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大明之风花雪月】(第11章)作者:不详
【大明之风花雪月】(第11章)作者:不详
字数:5820             第十一章术士公孙  三人马不停蹄一路南下,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才找了个村庄歇息。这一路上若没有慕容瑾那张打开了就合不上的话匣子,宋仕卿现在恐怕早就闷死了。刘仓的那个卫兵简直就是个死人,不说不笑的,真是个木疙瘩!  「木疙瘩!本姑娘来给你治病了!」慕容瑾「砰」的一脚踢开了房门。  见到慕容瑾进来了,木疙瘩突然站起身来,目光呆滞的看着她。  「坐下,把手拿给我看看!」慕容瑾拂了拂板凳上的灰尘,便在桌边坐下了。  木疙瘩缓缓的坐回板凳上,但两只手却一直放在桌下,不敢拿出来!  「啪」慕容瑾猛拍了一下桌子,厉声喝道:「叫你把手拿出来!怕我吃了你啊!」  木疙瘩见慕容瑾发火了,这才弱弱的把手从桌下拿出来。  慕容瑾伸出手指轻轻的搭在木疙瘩的手臂上号脉,慕容瑾自小学医,由于经常接触草药的缘故,所以她的手比其他女子的手更加细腻柔润,但凡与那玉手接触过的人都会此生难忘。木疙瘩本身就是个性情呆板的人,眼下却被慕容瑾这玉手一碰,不禁满面通红。  「奇怪,你的脉象我竟然从未见过!」慕容瑾站起身来抓住木疙瘩的下巴,「舌头伸出来给我看看!」  木疙瘩连忙摇摇头,不肯伸出舌头。  「啪」慕容瑾反手就是一巴掌,喝道:「快点伸出来,姑奶奶今天就是要看你的病了!」  慕容瑾这一把掌打得木疙瘩乖乖的伸出了舌头,慕容瑾凑近了脸,但是左看右看都看不出个名堂。  慕容瑾那一张美丽的脸蛋凑得木疙瘩如此近,这令木疙瘩很是难为情,不断的往后缩着身子。「啪塔」的一声,竟四脚朝天的摔倒在了地上。  看着木疙瘩那傻样,慕容瑾不禁捂住嘴咯咯的笑了起来,「你还真是个木疙瘩,好了,今天就看到这里了,明天我还来!」说完便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慕容瑾走后木疙瘩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门外,眼神里闪着渗人的寒光。  慕容瑾戏耍了木疙瘩一番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准备打水洗漱。「砰」的一声,门被人一脚踢开了,宋仕卿插着腰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慕容瑾一惊,连忙喊道:「你要干嘛!你在过来我就叫了啊!」  宋仕卿摆出一副地痞无赖的样子说道:「你叫啊!随便叫,就许你去欺负人,还不许我欺负一下你啊!」  慕容瑾这才明白原来,刚才作弄木疙瘩的事被宋仕卿看见了,「好嘛,这是我不好,我不作弄他了嘛!」慕容瑾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求饶道。  「你这傻娘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你知道那人是个武林高手吗?万一惹怒了他,你小命可就没了!」宋仕卿指着慕容瑾的鼻子骂道。  「好嘛好嘛,我知道错了嘛,宋大哥你原谅我嘛!」慕容瑾继续求饶道。  「你他妈的以为自己是医仙就了不得啊,人家要杀……」宋仕卿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原来慕容瑾趁其不备给他扎上了一针。  「骂啊!继续骂啊!怎么哑巴啦!」慕容瑾将两支手臂抱在胸前,在宋仕卿身边转悠起来。  宋仕卿被银针封住了穴位,不仅身体动不了,就连话都说不出。  「叫你跟姑奶奶耍流氓,姑奶奶有得是方法对付你!」慕容瑾对着宋仕卿就是两个耳刮子,「你就留在这里好好反省吧,姑奶奶我今晚住你那屋去!」慕容瑾说完便吹着口哨走了。  宋仕卿暗自叫苦啊,自己这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这他妈的是犯贱呐!  第二日清早,慕容瑾打着哈欠来到宋仕卿面前,「哟,宋公子还站着呢,知错了吗?」  宋仕卿有话说不出,只能拼命的眨眼睛。  「算你识相。」慕容瑾说完拔掉了宋仕卿身上的银针,银针拔去的那一刻,宋仕卿立马瘫倒在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酥麻。「你这恶婆娘,我好心好意的来提醒你,你却这样对我,真是……」  「嗯?」慕容瑾晃了晃手中的银针。  宋仕卿见慕容瑾银针在手,而且随时都有扎下来的趋势,不得不闭嘴。  吃完早餐,三人继续上路,宋仕卿被慕容瑾定了一夜心中有气,一路上片语不发;而慕容瑾却毫无歉意,依旧哼着小曲好不惬意,气得宋仕卿咬牙直哆嗦。  「你们看,前面有个茶庄!我好想喝碗豆浆啊!」慕容瑾指着前边的茶庄叫道。  「这不是刚吃过早餐吗?怎么又要吃?」宋仕卿没好气的答道。  「稀粥也算是早餐啊?你当姑奶奶没吃过早餐是吧!姑奶奶的早餐必须要有肉!肉你懂不懂啊?」慕容瑾数落的宋仕卿一番,扭头对木疙瘩说道,「木疙瘩,跟我走,本姑娘请你吃包子,肉包子!」说完便驾着马往茶庄奔去。  切,什么玩意啊!宋仕卿在心中默默的对慕容瑾比了个中指。  「伙计!五个肉包子,两碗豆浆!」慕容瑾对着伙计喊道。  「得勒,一会给您送去!」伙计头都不回的答道,显然在忙着呢。  不一会儿,伙计端着包子和豆浆过来了。  「豆浆给我和他,至于他嘛,给他打碗白开水!」慕容瑾指着宋仕卿向伙计吩咐道。  「得」伙计应了一声,果然给宋仕卿端了碗白开水上来。宋仕卿看看白开水,又看看豆浆,窝了一肚子气不知该往哪里出。  慕容瑾抓过包子就往嘴里送,可咬上一口才知这包子是如此滚烫美味,既咽不下口又不舍得吐出来,只得张开小嘴不停的往外呵气。虽说吃相是难看了一些,但是却越发的显得清纯可爱。  「看姑娘的打扮想必也是名门之后,如此吃相难道不怕给自己门头抹黑么?」旁边一桌的客官说道。  宋仕卿闻声看去,只见这人约四十五六岁,天庭饱满,目光炯炯有神,下巴上那撮山羊胡子更显得他超凡脱俗。  「啪」慕容瑾狠狠的放下包子,「姑奶奶我爱怎么吃就怎么吃,你管得着么?」  那人捋了捋山羊胡子,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姑娘不仅没有吃相而且还没有口德。」  「姑奶奶我今天还没有手德了!」慕容瑾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举起玉手就要赏那人耳刮子。  就在慕容瑾的巴掌即将要落在那人脸上时,她突然停住了手,因为她的脖子上架起了十几把钢刀。  「英雄……饶命呐!您大人有大量不能和我小女子一般计较吧!」慕容瑾被这阵势吓得不轻。  宋仕卿虽对慕容瑾心中有气,但在这种危急关头,他作为一个男人必须挺身而出。「舍妹自小娇生惯养,多有得罪先生之处,为兄替她赔罪了!」宋仕卿俯首拜道。  「哼,还好有个知书达理的兄长!」那人将手一挥,示意手下退开。  「多谢先生。」宋仕卿再拜道。  「公子免礼了,公子这是要赶往何处呐?」那人递给宋仕卿一杯茶,示意他坐下小聊一番。  「多谢,在下与舍妹、仆人将赶往广州府探亲。」宋仕卿接过茶谢道。  那人指了指慕容瑾,示意她也坐下,「公子倒是知书达理仪表不凡,自是令妹这性格实在……」那人说着摇了摇头。  「舍妹刚才出言得罪先生,在下实在惭愧!」宋仕卿说着瓢了慕容瑾一眼。  「无妨无妨,公子严加管教便可。」那人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在下公孙术,此次也欲前往广州府,公子若是愿意可与在下结伴而行!」  宋仕卿心想道:这人看样子不是坏人,而且又有那么多保镖,嗯,跟他一道比较有安全感!「在下宋仕卿,今日能结交公孙先生这样的名流实乃三生有幸,在下愿……」宋仕卿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狠狠的跺了一脚。  不用说这定是慕容瑾踩的,宋仕卿正欲骂到却见她将汪汪大眼瞪个滚圆,似乎在暗示自己拒绝此人的要求。  既然慕容瑾不愿意,宋仕卿只好拒绝,「先生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舍妹玩心太重怕影响到了先生!」  公孙术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告辞了,公子后会有期!」说完便带着手下出了茶庄向南奔去。  「你踩我干嘛!人家有那么多保镖,我们跟着他们安全啊!」宋仕卿对着慕容瑾发起牢骚。  「你傻啊,那人是公孙术啊!我们跟着他要没命的!」慕容瑾喝斥道。  「他又不是坏人,哪来的危险啊?」宋仕卿问道。  慕容瑾撑着头一副被气昏的样子,「哥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天下间谁不知道公孙术有本天书,此书上可知天命,下可尽人事,搞得天下人做梦都想拿到这本书。公孙术一出江湖,那想杀他的人绝对可以拉上十马车!」  宋仕卿倒吸一口凉气,这下可真是多亏慕容瑾了,要不自己这条小命真不知道会送到谁手里去。「好了好了,我救你一回,你救我一回,我们算是两清了!上路吧!」宋仕卿说完向外面走去。  「喂!谁跟你两清啊!你那也叫救我?我不管,你欠我一条命!喂!我和你说话呢!」慕容瑾吵吵闹闹的跟了出去。  宋仕卿骑上马继续往南,而慕容瑾则吵着要他报救命之恩。最后两人终于达成共识:宋仕卿要买一根发簪送给慕容瑾,而慕容瑾则再也不能拿银针封宋仕卿的穴位。  「前面有血腥味!」这一路上木疙瘩都没说话,而这一开口便说出了这么恐怖的话来。  「什么血腥味?我怎么都没闻到呢?」慕容瑾使劲嗅了嗅。  三人驻马不前,过了一会儿慕容瑾大呼道:「真的有血腥味,而且是往我们这个方向来的!」  果然话音刚落就有三批浑身是血的马出现在眼前,鲜血染红的整匹马,只是不知是马流的血还是马背上人流的血。  「是公孙先生!」宋仕卿认出了其中一匹马上的人正是刚刚认识的公孙术!  显然公孙术是遭到了截杀!这才分开这么短短的十几分钟,公孙术的手下竟然死得就剩两个了,这截杀的刺客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这时公孙术的后面又出现了五个骑马的人,他们就是截杀的刺客,而且从穿戴情况来看这些人并非中原人士!  突然,其中一个刺客抛出钢爪,而那钢爪就像有生命一样的死死的勾住公孙术手下的脖子,然后那刺客狠狠的扯了一下钢爪后面连着的绳索,「噗」鲜血四溅,那名手下的脑袋就这样与身体分家了。  接着那名刺客又用同一种手法,杀死了另一个手下,眼看公孙术已经再没有手下保护。那刺客干笑两声,晃动着钢爪往公孙术身上掷去。  「砰」,宋仕卿举起火枪对着那名刺客就是一射,可怜那刺客一身好武艺竟这样毫无准备的被打穿了太阳穴。  「公孙先生,快来我这里!」宋仕卿喊道。  公孙术见宋仕卿愿出手相救,便快马加鞭赶了过来。  「妹子,快给公孙先生治伤!」宋仕卿对着慕容瑾说道。  公孙术连忙摆摆手,「皮外伤而已,不碍事,对付这些南疆人要紧!」  剩下的四名刺客这时也围了上来,但是他们惧于宋仕卿手上的火枪,都不敢贸然动手。  而宋仕卿心里清楚,自己刚才能打死那名刺客完全是在那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才得手的。而现在自己以一对四,就算能侥幸杀死一个,剩下的三个也能在瞬间要了自己的性命。  宋仕卿摸了一把冷汗,拿枪的手竟然颤抖起来。  「杀!」四名杀手拔出腰刀策马而来。宋仕卿连忙开枪,不料那杀手纵身一跃竟躲过了铁弹!  宋仕卿心中一凉,没有子弹的枪还不如烧火棍好使,面对四名刺客的同时攻击,该如何抵挡啊!  「嗖」的一声,宝剑出鞘。就一眨眼的功夫,四名刺客的人头一齐落地!  木疙瘩将宝剑插回鞘内,两眼无神呆望前方,脸上依旧是那一副死人的表情。  慕容瑾、宋仕卿、公孙术三人无不张目结舌,想不到这个呆呆傻傻的小子竟然身怀此等绝世武功!  「木……木疙瘩……」慕容瑾支支吾吾的说道。  「好了,没事了,快给公孙先生治伤!」宋仕卿扯了扯慕容瑾的衣袖。  「哦,好好!」慕容瑾这才回过神来。  「小姑娘,不用给他治了,有我在,他活不了的!」一个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慕容瑾连忙回头一看,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头的那张脸给人说不出清的幽森感,身上一袭宽大的黑袍将他的手裹得严严实实的。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不让我救他?」慕容瑾问道。  「哈哈哈」老头阴森的笑了起来,「我是谁你问他啊?」老头的目光死死的盯住公孙术,仿佛要把他千刀万剐。  「师兄,别来无恙!」公孙术说道。  「什么?你是他师兄?你是徐鬼手?」慕容瑾大惊失色。  「哼哼,想不到你这个小姑娘竟然也听过我的名号,好,跟我回南疆伺候我!」徐鬼手阴森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淫笑。  「师兄,想不到你比以前更加残暴了!我给你天书,请你放过这位姑娘!」公孙术挺身而出。  「住嘴!天书本来就是我的!是你从我手中抢走的,我变成现在这副德行也是拜你所赐!」徐鬼手拂开衣袖,露出一对阴森森的白骨手爪。  「啊!」慕容瑾惊叫一声,虽然以前也听过说过徐鬼手的骷髅爪,但是亲眼看到时却觉得比想象中的更可怕。  「小姑娘别害怕,它和正常的手没什么区别,同样都会动,只不过它没有血肉罢了!」徐鬼手说完活动了一下他那恐怖的手。  木疙瘩抽出剑,挡到了慕容瑾身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徐鬼手。  「是你!」徐鬼手心中微微一震,道:「你不认得我吗?」  木疙瘩摇了摇头。  徐鬼手伸出他那恐怖的白骨手指,大怒道:「跪下!」  「铛」的一声木疙瘩竟丢掉了手中的剑,缓缓的跪在了徐鬼手面前。  「木疙瘩!木疙瘩!快起来啊!」任凭慕容瑾怎么叫他,他都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就像一具死尸。  公孙术连忙走了过来,运起真气往木疙瘩的脑门上拍了一掌,接着木疙瘩便瘫倒在地,昏迷不醒。「师兄,你太狠了,你竟然对这么一个年轻的孩子下咒!」公孙术骂道。  「哈哈哈,你当年对付我的时候,怎么没有现在的心肠呢?」徐鬼手冷笑道。  「当年是我对不起你,我这条命你拿去,但求你放过这几个年轻人!」公孙术说完跪在了徐鬼手面前。  「好,我先杀你,再折磨他们!」徐鬼手说完伸出白骨手爪,往公孙术的脑门拍去。  「住手!」宋仕卿举着枪站了出来,「信不信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哦,原来是大殿下啊!」徐鬼手收回白骨手爪。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赶紧滚!」宋仕卿见徐鬼手认识自己,便想用身份来压一下他。  「殿下还是那么的爱摆谱啊!你难道不知道兴王爷已经死了吗?」徐鬼手嘲笑道。  「你现在离我不超过十步,只要你敢动我随时打爆你的头!」宋仕卿将枪指向了徐鬼手的头。  「哈哈哈,就凭这玩意伤得了我吗?来开枪射我,我保证不躲!」徐鬼手狂妄的笑道。  「找死!」宋仕卿从牙缝里吐出俩字,然后扣动了扳机,铁弹在火药的推力下飞速而出。  硝烟散去,只见徐鬼手用两根白骨手指夹住了铁弹,然后一点一点的将铁弹夹了个粉碎。「好玩吗?还要不要再来一发?」徐鬼手问道。  慕容瑾终于承受不住了一把抓住宋仕卿的手臂,「怎么办?我不要陪他啊!我不要啊!」  「小姑娘,这可由不得你了。」徐鬼手说着一步一步的逼了上来。  就在这时,四周沙尘滚滚,千军万马呼啸而至。  「哈哈,师兄,看来你杀不了我了!」公孙术笑道。  徐鬼手气的两眼发直,怒道:「你竟然违背师门投靠朝廷?」  「我命中自有一段与朝廷的渊源,此乃天意,何来违背师门?」公孙术说道。  「好,今日算你命大,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徐鬼手说完拂袖而去。  「先生,这来的是谁?」宋仕卿问道。  「若我没有算错,这来的就是当今的雄霸一方的镇南王!」公孙术望着滚滚沙尘说道。[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