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洑水村全村被杀】(奸尸案)【作者:448994754】
【洑水村全村被杀】(奸尸案)【作者:448994754】
字数:56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PS:新年开新坑,只有神知道什么时候继续写,另外欢迎大神续写。
  警告:千万不要用郭德纲说单口的感觉来看,否则不仅没有撸点还很诡异。
  早年,有一处地名叫做洑水村,北临山、南靠海、西为沼泽、东是悬崖,交通极不方便。

  这小村也就十来户人家,皆以种地为生,偶尔聚一起上山打打猎,弄些荤的养养膘,生活过的也是美滋滋。

  可一日,几个孩童不顾家人劝阻前往海边玩耍,捡到一个遇难的人,却给这村子埋下了灭村之祸。

  …………

  「嘿嘿,花儿娘啊,你说咱这许久没亲热了,今天孩子正好不在,地里也没活,你说,咱是不是……」

  村里著名的懒汉刘三,光着脊梁,双手不住的互相搓着,下身挺着个帐篷,小心翼翼的跟自家正扫地的婆娘求欢。

  「呸~ ,一到晚不考虑怎么给家里弄些填补,净想着这些事。你看看隔壁的王山,昨个自己去山里弄了指獐子,晚上吃的那个香啊,你再看看你……」
  这一身碎花布衣的女人,也没起身,扭过头先是啐了一口刘三,接着就开始碎碎念起来。

  「不是,我说你这个婆娘怎地这样,难道你看上了那个傻子不成?」

  听到婆娘的话,刘三那股唯唯诺诺的神色一变,直起身子就打断了婆娘的唠叨。

  「吆喝,你还给老娘横起来了?」

  「我~ 我没那意思,主要是……」

  「是什么?你说是什么?你看看这太阳还在天上挂着,就想着玩老娘的身子。老娘说你几句话怎么了,难道说的不对?」

  「你别生气,别生气……」

  这女人的一番话,说的刘三石哑口无言,刚提起的一股勇气也不见了踪影,只好一边赔罪,一边往外挪去。

  见刘三挪到门口,接着一股烟便不见了人影,女人切了一声,继续回屋扫起地来。

  等刘三走后,不一会,一个身体健壮的小伙子停到了门口,吱吱呜呜的好像有话想说,可又说不出口。

  女人扫完地,正在收拾旧衣裳,因门口的太阳被遮,察觉到有人前来,以为是刘三又回返归家。

  想着自己确实是许久没沾过男人,刚刚的话也只是下意识说出,等后悔时,刘三已经离去。

  着女人啊,有时候比男人更容易动情,两三句话,就把她弄的胯下潮湿一片。
  不过现在后悔时来不及了,也只能等刘三回来,或一会收拾完自己解决一下。
  如今察觉到门口有人,又认为是自己丈夫,头也没回便随口言道:

  「你个淫棍不是跑了么?回来作甚。难不成外边女人的身子满足不了你,才想起老娘的紧穴不成?」

  她在这胡言乱语不要紧,门口的小伙子可就尴尬了,走也不是,进去也不是。
  他叫王书,隔壁王山的大儿子,今年刚刚十四岁,由于打小就被父亲报以众望,希盼着他将来能考个状元什么的,走出这个小地方光耀门楣,从未委屈过他,有吃的给他先吃,要什么书,就走上几十里地去县城里也要买给他。

  所以着身子虽说有些单薄,可模样却是整个村子里最好的。

  个子比同龄人高,皮肤又白又净,还带着一股儒雅的气息,可谓是整个村里姑娘的梦中情人。

  今日母亲在准备料理下昨天剩的獐子,可发现家里没了葱,本想自己去隔壁借点,可此时王书正好读书累了,要出门走走,也就将此事托付给了他。

  自小就极少和他人打交道的王书,哪里经历过这种事,尤其是像别人借东西。
  答应的时候本以为没多难,可到了门口却发现怎么也说不出口。

  接着就被屋里女人的话给弄的浑身不自在。

  虽说他学问不怎么样,可关于这方面的事却没少了解。

  皆因为十岁那年,和父亲一同前往镇子里买书,结果买错了一本,里面写的都是春楼潇洒的故事。

  自此,他也就迷上了这种事,可打小性子腼腆,不敢上外面和村里的姑娘实践,只好都闷在心里。

  「怎么地了,刚刚你那玩意不是硬邦邦的想鼓弄老娘的穴么,现在怎么站门口不愿进来了。」

  沿口唾沫,王书听里面的女人越说越露骨,心里就和火烧似的,可连个葱都不敢借的他又哪敢冲进去实践一下书里的说法。

  屋里刘三的婆娘也是被欲火冲昏了头,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不对,还以为是刘三在生自己的闷气。

  「我可告诉你啊,老娘可没穿底裤,你方才要是挺着那玩意,直接撩开裙子就能进来爽,可……」

  也许是被逼急了,女人三两下将旧衣服卷起扔到炕边,起身就向门口走来。
  四目相对,王书盯着眼前刚刚三十的女人,又吞一口唾沫。

  女人名为秀芳,上一任村正家的小女儿,打小衣食无忧,养的骄横无比。
  十几年前此处来了一波强人将她家洗劫,父亲被杀、母亲被掳,家中就剩下她一个躲在草垛子里逃过一劫,最后被刘三的父亲发现收留,最后配给了自家儿子刘三。

  刘三父亲死后,秀芳给刘家生下一女,之后的小日子过得虽说有些困难,可平平凡凡的生活让她淡忘了伤悲,如今过的也是不错。

  也由于是打小生在村官的家中,礼节和女人该守的规矩也知道不少,从没有做过对不起自己丈夫的事。

  走到门前,见到来人并不是去而复返的丈夫,又想起自己之前的那些话,臊的是脸是红彤彤的,连忙低下头,看也不敢看王书一眼。

  「那个……婶……婶婶,我……」

  沉默了将近一两分钟,王书见女人不说话,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可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嘴里吱吱呜呜的打起了招呼。

  「忘~ 忘了吧,刚刚婶婶我……」

  听到王书讲话,秀芳一个激灵,醒过神,嘴里也是磕磕绊绊的想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尴尬。

  要说秀芳没想法,那是假的,王书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是上乘的,就算扔到京城的公子哥堆里也不显突兀,全村上下哪个女人不对他有些想法。

  「啊?那个,我母亲让我来借一些葱,好回去,回去做……」

  王书的表情有些失望,耷拉下脑袋心里不断念着先贤的教诲,好让自己不要多想。

  「那,那你跟着婶婶来屋里拿吧。」

  说罢,秀芳转身夹着腿,轻步涟漪向屋内的厨房走去。

  纠结一会,王书左右观瞧,见四周无人也跟着进屋而去。

  来到屋内,随意的打量起周围的布置,心想她家的日子过的却是不怎么样。
  在正对门的地方是一张四方木桌,两边各放着一把破旧的太师椅,左侧是个大炕,炕上随意的扔着一些衣服。

  在看到炕上的衣服时,王书的双眼顿时被吸引住了,只见一条绣着鸳鸯的红色肚兜,就这样大咧咧的放在炕上。

  『以前就算见母亲的亵裤也未有这么大的反应啊。』

  伸出舌头舔舐下自己干渴的嘴唇,王书本想偷偷上前仔细观看,可此时厨房传来了秀芳的喊声。

  「书儿,你过来一下……」

  被突然的声音惊到,王书连忙转身,就见秀芳婶婶正满脸是汗的,依着厨房门框向他招手。

  「恩恩……」

  随意应答几句,王书连忙上前随着婶婶走入厨房。

  厨房不大,一个灶台几乎就占了一小半的面积,在加上锅碗瓢盆的一些东西,更显得狭小。

  当王书走进厨房之时,秀芳已经弯下腰,伸手在灶台的缝隙里够着什么。
  「帮婶婶弯下腰,方才不注意将葱弄到缝里了,现在不好拿。」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忘记了刚刚的事情,此时说话十分的自然,丝毫不见尴尬。
  「啊,怎么做?」

  说是帮她弯腰,可王书直愣愣的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出声求问。

  「按住婶婶的背,往下压一下就好。」

  「为何不找个棍勾一下?」

  听到婶婶的解释,王书脱口而出的问道。

  「劝你母亲少让你读些书,现在读的脑子都不活泛了,你看看这怎么勾?」
  秀芳直起身,随手用衣襟擦了把汗,指着灶台的缝,语含不满的对王书说道。
  不提那缝,王书盯着身前女人红扑扑的脸,又一次楞了。

  虽说秀芳已经年芳三十,并诞一女,可她的模样却丝毫不输于那些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并且还带着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气质。

  「瓜子小脸丹凤眼,婀娜身材碎花衣。」

  望着婶婶如此神态,王书嘴里不自觉的念了一首打油诗。

  「呸,也不知道你在书上都看了些什么。赶紧办正事吧,你娘一会等急了。」
  听到婶婶那句『办正事吧』,王书心中又是一荡,下身早已硬邦邦贴在小腹上的兄弟更是跳动了两下。

  也不知道秀芳主要到没有,反正他是重新转过身猫腰,再一次伸手进了灶台中。

  「还愣着做什么,快点。」

  听到婶婶的催促,王书连忙将心中杂念去掉,向前迈出两步就伸手放在了她的背上。

  虽隔着一层衣服,可女人独有的那种肌肤,还是让从未吃过『荤腥』的王书有种别样的体验。

  几乎下意识的,另一只手也搭在了秀芳的背上,而且开始缓缓移动起来。
  对于此,秀芳不仅没有阻止,而且还单手撑着窗沿,将灶台上的窗户掩了起来。

  不一会王书的双手便到了她的腰间,轻轻一用力,王书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双手居然差不多能碰到一起。

  由于一心一意的沉寂在手上的感觉中,对秀芳关窗的暗示,王书丝毫没有察觉。

  「用点力,我够不到。」

  心里虽然焦急,可身为女人的秀芳又不好意思明说,毕竟丈夫和情人还是有区别的。

  所以是要发出提醒,好让这个榆木脑袋开窍。

  可她却没料到,听到她的话后,王书清醒过来,手上一用力,几乎将她按倒在地。

  「哎吆~ ,我让你用力,又没让你用死力,你们男人真是不懂怜惜我们的身体。」

  话已经说的不能在明白了,可王书却愣没听懂。

  「抱歉,抱歉,我轻点。」

  连说几声抱歉,王书赶紧用一只手搂住她的小腹,防止秀芳趴在地上。
  两人的距离本来就近,这一搂,是彻底的贴到了一起。

  王书坚硬的棒棒,正好陷进她的两个臀半之间。

  「啊!」

  感觉到王书的反应,秀芳暗骂一声假正经,单手撑地,一边装作够葱,细腰一边就上下摩擦起来。

  突然而来的快感让王书一个激灵,差点缴械投降。

  「在往前点,够不到。」

  本来到了这种地步,王书就算再傻也应该明白她的意思了,可秀芳的一句话又让他疑惑起来。

  这秀芳的意思本是让他贴的在紧一些,可他迷迷糊糊的以为婶婶的意思,就是字面的意思。

  所以也就将女人往前送了一些,将两人的下体给分开了。

  秀芳现在恨不得立马转身,将王书直接扒光,然后坐上去就是一番享受。
  别以为秀芳打小生在村官的家中,知道的三从四德,从没有做过对不起自己丈夫的事,她就是贞洁烈女了,她只是从未有机会罢了。

  刘三一天到晚不是在家里呆着,便是出门种地一会就回家,虽然不是本意,可看的也是紧巴的很,就算有想法也得不到实施的机会。

  如今村里、甚至是暹罗镇整个地界,皮相最好的男人在跟前,她不想偷吃一下就怪了。

  「你这姿势不难受啊,你不难受我还难受呢,靠前点。」

  娇嗔的语气,就算是傻子也能听的出来什么意思,王书不是傻子,可他是个读书人。

  心里乱七八糟的礼法,不知道为什么在他明白过来秀芳的意思后,就纷纷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感觉到身后扭扭捏捏的王书,秀芳暗叹一口气,心里念道『得,你不愿点破,我也不愿,那咱们就这样做吧』。

  「你热不热?」

  接着等王书贴近后,秀芳一边继续装腔作势的够着葱,一边摩擦着身后的棍子,开口问了一句。

  「哈,还成,不~ 不算太热。」

  正掐着女人的腰,享受快感的王书在听到她莫名其妙的问题后,喘着粗气回答道。

  「你不热,我还热呢,真是倒了霉了,帮你拿葱出这种事,你帮我把裙子撩起来好凉快一下。」

  听到女人的话,王书吞咽一大口口水,呼吸声更粗了。

  「你快点,我身上现在都是汗,一会裙子就湿了。」

  「好,好,好。」

  连回几声好,王书紧张的空出一只手,伸到女人两腿中间,一捏就向上拉了起来。

  前面秀芳自己说过,她裙子底下可是什么也没穿。

  裙子慢慢上寮,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就开始在这小小的厨房死散逸开来。

  不过这绝不是什么臭味,秀芳打小就爱干净,就算是到了现在也是一天两回的洗澡。

  刘三为什么一天到晚不出去,就是因为要给她打水。

  「婶婶,凉快些了么?」

  裙子被另一只手按着,王书双眼盯着女人两个洁白的屁股蛋子,舔着嘴声音沙哑的问道。

  「凉快了,你不一起凉快一下?」

  秀芳之前收拾衣服的时候,下身就是湿的,现在更是水流如柱,顺着双腿就流在了鞋上,不仅如此,如王书低头看自己衣服下摆的话,也能看到那有一片水渍。

  「好,你等我一下。」

  用空着的那只想摸屁股的手,撩起衣服的下摆,往后腰一掖,急急忙忙的解开腰间的绳子,王书的裤子本来该掉下去的,却被小兄弟挂住了。

  褪下裤子,王书急不可耐的将怒火万丈的小兄弟,赶紧贴到秀芳的臀中间,不等她有什么动作,自己先是有模有样的上下动起来。

  「啊~ ,凉快了吧,婶婶继续给你拿葱,你好好的扶着。」

  「恩,凉快多了,婶婶你快拿。」

  王书弓起上身,双手掐着秀芳的腰,小兄弟不断的在她菊花上摩擦,随口回应。

  要知道,如果不是有特殊爱好的女人,菊花敏感度是很低的,几乎感觉不到什么快感。

  所以一开始,感觉到王书硬邦邦的兄弟在自己身上摩擦时还行,可越往后王书是爽了,秀芳却越来越烦躁。

  「你沉下腰,沉下要,婶婶让你更凉快点。」

  「婶婶,婶婶,我很凉快,特别凉快。」

  沉溺在快感中的王书,根本听不进去婶婶的话。

  最后秀芳无法,只能自己一撅屁股,小手顺着自己胸前,往后一够,引着王书的小兄弟到了洞口。

  噗哧……

  「哦啊……」

  随着两个不同的声音,水花四溅,王书的脑袋顿时一懵,身子控制不住的开始加快了速度。

  「啊~ 婶婶的洞里凉快吧。」

  「死鬼……小心肝……宝贝……婶婶好凉快……」

  「快……在快点……」

  本身在房事的时候就喜欢满嘴淫言浪语的秀芳,几乎下意识的张嘴就说了起来。

  随着啪啪啪的碰撞,女人还嫌不过瘾,拽开胸前的衣襟,露出两个大大的倭瓜奶,一手扶着地,一手就在奶子上开始揉。

  「婶婶……我快出来了,婶婶,怎么办,我快出来了。」

  这个时候王书的整个身子,差不多都快压到了女人的背上,嘴不断的啃咬着女人的后衣,屁股不断的耸动。

  可能是心理原因,也可能是真的,秀芳感觉自己这一次是着一辈子最过瘾的一次。

  「来把……出来就凉快了。」

  秀芳双腿不断的颤抖,一股股尿液不断混着淫水往下流着。

  「啊……」

  随着一种好像要死了的声音,王书一泄升天。

  「婆娘,你看看你管的好闺女,不光往海边跑还和那群混小子捡个死人回来。」
  一声大吼传来,吓的两人一个激灵,赶紧穿起衣服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