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未定】(01)【作者:weixiefashi】
【未定】(01)【作者:weixiefashi】
字数:80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现在,审判的时刻到了!

  静敏一身劲装!长筒靴扶着她修长的玉腿,较小而坚挺的小皮裤衬着她丰满的阴部,还有铁甲一般的胸衣,展示着她的铁血胸怀!

  青木乖乖的跪在旁边。

  宫本颤抖着,不知是恐惧还是兴奋。

  「对男人的审判,就由你开始!」静敏劲鞭轻拍手掌,冷酷的对宫本说。
  「是,女王!」宫本无力地回答着。

  「由于你对女性所犯下的罪恶,你将被女王残虐致死!但由于你此前已经向女性屈服,可以选择由谁来杀死你,并可以成为最后一个被杀死的男人!」静敏正气凛然地宣判了宫本的死刑。

  「是!谢谢女王恩典!」虽然明知会被杀死,宫本还是面对了现实:「那就请静敏女王来虐杀我吧。」

  「很好,没有无谓的求饶。」赤姬在一旁冷嘲热讽。

  现在女王们可以为所欲为了。

  保卫们惊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那么,先来点开胃酒如何,这些保卫们?」桥本笑着提议,想起可以随意虐杀这些浑蛋,连桥本也兴奋起来了,其他两位女士欣然答应。

  保卫们在地上乱滚成一团,女王们抓起鞭子,扑了上去。

  一个男人趴在地上不断向赤姬磕头,由于双手反剪,显得非常艰难。赤姬赶上前去,一脚踢在他的肩上,把他搞翻,又一脚踩上他的脸,一挥皮鞭,直往阴部抽去。那男人在她脚下抽搐着,哀号着求饶。但赤姬岂会放过!

  其他男人向四处翻滚开去,猎杀游戏开始。

  桥本挥动铁链,向一个强壮的男人抽去,一鞭抽在他腰上,男人惨叫一声,浑身一震。桥本赶上去,跨坐在他腰部,铁链绕上他颈部,手中一抽,那男人只剩下喉中「咯咯」声。

  静敏女王则双脚叉开,一手挥舞皮鞭,一手随意指了两个男人:「你,你,给本王爬过来!」

  两个男人本来正翻滚着逃开,但是看着静敏冷酷又美艳的样子,不知为何,对望一眼,还是老老实实爬了过来。

  赤姬把胯下男人反过来,坐在他脸上,痛快地抽着他的小腹。

  桥本则脱去那只有几个带子的小皮裤,把那男人巨大的阴茎塞入阴道,一边勒紧铁链,如同骑马般地强奸起那男人来。

  两个男人狗一样爬到静敏跟前,分别舔着她两只皮靴。

  青木爬过去,钻到她两腿间,向她丰满而坚挺的臀部吻去。静敏却反手一鞭,抽在他脸上。

  「你,趴好!你,干他!」静敏有条不紊的玩弄着她的两只猎物。一边随手鞭打。

  青木爬过桥本那边,拾起她的底裤,把那片皮蒙在脸上,拼命呼吸,那股美妙高贵的味道直入心肺。他一咬牙,壮起胆趴下去吻这个「下属」包住男人阴茎的阴唇,一边用皮裤抽打自己的屁股,皮裤上的金属饰物令屁股伤痕累累。那男人的阴囊在他眼前一晃一晃的,桥本的阴唇则一收一放的。青木干脆舔起屁眼来了。

  赤姬身下的那个阴部已经烂成一片,人也一动不动,赤姬站起来,厌恶地抹了抹腿间的血,向另一个男人走过去。

  男人们恐惧又兴奋地看着赤姬长筒皮靴金属跟嘀嗒嘀嗒地走过来。

  跪在赤姬脚下的男人磕着头不断哀求着:「小姐,请让我射出来再杀死我好吗?请让我射!」

  赤姬微笑着问:「什么名字?」

  「相马,相马直太。」

  「叫我赤姬小姐。」

  「赤姬小姐,请让我射完再死行吗?」

  男人哀求着,赤姬得意地跨站在他面前。

  「相马!」赤姬叫着他的名字,一鞭抽去。

  「是,赤姬小姐!」男人忍着痛回答。

  赤姬一脚把他踩翻,用皮靴的金属跟碾着男人的乳头。

  「爽吧,恩,你这男人,爽吧?相马!」

  「爽,爽!」男人痛苦地爽个不停。

  「翻过来,求我抽你屁股。」

  男人艰难地拱起屁股。

  血很快在地上流成一滩。

  那边桥本的男人就快忍不住了,桥本及时抽身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精液喷射而出,溅在她长筒皮靴上、地上各处。

  桥本一脚劲抽在仍在射精的阴茎上,在男人痛苦翻滚时,揪起他的头发,夹在胯间一夹,那男人一命归西。

  桥本看都不看,向另一个男人走去。

  那男人自动跪着迎上来。

  桥本一脚跨在他肩上,用敞开的阴唇对着他,男人的鼻子、口舌立刻陷入她的阴部之中。

  桥本往自己身后另一个男人一指「你,过来。」

  被指的男人爬过来服侍她的屁股。

  赤姬将鞭用力地塞入男人的屁眼中,再猛地往外一抽,男人惨叫一声,夹紧屁股在地板上翻滚起来。

  赤姬欣赏着带血的皮鞭,一边再踩住他受伤的乳头,又挥鞭抽击起来。
  玻璃外是一个像控制室的地方,在控制室的门口有一只巨大的白色长毛绒玩具狗,还象模象样地栓着黑色皮革狗链。

  一张红木大床两个同样没有窗户的白色空间,结构出令人心寒的景色。
  而控制室的内部,则像个地牢。里面有男有女。

  他们全部裸体。有的被吊在屋顶上,有的被栓在十字架上。而有的被密封在一个大罐子里,只露出人头。

  这时控制室一边的另一扇门打开了,一个少女走了进来。

  她跟被囚的在那间房的少女长相像,似乎是姐妹。从长相上来看,她似乎比那被囚的少女小了几岁。

  一样黑色的皮衣,和一双黑色发亮的高跟皮靴。右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皮鞭,左手里拿着一条粗壮的狗链。

  「13号。出来」

  那少女命令着。

  她一把手就把那刺裸少女的脖子栓住了,然后像溜狗一样的把那少女牵了出来。

  夜,静悄悄,只有几盏路灯闪烁着微弱的光,庞伟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手里夹着一支香烟,一边走,一边悠闲的抽着。

  突然,眼前红影一闪,一个红衣女郎出现在他身前不远处。突然出现的身影吓了庞伟一跳,他使劲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

  路边确实站着一个性感的红衣女郎,一身红色的紧身皮衣衬托着她那完美傲人的身材,修长的美腿上包裹着红色的透明丝袜,脚下蹬着一双金属跟的红色高跟皮靴!

  女郎侧身对着庞伟,柔顺的长发自然垂下,遮住了半边脸庞。一股淡雅的幽香从女郎身上飘散开来,让庞伟一阵意乱神迷,呼吸不自觉的急促起来。

  逐渐的靠近女郎,庞伟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让他心跳加速,胸口有些发闷。

  「呼呼……」他使劲的吸了口气,正当这时,女郎微微侧过头,玉手轻抬,把一缕秀发顺到身后,那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勾人气质!

  终于,庞伟看到的女郎的脸庞。那一刻,他只觉自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血液停止了流动,使劲的张大了嘴,连呼吸都忘记了!

  那是怎样一张美丽的脸庞!!用牡丹不足以形容她的娇艳,用玫瑰不足以形容她的妩媚,用兰花不足以形容她的清雅……

  那是一种能让人窒息的美,能让人失魂落魄的美,能让人甘愿赴死的美!……

  庞伟痴痴的看着女郎,傻傻的呆在当地,浑身不由自主的一阵酥软!

  ……

  「过——来——」女郎樱唇微启,缓缓的吐出两个字,玉手抬在胸前对着庞伟轻轻的勾了勾,那声音,那动作散发着一股无法抗拒的魔力,庞伟痴痴的走了过去……

  女郎玉足轻抬,缓缓的顺着街边往前走去,不时的回眸对庞伟勾勾手指。庞伟则失魂落魄的跟在女郎身后,不知道身在何处,不知道走向何方,只是不停的走着……

  「呼哧,呼哧……」庞伟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跑着跟随着女郎。女郎的脚步始终那么优雅,轻缓,可不知为什么,庞伟怎么努力追赶,始终和女郎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不知道走了多远,庞伟只觉得双腿沉的象灌了铅一样,浑身疲累不堪,「呼哧,呼哧……」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终于,女郎停住了脚步,慢慢的回过身,冲庞伟勾着手指,柔声道,「过-来- 呀……」

  庞伟紧跑了两步,跑到女郎身前,再也坚持不住,「扑通」一下趴在女郎脚下,「呼哧,呼哧」象狗一样喘息起来。

  「咯咯……」女郎一阵娇笑,「真是废物!」女郎用轻蔑的语调道,说着玉足轻抬缓缓的踏在庞伟的手上,「我的靴子脏了,用嘴给我舔干净!」语声虽轻,但口气却是那么不容置疑!

  「呼呼……是,是……仙子!……」庞伟只觉得女郎的语声里带着一股难以抗拒的魔力,他听话的俯下身,用嘴去舔舐女郎靴子上的灰尘。

  「哼!」女郎冷蔑的哼了一声,玉足缓缓在地上不住的挪动,让庞伟像狗一样在地上爬着,追逐着舔自己的靴子,仙子般美丽的脸庞上逐渐笼罩起一股邪恶的阴云!

  冰冷的俯视着脚下的男人,女郎微微抬起玉足,尖利的金属鞋跟狠狠的踏在庞伟的手上。

  「啊!!」庞伟的手冷不防被女郎的鞋跟踏住,只觉一阵刺骨的疼痛传遍全身,忍不住一声惨叫!

  「舒服吗,贱货!哼哼!!」女郎冰冷道,玉足微微翘起,用鞋跟使劲的在庞伟手背上碾着。

  「啊!!嗷!!……」庞伟疼的浑身一阵痉挛,撕心裂肺的哀嚎着,可女郎的鞋跟仍然不住的加力,鲜血顺着手背泉涌而出,尖利的鞋跟残忍的刺过庞伟的手骨,从手心处穿了出去!

  「不要!啊!!嗷!!!不要……」庞伟痛苦的全身扭曲成一团不住的颤抖着,哀嚎着……

  「哼哼!」女郎残忍的冷笑着,美目中邪光大盛,右足向后撤了一下,狠狠的在庞伟身上踢了下去,「咔嚓!」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肋骨折了两根!
  庞伟的身体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噗!」的一声,狠狠的摔在地上。「嗷!」庞伟惨叫一声,疼的几乎晕死过去!

  「咯噔,咯噔……」庞伟瘫软在地上惊恐的看着女郎一步步走了过来,仙子般的脸庞上挂着残忍的笑意!

  「不……不要……」庞伟惊恐的哀求道,一手勉强支着地,托着残躯在地上艰难的向后蠕动着!

  「哼!」女郎冷酷的俯视着脚下惊恐的男人,抬玉足,一脚踏住庞伟支撑在地上的手,另一只脚缓缓的抬起,狠狠的在庞伟的肘关节踹了下去,「咔嚓!」庞伟的右臂被女郎生生踩折,反向弯了过去!

  「嗷!!!呜……」庞伟痛的惨呼,瘫软在地上全身蜷缩成一团,忍不住一阵悲号!「饶命啊……呜呜……仙子饶命啊……呜……」

  「咯咯……」看着脚下惊恐悲呜的男人,女郎一阵妩媚的娇笑,清脆的笑声在空中轻柔的回荡,说不出的动人心魄,惹人销魂!

  尽管庞伟此时痛苦不堪,处于极度的惊恐之中,但还是忍不住被女郎仙子般的笑容打动,痴痴的望着女郎,眼神里满是虔诚,似乎忘记了疼痛,忘记了女郎刚刚的残忍……

  「我美吗?恩?」女郎一脚踏在庞伟的胸口上,柔声问。

  「美……美!!!!」庞伟仰视着女郎傻傻的答道。

  「那,你愿意被我踩死吗?」女郎妩媚的俯视着脚下的庞伟道。

  「我……我……」庞伟吞吐着,「仙子,我愿意一辈子做您的奴仆,求您,求您别杀我,求您!」

  「咯咯……」女郎又是一阵妩媚的娇笑,「可是,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奴隶啊……咯咯……」说着玉足突然加力,尖利的鞋跟狠狠的在庞伟肋骨上刺了进去!
  「啊!!!嗷!!!不要……」庞伟嘶声惨呼,「求您,我愿意把所有财产都献给您,求您!嗷!……不要……」

  「咯咯……那你有多少财产啊?」女郎柔声问道,玉足仍旧残忍的虐待着庞伟的身体。

  「嗷!!嗷!!有……有几百万!嗷!!」庞伟痛苦的惨呼着。

  「几百万?」女郎可爱的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神情,「不够本小姐用的!」说着另一支脚也踩了上去,整个人站在庞伟的身上,尖利的鞋跟狠狠的刺进庞伟的小腹里,「还是让我踩死你吧,好不好啊?咯咯……」女郎娇声道。

  「嗷!!!不要啊……呜呜……」庞伟痛苦的全身不住的抽搐着。换来的却是女郎冷酷的娇笑声「咯咯……」

  女郎不断的在庞伟身体上移动,尖利的鞋跟在庞伟的大腿上,小腹上,肋骨上,胸口上残忍的践踏着,鲜血不断的从庞伟身上涌出,偶尔几声清脆的「咔嚓」声,又是几根骨骼断裂!

  不一会,庞伟全身皮开肉绽,骨骼尽断,瘫在地上动也不能动一下,几次痛苦的昏死了过去,又被生生的疼醒!剧烈的痛楚已经让他麻木,嗓子已经喊的劈了,最后只剩下低声的「呜咽」声。

  「您杀了我吧,求您,杀了我吧,呜呜……」庞伟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只求一死,少受些折磨!

  「咯咯……这可是你求我杀你的啊!咯咯……」女郎站在庞伟的胸口上,俯视着脚下奄奄一息的男人,娇笑着道。

  「呜呜……求您,求您,杀了我吧,呜呜……」想起自己慈爱的父母,想起自己的朋友,庞伟不觉得悲从中来。现在才发现平淡的生活是多么美好!

  「咯咯……有什么好哭的,」女郎娇笑着抬脚踩在庞伟的脸上,尖利的鞋跟刺穿庞伟的腮帮子,不停的搅动着,「能被我踩死是你的福气,你懂吗?」
  「呜呜……」

  「不许哭!」女郎娇声道,说着用靴底使劲碾庞伟的脸,把庞伟的鼻子生生踩扁了下去,「咯咯……」抬脚看着庞伟扭曲不成人形的脸,女郎又是一阵娇笑!
  「恩,这就死了?」看见脚下的庞伟动也不动了,女郎戏谑的笑着道,玉足轻轻的抬起,用尖利的鞋跟对着庞伟的眼睛残忍的踩了下去!

  「嗷!!」庞伟一声剧烈的惨叫,又一次疼醒了过来。

  「咯咯……原来还有气呢,咯咯……」女郎残忍的娇笑着,把鞋跟从庞伟眼睛里拔出来,又在另一支眼睛上残忍的踩了下去。

  这次女郎整个身体重心都支撑在脚上,狠狠的踩了下去,「噗!」10厘米长的鞋跟从庞伟的眼睛里刺了进去,深深刺进了庞伟的脑子里!

  「咯咯……」伴随着女郎一阵清脆的娇笑声,庞伟的身体一阵剧烈的痉挛,然后软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女郎不停扭动着玉足,尖利的鞋跟残忍的在庞伟脑子里搅动着,鲜红色夹杂着黄色的浓稠液体从庞伟的眼瞳中涌了出来

  长安城的夜晚,好不热闹,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但玉圣宫外却是戒备森严,门外的卫兵个个弓上弦刀出鞘,仿佛平民一靠近就会被剁成肉酱,可见这玉圣宫主人的地位。

  不错,这玉圣宫正是当朝皇帝的千金——金陵公主的府上,此时宫里正是灯火辉煌,气派宽敞的大院里彩灯高悬,但与这美丽的景象极其不协调的是,在全宫最大的西厢房内,却传出「啪,啪」的鞭打声和阵阵惨叫声——装饰豪华的的西厢房内,红毯铺地,数十名身着红衣绿裤的丫鬟婆子分两排站立,地上的情景却不怎么顺眼,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被五花大绑的扔在地上只见他披头散发,表情扭曲的惨败的脸上已被皮鞭抽的鲜血淋漓,身上单薄的衣服也被抽得破烂不堪,凄厉的惨叫、挣扎,换来的只是飞向她头上,身上的更加梦里的鞭子——红色地毯的中央,跪着大约三十来岁的一个叫春花的身材结实,四肢粗壮的女人,哦不对,应该是母马,一匹身着金鞍玉,口戴嚼子的母马,皮肤白皙,硕乳肥臀,背宽腰圆,红色的「马」脸上还露出得意自豪的神色,这马主人还真是会挑选,把这么个肉呼呼的母马往胯下一骑,那才叫舒服呢!

  马上端坐的正是这儿的主人——玉圣宫至高无上的权威——金陵公主,好一个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啊,只见她身材高挑而丰腴,洁白如玉而性感动人,面如冠玉,柳叶眉杏眼,齿白唇红。真是风情万种,但有别于其他美女的是,她的眼神中带着一股冷酷傲慢却又咄咄逼人的杀气,这股傲慢和杀气决定着有不计其数的人会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被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甚至命丧在她的手下——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年方二十二岁的金陵公主是皇上唯一的女儿,自然倍受宠爱,皇帝老儿将她视为珍宝,从小到大,就没人敢在她面前说个不字,长期的优越感和权势占据了她的心灵,使她变得飞扬跋扈,说一不二,刁蛮专横,谁也不放在眼里,至于那些公主府里天天伺候她的丫鬟下人,她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除了对她们要求极其刻薄外,她还想尽一切办法来残忍地虐待她们,把她们折磨得生不如死是她最大的乐趣。

  此刻,金陵公主正习以为常的发着公主的威风,她穿着一套紧身的性感的骑马服正跨骑在她的母马丫鬟春花的背上,两条大腿夹着春花两肋,丰满的屁股紧紧贴在她柔软的背上,而手里的皮鞭雨点般地落在那个被绑在地上的遍体鳞伤的女孩身上。

  被打的女孩叫小玉,也是公主府里的丫鬟,今年才十六岁,这个苦命的女孩被如此虐待没有什么太多的理由,此时她成了主人享受乐趣的牺牲品,她的惨状只能激起主人更强烈的虐待欲。

  「啪、啪」公主又是两鞭,抽打在小玉的阴部,她疼得嗷嗷乱叫,「哈哈,这一鞭打得怎么样啊?」公主问在一边的丫鬟婆子们。

  「好!主子好鞭法!」那一群丫鬟婆子忙不迭的奉承起来。「主子打得好啊,主子的姿势多美啊,主子打死这个小贱狗!」

  这么多人当中,兰香的声音是最大的,她是公主府里的大管家,中牙行中他说了算,所以大家都惧他三分,她一喊,其他丫鬟都不敢不跟着喊。

  「哈哈哈!」丫鬟们的奉承使得金陵公主更加兴奋,她扔下鞭子,从春花背上跳下,一步跨到半死不活的小玉面前,抬起穿着马靴的脚,伸到小玉的鼻子底下,「添!」可怜的小玉张开流血的嘴,伸出舌头,舔着公主的靴底,舔着舔着,突然,公主抬起靴子一踢在小玉脸上,鲜红的鼻血一下喷涌而出,公主又是一脚把小玉踢到在地,用靴底狠狠地猛踩她的脸,小玉的惨叫声一阵高过一阵,虐欲高涨到极点的公主哪里理会这些,她踩够了之后,用手揪住小玉的头发,将她拽起来,将自己的裤子脱下一半,张开双腿,将小玉的头塞进胯下,用两大腿夹住她的头,使劲的往中间夹,「嘿、嘿」公主用尽全力夹着,小玉的头脸对她私处的刺激使她舒服的扭动着屁股,小玉的手脚在空中乱蹬着,她已经喊不出声来了——公主再一使劲「喀,喀,喀喀」——随着头骨的碎裂声,脑浆四溅,鲜血横流,好似万朵桃花开,一条年轻无辜的生命,就断送在她主人的胯下,小玉的尸身无声地倒下,她的脑浆和鲜血溅满了公主的尿道、蜜穴和肛门。

  「哈,这小贱货真不禁玩,这两下就玩完了。」公主若无其事地调侃着,转身看着旁边那群丫鬟婆子,她们早就被这血淋淋的一幕吓得面如土色,瑟瑟发抖。
  过了半晌才渐渐回过神来,穿好衣服下慢慢站起时,却觉双脚一软,跪在地上,下身却是疼痛未消,回想起先前的遭遇,眼泪又流了下来。这一晚都不敢合眼,只怕那子又来侮辱,却是一无事。

  第二天早上,云飞才来把被吊了一天一的韩冰放了下来,他早已痛得昏迷过去,为了让韩冰醒过来,当着沈逸风的面,云飞在韩冰的脸上啪啪的甩了几个巴掌,等韩冰回过神来,云飞又把韩冰送回被褥上。沈逸风吓郸裹起自己的衣物缩到一边。

  云飞一面抚摸着他的敏感,一面观察韩冰的反应,韩冰喘息并挣扎着,却看到缩在一边的沈逸风,想起云飞昨天与沈逸风的欢爱,韩冰别过脸去,云飞未理会一旁的沈逸风,拿出一个巨型,「不……」因为沈逸风在身边看着,韩冰窘得全身开始不住发抖。

  云飞喜欢看着韩冰在自己的身体下呼吸窘迫,不顺畅的扭动身体,那能让她细细地品尝苛虐带来的欢愉,以人之身,去侵犯一个自己喜爱的男子,让他知道无力抵抗的快感,而在其他男子面前折磨他,更能让他一败涂地。

  韩冰羞苦难当的哀求:「饶了我吧!」云飞充耳不闻,把他的身体强行翻转过来。

  从昨天到现在,韩冰一直被全身悬吊着,真的是被折磨的精疲力尽,几近疯狂。云飞抱起韩冰,让他跪卧在被褥上,然后扳开他修长白皙的双腿,趴着的韩冰羞涩的咬紧嘴唇。

  云飞突然把手指伸进去,「啊……」韩冰不断的颤抖,云飞一面加劲向内进攻,一面向沈逸风调笑:「你要不要也试一下?」沈逸风看见韩冰的惨状,一声也不敢答应。

  柔弱的部分被云飞的手指玩弄,韩冰的额头冒出冷汗,咬着牙不停的颤抖,拚命忍住不呻吟,但从紧闭的眼睑上不断颤抖的长睫,可窥见他有多么痛苦,楚楚可怜的模样越发刺激了对手的狂。

  云飞的另一只手不断的在韩冰已被打成玫瑰的臀和修长的大腿上拍打,手指不住的深入拉出,反覆的刺激让韩冰银牙紧迸,云飞连手指都没有抽出来,就以那个姿势把俯卧的韩冰整个翻转过来,韩冰的姿势由跪卧变成仰躺,修长的双腿被张开并弯弓似的后仰。

  云飞温柔的抚弄着韩冰的茎,韩冰在她逗弄下不住顶起身子、再放松背脊,这种刺激他再也忍不住,自唇间逸出呻吟,「不要啊……飞!」

  韩冰求饶的声音虚弱无力,「你又叫我什么?」云飞残酷的搂住韩冰的腰将他抱了起来,让他的身体以男形为中心渐渐下沉,韩冰低哼一声,紧咬住牙根,白皙修长的手指深陷在云飞温软的肩上。

  云飞可不会放过他,一阵像撕裂衣帛般的声音,从韩冰纤细的下体内传了出来。「啊……」他的齿缝逸出痛苦的呻吟,突然用力仰起身体,似想挣脱云飞的拘束,云飞冷酷的将韩冰用力的往下一扯,韩冰仰着头发出急促的喘息,再次被迫将柱形深深纳入体内。

  他全身乏力,瘫软的昏倒在云飞的胸口,云飞得意的向沈逸风笑笑,随即又开始冲刺,韩冰痛醒了过来,云飞反覆着同样的动作玩弄着韩冰,在云飞的一轮猛攻下,韩冰痛苦的呻吟着,在云飞手中倾泄而出,云飞扔下他自出门去。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