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刺激娇妻】作者:不详
【刺激娇妻】作者:不详
                                          刺激娇妻


作者:不详
字数:4000

  我按捺住心情,轻声的问老婆是否要关灯,老婆点了点头,我想这样她应该更加容易进入角色。

  黑暗中,老婆调整了下姿势,头枕着我的左臂弯,而我就顺势用左手将她娇嫩的左乳捏在手里,右手放在她小腹上轻轻抚摸。老婆显然有意见:「哎呀!好讨厌哦,不是讲故事的吗?不讲我睡觉咯~~」边说还用手将我的右手按住,不准我再动了。

  「怕痒啊?呵呵,好吧,那我开始咯,不许睡着哦!」我说. 「呵呵,不会啦,你讲吧!」老婆笑着回答我,我就怕她会中途睡着。

  「嗯,从哪儿开始呢?就说我们去K歌吧!」我想了下,开始讲我的故事:「XX天,我们不是去K歌吗?小武、阿四、美美、小乐、乐嫂我们一起去的那天,记得吗?」

  「嗯。」老婆应了一声。

  「那天大家都很High,都喝多了,结束时你都快睡着了。最后,阿四买的单,之后他就和美美、小武他们一起走了,小乐开车送的我们。」

  「嗯,然后呢?」老婆接着问。

  「然后你不是喝多了吗?回到家,我肚子好痛,估计是冰得多了,急着要去厕所,所以我和小乐呢,就把你扶到沙发上靠着。你说要喝水,小乐就去给你倒水,我呢就急忙跑去上厕所了。没多一会工夫,就听到小乐在外面告诉我,说你没事了,他要赶回去看乐嫂,要先走。我就在厕所了应了一声,之后就听到关门声,等我上完厕所后出来,小乐已经走了,你呢就在沙发上躺着,睡得好香。」
  我继续轻抚着老婆,讲我的故事。

  「知道人家酒量差,平时你也叫我喝酒……你最坏……」老婆埋怨我。因为她一向都不太能喝。

  「呵,高兴的话,喝一点有什么关系?」我说:「不过呢,出来后有件事吓了我一跳哦!」

  「什么?」老婆问我。

  我说:「你猜猜。」

  「哎呀,你说啊,什么嘛!」老婆说. 「那,我出来了呢,正说想把你抱回床上去,却发现一个秘密……」我故意卖了个关子。

  「嗯?什么秘密?」老婆的好奇心上来了。

  「我看到你躺倒在沙发,一只脚踩到了地上,另一只呢就靠着沙发,白白的腿间是门户大开,春光四溢……」边说,我边悄悄的把手伸到了老婆的下腹,隔着睡裙在草丛上摩挲。

  「什么啊……真是不折不扣的大色狼……」黑暗中老婆欲言又止。

  「小乐刚走,我就出来了,你这样子,之前被小乐看到了。」我故作玄虚的说. 「……」老婆没有说话。虽然看不到,但我可以感觉得到老婆还是有些害羞的。

  「还有哦,我……看到……你下面……是……真?空?的哦!」为了刺激一下老婆,我故意在她耳际轻轻的一字一句的说出她没穿底裤。接着,我对婆说:「小乐肯定……有看到……你毛毛的骚穴……」所以说看了很多色文,幻想过很多次类似的场景,但直接和老婆说她下面被人看到的场景,我仍开始有点莫名的激动,并期待着老婆的反应。

  「才不会呢!我一般有穿的。」老婆镇定地和我说. 「因为不巧那几天你刚好来例假,那个来时有黏到一点到底裤上,后面你去洗手间脱掉了。」

  「……」老婆说:「这样的桥段你也想得到,还要被熟识的朋友看到,这么尴尬……你好猥琐哦!色老公。」

  「没关系嘛!呵呵,朋友妻也偶尔走光啊,又不是故意的。」我说:「小乐本想帮你把腿拿上来,让你好好休息,但又怕将你惊醒了大家尴尬,犹豫了一下还是没那么做。」

  「……」老婆沉默,我就接着说道:「然后呢,毕竟他也是男生啊,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想蹲下来仔细看看呢,但是又担心我出来会看到,大家难堪,所以犹豫了一下,找个理由离开了。」

  「你讨厌哦……那么色的情节。」老婆略带羞涩的说. 「然后小乐回家了嘛,故事就结束了啊!」我很淡定的说. 「哈哈哈……你讲的故事好烂哦!这样也算是故事啊?根本就是一个流水帐嘛!」老婆边笑边打击我:「而且情节还那么逊,浪费我的精神……本公主要睡觉咯!」说着,老婆就开始假装睡觉. 黑夜里,静悄悄的,只有彼此轻微的气息声。

  「真的很烂吗?」我问。

  「你觉得呢?」老婆回答的口气好像很想笑。

  「好吧,就算很烂吧!」我故作无奈的说:「但平时他们都说你身材很好,要是有机会可以偷窥一下你,肯定不会放过机会啦!丰乳翘臀,男人都想啊!」
  「人家可以不像你那么色,整天都往这些地方瞟。」老婆笑着说我很色。
  我就继续趁热打铁:「那是没看到啊!要是有机会窥到身材这么正的美眉,难道他们都不会看啊,你相信哦?」

  「哈,那我就不知道了。」老婆显然还是有些高兴的。

  於是我接着和老婆说:「老婆,你说小乐要是真的……看到你的毛毛,还有下面的骚穴……会不会立马硬起来?」

  「诶,你真的很讨厌欸!」老婆嗔怒道。

  「呵呵,假设一下嘛!我觉得完全会哦,老婆的小宝贝毛毛那么多,下面都那么多汁,让人遐想连篇……」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男生……谁像你们那么色!」老婆说着又伸手过来掐我。我顺势抓住她的小手,按在她自己的奶子上,边揉边说:「呵呵,谁叫你那么火辣嘛!这么好的身材,是男人都会心动啦!不仅是下面,还有这饱满的奶子啊!」

  说着,老婆被我的举动和话语逗笑了,用力想挣脱我的手,毕竟是女生,她用了很大劲,边挣扎边说:「呵呵,放开啦!你最讨厌,就算好也不让你看。」
  「不给老公看,那给谁看?」我趁机诱导老婆往我想说的方向转移话题.「哈,不要你管,你讨厌,你最色……你最……无赖……就不给你看……」
  老婆和我边笑边闹,两人扭在了一起。

  抓住一个机会,我一下翻身趴到老婆身上,把她的两手压在她身体两侧,用腿把她两腿顶开,让她动弹不得。接着俯下身子去亲她的粉颈,用舌头轻舔她的耳廓,用气息去撩动她的耳后,在她耳边说:「就像这样,别人要是看到一定会想上你,会想把你的裙子撩起来,掰开你的腿,看你的下面到底是什么样子。」
  「呵呵,你……讨厌……」老婆一边躲我的亲吻和骚扰,一边说. 我则继续挑逗她:「看到你的骚穴,他们的肉棒就会像小乐一样,为你的骚穴而勃起,为你的骚穴而蠢蠢欲动……」

  我说给老婆听的同时,也在说给自己听:「他们的肉棒会变粗、变长,会变热,会血脉膨胀,会迫不及待地想顶开你的小宝贝,深深进入你的骚穴……小乐那天看到了你的骚穴,看到了你那羞耻的地方,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说不定……
  他还仔细地蹲下来凑近了看你……那里,看你骚穴的水迹、闻你下面的味道。」
  老婆没有答话,我知道她还是被这样的语言和情景所影响,於是我继续说:「小乐的肉棒很黑,我们以前一起看A片时,大家一起打手枪,我看到过,粗粗的,血管蹦起,打手枪的时候大龟头一隐一现,女人被他操,肯定很过瘾. 你平时那么端庄,大家都很喜欢你,要是被小乐看到你骚浪的一面,他会想什么?他会不会想操你?他会想:「想不到雯佳平时这么文静乖巧,下面竟然是这样,大白屁股这么骚,下面还这么多毛,性欲肯定很强。」说不定还会拿出我们以前的照片,一边幻想你的裸体,幻想你的骚穴,一边掏出肉棒打手枪……」

  「你……讨厌……」老婆在躲闪间,用细弱的声音回应着我。

  说着说着,我觉得老婆在我耳边的呼吸开始变沉,开始变得急促……渐渐地她似乎也不再想躲闪我的亲吻和挑逗,难道她开始在想像吗?在想像我所描述的小乐的……想到这里,我的肉棒似乎一下子硬得难受,心脏开始狂跳。

  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真实而刺激的感觉,在描述着别的男人对老婆色欲的同时,我的欲望也在迅速膨胀着。

  「想想小乐的样子,当他在看你的骚穴时会是什么表情,他的肉棒胀大后会不会很粗大……想想他的鼻子……正在你腿间肆意地搜集你淫穴的气息……」边说,我边放开老婆的手,转而去捏弄她丰满的奶子。

  「唔……」老婆随着我的言语和动作发出一声呻吟,在此时听来,这声音格外的撩人。

  「想不想摸摸小乐的肉棒……看着你的骚穴……他的肉棒早就硬了……」我在老婆耳际轻轻的说着:「他会用肉棒轻轻的沾着你的阴液,蹭刮你的小宝贝,对你说:「雯佳,让我操你吧?」」

  「……」老婆没有给我回应。

  虽然她不说,可我知道她肯定已经动情了,於是我将肉棒从底裤中拉出来,将她的一只小手拉过来握住我的肉棒,接着对她说:「喜欢肉棒吗?」

  「喜欢……」老婆柔声说. 「想要小乐的肉棒吗?」我追问,希望能从老婆嘴里能得到期待的答案。

  「……」老婆却还是不回应。

  「说吧,把你想要的说出来。」现在的我很迫切地想听到老婆说那个词.「我想要老公的……」老婆呼吸急促,却不如我所愿,「吻我,老公……」
  她说着主动凑过来,将她柔软的双唇紧紧地吻住我的嘴,和我激吻在一起。
  我探手一摸老婆的骚穴,早已湿得一塌糊涂. 还没有等我更多的抚弄,老婆显然已经耐不住了,小手拉着我的肉棒往她的骚穴送,主动地抬起腰似乎想准备迎合我的插入。

  想起我老婆因为想像别人的肉棒而激动难抑的样子,我已是冲动不已,觉得口乾舌燥、脸烫心跳。尽管如此,我却不由得又去想,如果小乐此时在和老婆两人赤条条地缠绵,而老婆此刻手里套弄的不是我的肉棒,而是小乐或者别人的肉棒又该会是什么样子?她的淫穴会不会更多水?会不会给小乐口爆?想着想着,我觉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肉棒在老婆的手中更是硬得快爆了。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顺着老婆的指引,对着老婆湿黏黏的骚穴,一闯而入。
  在老婆的喘息和呻吟声中,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地抽插,老婆「嗯嗯、啊啊」的叫着,不知道她是在感受我,还是在感受小乐,又或者是其他。

  在那湿滑之中,肉棒紧紧地被老婆的骚穴包裹着,一入一出、一吸一吐,老婆的骚穴今天插起来好像变得特别顺畅,快感淋漓,没几下,感觉屌毛都被老婆的阴液搞湿了一片。

  「快……插我……快……啊……我快来了……快啊!」伴随着老婆的淫叫,我忘我地狂干着老婆,很快就缴枪了。

  隔了很久,我和老婆的喘息才渐渐平息下来,狂乱之后的老婆静静地依偎着我,我吻了她一下:「老婆,今天是你最骚的一天吗?」

  老婆听我这么说,轻轻的用粉拳打在我胸口,娇羞的说:「讨厌……尽没好话。」

  「呵呵……」我满足笑了,不知不觉,老婆就睡着了,而我则在继续着我新的畅想。
           
                                                    【完】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hengbo898 金币 +10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