云低哼一声,飞龙剑已经出鞘,幻做两道剑影,直取两人心坎。
「啊」两人色迷心窍,根本没想到慕云居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总算武功不错,努力闪开了心胸要害,差一点就是开膛破肚的下场。

慕云根本就不想放过两人,身影一闪,人影已幻做七道,飞龙剑刹那间已斩出七七四十九剑。

「七七煞幻魅!天魔魂!」两人惊叫道。

近十年来,天魔魂这个代号在武林中一直是死亡的代称,武林中人提起这个名号,无不谈虎色变,没有人知道他是男是女,只知道他要杀的人,从来没有人能躲的过。

可惜,两人知道的太晚了,在慕云全力的搏杀下,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就一命呜呼了。

凤鸣朱茵茵还没明白过来,赵启和曲同就已经丧命了,听到两人喊出天魔魂的名字,吓得身子一颤,一跃出了客厅,就想逃走。

忽听几声娇忽,四只寒光闪闪的长剑将她逼了回来,她定睛一看,原来是四个身穿红黄蓝白的绝色少女,挥舞着长剑,将她的路全堵死了。

朱茵茵努力的施展凤舞身法想逃出剑阵,但对面的四个少女轻身功夫丝毫不比她差,再加上配合默契,打得她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慕云性欲超强,刚才虽然和怀书大战了一场,但还没过瘾,下身肉棒还是硬梆梆的顶着裤子,一瞄头见茗烟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梅兰菊竹四剑婢和凤鸣交手。
眼中邪邪一笑,忽然一把抓过茗烟,将她按倒在太师椅上,右手掀起了她的裙子。

粗暴的扯下她的亵裤。顿时露出了那个丰满雪白,微微上翘的柔臀,他匆忙掏出肉棒用龟头在茗烟的两片阴唇间磨了几下,腰部用力挺进,整根肉棒狠狠的插入她的浪穴。

「噢……少爷……你怎么一下子就插进来了……讨厌……好痛啊……」茗烟羞红了脸娇嗔道。

慕云也觉得茗烟的肉穴里有些干燥,抽送有些困难,就停下身来,将肉棒紧紧顶住她的花心,暗运功力,让肉棒不住的抖动,双手从她的衣襟下摆里伸了进去,握着两颗硕乳一阵揉捏,双管齐下,不一会茗烟就浪起来了,淫水一股股的流了出来,丰满的雪臀来回旋转,嘴里不住的哀求道:「少爷……茗烟的小穴好痒啊……请干我吧……狠狠的干我吧……」

慕云哈哈大笑道:「好,看我怎么收拾你,今天你「死」定了!」肉棒微微抽出,又狠狠一顶,抽插如风,又快又急,每一记都狠狠的顶在茗烟的花心嫩肉上,把茗烟干的不住浪叫:「啊…………啊……………少爷,再……再快一………点,啊……啊……我……好美!…我………我要升……升天了!」

慕云一面用力抽插着茗烟的小穴,一面对正在交战的四剑婢扬声道:「梅兰菊竹,如果茗烟泄身之前还没干掉那个臭婆娘,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罢两手扶着茗烟的小蛮腰,加力的抽送,大腿和茗烟的大腿碰在一起,发出一阵阵肉欲的声音。茗烟被慕云一顶一顶的,丰乳抖动的更加厉害。

在这一阵夹攻之下,茗烟立刻竖起白旗。张嘴不住的浪叫着:「喔……喔……喔……我快上天了……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啊……啊……啊……」
听着茗烟越来越高的叫床声,四剑婢之首的梅剑俏脸通红,知道这位主人生性风流若不赶快杀掉凤鸣朱茵茵,不知会用什么方法来对付自己,长剑一传,娇呼道:「四朵梅花点点红!」另外三人应了一声,使出最具威力的「寒梅剑阵」。
凤鸣朱茵茵大惊失色,只觉得周围压力大增,身形越来越沉重,四剑婢的剑阵每一招都妙到极点,才躲过三招,忽觉的背心一凉,已被菊剑一剑刺了个透心凉。

就在这时,茗烟一声尖叫,一股浓稠的黏液喷射在慕云的龟头上。

江湖浪子(三)

等四剑婢走进大厅时,茗烟已经无力的躺在太师椅上,凤眼朦胧,两条玉腿之间那黑茸茸的阴毛被淫水打的精湿,乌黑发亮,看起来比往常更黑更浓,阴毛下阴唇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一股股乳黄色的阴精仍不断的从里面流出来,地面上湿了一大片。

慕云懒洋洋的半躺在另一张太师椅上,心怡正光着身子,乖巧的跪在他的两腿之间,一双柔弱无骨的玉手握住慕云那依旧粗壮的肉棒,柔软的香舌正在那赤红的龟头上灵活的舔卷着。

大厅里龙吟虎啸的尸体,已被春剑、夏剑、秋剑、冬剑收拾的干干净净,还抱来了两床被褥,整齐的铺在地板上,看样子,慕云是准备「家法」伺候了。
没有理会春夏秋冬递过来的暧昧的笑容,梅剑恭恭敬敬的喊了声:「主人……」

慕云故意板着脸,面无表情的道:「你们四人说我该怎么惩罚你们?」
忽听的「噗哧」一声,原来是心怡忍不住笑出声来,但在结结实实地挨了慕云一记爆栗后,又乖乖的伏下头去继续为慕云口交,但报复性的轻轻咬了一下那火红的龟头,爽的慕云「哎呀」一声轻叫。

虽然明白慕云即将进行的「惩罚」,但梅剑还是羞红着脸撒娇道:「主人,我们明明是你在「干掉」烟姊姊前杀掉凤鸣的,你怎么还要惩罚我们呀?」
慕云抚摸着心怡的秀发,怪叫道:「好啊,还敢狡辩,我问你,你们使用寒梅剑阵,本来第二招就可杀掉凤鸣的,为什么要用掉四招?」

梅剑道:「请主人训斥。」

慕云道:「你使梅花三弄时,兰剑使踏雪寻梅,菊剑使天山梅影,竹剑使出冷梅拂面,就可杀了凤鸣,但菊剑贪功,使了招寒梅飘雪,结果让凤鸣逃了出去,难道不对吗?」

梅剑恍然大悟,强辩道:「主人,那你应该惩罚菊剑才对啊,可不能冤枉了我们。」

慕云道:「你们四人一体,一人有错,四人受罚,再敢狡辩,看我揍你的屁股,还不快点把衣服脱光,一点都不能剩!」说道这里,眼里已满是笑意。
听到这里,四剑婢已不再言语,何况慕云前一段忙于练功,已经好久没有干过她们了,小穴早就痒的要命,互相推搡了几下,扭扭捏捏的一件件的脱下衫裙亵衣,霎时环肥燕瘦,满室春光。

看着四剑婢那玲珑有致的姣好身躯,慕云的肉棒不由又粗了几分,心怡张开樱桃小嘴,努力的将肉棒塞到喉咙深处,开始上上下下的套弄。她把舌头卷起来,在她的口中夹着肉棒一上一下的摩擦,慕云不由舒服的呻吟出来。

慕云两手扶着心怡站起来,手指在她的会阴部位摩擦着。心怡扭动着腰肢,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慕云的肉棒塞满她的小嘴,让她说不出话来。她继续套弄了一会儿,直到满意了,才站起身来,她的阴毛没有茗烟和怀书的那么多,此刻全沾满了淫液,全部伏贴在皮肤上。心怡的大阴唇比较小,小阴唇外翻,好像一双蚌壳一样。她一手握着慕云的肉棒,一手分开自己的两片肉贝,慢慢的坐下来,将龟头套进穴内。然后放开双手,深吸一口气,慢慢坐下,肉棒就一点一点的深入她的穴内,直插到最深处。

慕云握着心怡的双手,支撑着她上半身的重量,心怡开始一上一下的套弄。很快就浪起来了,这一下金枪入洞,女上男下的姿势又让她受到了更大的刺激,所以没套两三下她就到了高潮。心怡紧闭双眼,身体向后弓起,下身紧紧抵住肉棒,大力而快速挺动,肉棒抵在她的花心上一下下的摩擦,她的肉贝和阴核都被慕云的阴毛摩擦着,更加速了她的快感。

「啊……啊……我来了……啊……啊……泄了……啊……噢……噢……」心怡用全身的力气喊着。她全身抖动,看样子是连续达到了好几次高潮,终於她一阵抽搐,全身皮肤紧紧的缩着,一阵淫叫后,倒在慕云的身上,气喘吁吁的。慕云两手抓紧她的臀肉,向外分开,下身挺动,肉棒在她的穴内继续的抽插。心怡双手抓着慕云的肩膀,继续浪叫着:「啊……主人……啊……啊……我不行了……啊……梅剑……帮帮……我……好爽啊……啊……又……又泄了……啊……噢……噢……不行……我不行了……」

慕云又插了一百多下才停,将心怡放在太师椅上,快步走道梅剑身边,将她横过来放在被褥上,分开她的双腿,扛在自己肩上,双手用力抓住她的玉乳,肉棒用力插进她的穴内,疯狂的抽插着,肉棒像活塞一样深入猛出,梅剑鲜红的穴肉被肉棒带的翻进翻出,淫水一股一股的向外奔流。她紧闭着眼睛,全身颤抖,阴道一阵阵收缩着。一次次的达到高潮。慕云松开梅剑,紧接着恶虎一样的扑向菊剑……

这一战,直杀到掌灯时分,不但将八剑婢奸了个够,连赶来请慕云用晚餐的怀书和十多个丫头都按在地上奸了几遍,才颤抖着将精液射了心怡满嘴。

在茗烟和心怡的陪同下温馨的洗了个鸳鸯浴后,慕云换了一身衣服,搂着茗烟和心怡一起进晚餐。

「少爷,您今天怎么了?」喂了慕云一块糖醋排骨,茗烟笑问道。

「茗烟,你是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杀他们三个?」

「正是。」

「很简单,因为他们是我的敌人。」

「另外一点,是这三个家伙自己找死。」心怡在一旁俏生生的说。

慕云用手在心怡的俏脸上轻轻捏了一下,笑道:「说的对!」

「少爷,会不会有后患?」茗烟若有所思的问。

「所以吗……」慕云微笑的说:「今天晚上我和八剑婢走一趟,挑了万禽教在杭州的据点,栽赃给魔阳帮,让他们狗咬狗去吧……」

「少爷啊,您今天「忙」了一天,等一下还要出去,您累不累啊?」茗烟俏皮的问。

「哈哈,宝贝,我是玩的女人越多,越有精神,不信,我还可以……」说着,右手又摸向茗烟的桃源洞口。

「少爷,您饶了我吧,茗烟今天最少被您干了十几次,哪里现在还有点痛呢。」
「哈哈……」慕云大笑了几声,转过脸去,嘴对嘴喝了一口心怡用嘴度过来的美酒。

这一顿饭,直吃了一个时辰,慕云换了一身夜行衣,叫了八剑婢,蒙了面,施展轻功来到杭州城外的一间庄园外。

这里就是万禽教在杭州安设的据点,因为杭州是魔阳帮的势力范围,因此万禽教的这个据点十分隐秘,但却不知被慕云侦查的清清楚楚。

慕云打了个手势,要八剑婢把住门户,足尖一点,人已飞了进去,一脚踢开房门,双爪连抓,屋内的十几个人连逃出去的机会都没有,就都死在慕云的「幽冥鬼爪」之下。这招「幽冥鬼爪」本是魔阳帮帮主禹朝田的看家本领,但慕云却模仿的有九成像。

慕云短啸一声,八剑婢从墙外跳了进来,仔细检查过以后,才一把火烧了庄园,九人回到了芙蓉园。

第二天早上,慕云一觉醒来,习惯的往身边一搂,不想却搂了一个空。
睁眼一看,昨晚小鸟依人般陪他入睡的怀书已不知去向,不由一愣,他身边的女人都知道他有早睡起来「办事」的习惯,不会在他还没解决欲望前起身的。凝神一听,卧房外间似乎有呼吸声,提高声音道:「怀书吗,快点滚进来!」
外面的人应了一声,进来两个白衣美女,两人一般相貌,一般高矮,鹅蛋似的脸庞简直吹弹得破,身材苗条,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秀挺的胸,不盈一握的小蛮腰,修长的双腿,简直美得让人目眩,比起茗烟来虽然少了一种成熟的媚态之美,但是少女的清纯韵味同样让人心动,两人娇声道:「婢子司徒诗,司徒雯参见主人,谢主人救命之恩。」

慕云想起昨天早上茗烟讲过的话,知道她们是司徒天的孪生女儿,仔细的打量了几眼,问道:「怀书呢?」

「怀书姊姊去为主人准备早餐去了,茗烟姊姊让我们来伺候主人。」两人说到这里,俏脸忽然变得通红,看起来更是娇媚动人。

慕云看的不由色心大动,问道:「你们知道怎么「伺候」么?」

两女红着脸点的点头,伸手解开身上的白衣,白衣下面什么也没穿,露出了一身凝脂白玉般的玉体,两女的乳房没有茗烟和怀书的那么丰满,比心怡的略大一些,但是非常的结实,粉红色的乳头微微上翘,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诱人之极,两腿之间那神秘的三角地带,覆盖着乌黑柔软的阴毛,其中一个的阴毛,似乎更浓,更密些,两人从上到下,似乎也只有这一点不同。

两女走过来,爬到床上,诗儿用玉手托起两个乳房,送到慕云的面前,雯儿掀开被褥,握住那早已勃起的肉棒,含在嘴里慢慢吮吸。

慕云满意的哼了一声,左手在雯儿的乳房上轻轻揉搓,右手从膝盖的内侧向大腿根移动,手指移动到阴核上,在那里轻轻揉搓。慢慢的抚摸乳房的手逐渐用力揉捏,让晶莹的玉乳在手中变着不同的形状,阴核上的手指也开始加速运动,手指有时移动阴唇上,指尖在两片小阴唇和阴核之间游移。

雯儿忍不住发出哼声,无力的摊倒在慕云的怀里,双腿大张,慕云手指活动得更快速,后来乾脆将中指慢慢插进阴道里。在里面和四周的肉壁摩擦,另一只手在乳房上也转到下半身,左右手一起摩擦敏感的阴核,雯儿感到身体快要溶化了,屁股微微抬起,轻轻的扭动着。

慕云见时机已经成熟,从诗儿口中拔出肉棒,雯儿起身跨坐在慕云腰间,一手扶着肉棒,对准她的浪穴口,慢慢的坐下去,虽然她的穴内淫水泛滥,但毕竟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女,慕云的肉棒又异于常人,只勉强插进去一个龟头,就再也进不去了,慕云深吸一口气,运起神功,将肉棒慢慢缩小,雯儿才一寸一寸的将肉棒整根插进肉穴。一股湿热的淫水和着落红从她的穴内挤出来,流到慕云的大腿上。雯儿颤抖着呻吟了一声,双手扶着慕云的肩膀,慢慢喘气。

慕云双手握住她的乳房,手指在她勃起的乳头上慢慢挑拨,雯儿慢慢的从破瓜之痛中反应过来,纤腰轻扭,开始一上一下的套弄着。

诗儿凤眼半张,樱唇微启,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一下子夹紧,一下子张大,手夹在白嫩光滑的大腿间,在自己的敏感带抚摸,揉搓,挖弄,从腿间传来肉体摩擦发出的水声,从穴内流出的淫水顺着股沟流到床单上。慕云双手扶着雯儿的腰部,帮助她上下套弄,雯儿开始浪叫了起来:「啊……喔……好舒服……啊……啊……」

慕云抽出肉棒,起身转到雯儿身后。诗儿凑过身来,慕云亲吻着诗儿花瓣般可爱的香唇,用舌尖慢慢舔弄着,诗儿微微张开嘴,让慕云的舌头伸进来,二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吸吮。慕云一边亲吻着诗儿,一边分开雯儿的臀肉,肉棒对准淫穴,用力插进去。

雯儿闷哼了一声,像是十分受用。慕云一双手从下面伸了进去,握住她的乳房,玩弄着她可爱的乳头,雯儿发出淫浪的呻吟,同时扭动丰臀,迎合着慕云的抽插,嘴里淫荡的叫着:

「喔……主人……真好……喔……喔……用力点……再深一点……真好…… 」
诗儿双手伸到雯儿跨间,用力撑开雯儿的穴口,,让慕云能在这条紧窄的跑道上顺畅的驰骋。慕云发了性,肉棒像活塞一样的深入猛出,雯儿鲜红的穴肉被阳具带的翻进翻出,淫水一股一股的向外奔流。雯儿的高潮来的既快且猛,她紧闭着眼睛,全身颤抖,阴道一阵阵收缩着。她忘情的嘶喊。

慕云在后面不停的狂抽猛送,把她推上一个又一个的高潮。他不停的抽插,肉棒在雯儿的穴内飞快的跳动,逐渐感到龟头一阵阵抽动,就在将要射出的那一瞬间,慕云猛的抽出阳具,深吸一口气,两手紧抓着雯儿的臀肉,硬生生的把精液压回去。

雯儿颓然的倒在床上,面向天花板,大口大口的喘气。慕云翻过身和诗儿接吻着,一面用手在她的全身移动,轻柔的抚慰着她。

诗儿挺起浑圆的乳房压在慕云脸上,让慕云把凸出的乳头含在嘴里。

慕云吸吮了一会儿,渐渐向下移动,诗儿的上半身向前弯曲,抬起屁股,穴口一张一合,湿亮的淫液沾满在阴毛上。慕云移到诗儿的腿间,,伸出舌头,由会阴部位开始一路向前,最后舌尖停留在阴核上,不停的挑弄着。

见诗儿肉穴中已经泛滥成灾了,慕云已经准备好下一波攻势,让她转过身去,上半身趴在床铺上,将臀部高高举起,慕云扶着她的臀部,将肉棒慢慢插入。诗儿捂住小嘴,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雯儿爬过来,低声的安慰着诗儿,慕云慢慢的抽动着,渐渐挑起诗儿的情绪。诗儿在慕云的慢功细活下慢慢的兴奋起来,她抬起头发出一阵阵娇吟:「啊……啊……好舒服……啊……噢……噢……啊……啊……主人……好舒服……啊……」
慕云感到诗儿的阴道一阵阵收缩,於是抓住诗儿的臀肉,渐渐加快抽送的速度。诗儿被他顶的一动一动的,高潮一波一波的向她袭来,她忘情的嘶喊:「啊……主人……我不行了……啊……啊……受不了了……啊……太棒了……啊……」
淫水不停的流出来,慕云加足马力抽插,肉棒轻快的在她的穴内抽动,很快再度感到精门要打开了,用力的抽插几下,在射出前的一瞬间,肉棒猛的拔出来,将浓热的精液急喷到雯儿的樱桃小嘴里。

雯儿将慕云依然坚挺的肉棒含在嘴里,轻柔的吸吮着,慕云的精液混合着诗儿的淫水,沾得她满脸都是。但她受到过茗烟的指点,知道慕云的精液对练功大有好处,不嫌脏的将慕云的肉棒舔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