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05下)【作者:964116763】
【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05下)【作者:964116763】
字数:34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浴室前的换衣间内时不时传来少女们的一阵阵嬉闹声,一位凹凸有致,金发碧眼,一头及腰长发配上胸前的波涛汹涌显得更加高挑诱人。另外两位则是,轻音柔体,娇小可人,胸部只是微微凸起,含苞待放,激起人们想要好好疼爱的欲望。这三人正是刚刚将昂驯服的服服帖帖跪爬在地上的普莉希拉麾下三女仆。
  「长姐姐,胸好大啊,人间一大杀器啊,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可是还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感受下这里的柔软。」猫耳女仆(后改猫娘)先是跑到女仆长的后方用手揉搓胸部,转身又跑到女仆长的面前用脸部在大胸上蹭来蹭去,甚至还舒服的发出了一声「喵」。

  女仆长则是温柔的抚摸着猫娘的头,轻声的说道「乖乖听话的话,猫娘你也会长大的各种意义上」猫娘舒服的眯起眼睛,耳朵还一动一动,大概是很享受这种感觉。

  兽娘则是在一边,用自己的小手轻轻的按在尚未完全发育好的胸部上,轻轻的抚摸着,一会看着自己的姐姐猫娘一会看着女仆长,不断的打量着「姐姐好狡猾,什么时候比兽娘都要大了,我们明明应该都一样的!」

  「长姐姐偏心,兽娘也要摸头也要长大,要比姐姐还大。」兽娘嘟着嘴,一副我不要了的表情冲上前,三人闹成了一团。

  一阵色气的打闹之后,三女仆也总算是脱好了衣服,返回浴室。

  听到三女仆的喧闹声正在不断的接近,昂的内心感到恐慌,虽说只是短暂的接触,可是她们的手段狠是凶残啊。

  「姐姐,姐姐,贱畜它瑟瑟发抖的样子好可爱啊」兽娘指着一旁正在颤抖的昂的身体。

  「噗,是呢,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怜爱「下它呢」猫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总是用温柔的语气说着令人害怕的话语,猫娘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吧。

  「哎,你们两别闹啦,先完成主人交代的任务,还有时间的话随便你们怎么玩都好,先做事吧」相较那两个顽皮的萝莉女仆,女仆长果然显得做事稳重可靠,不过动起手来却不输给任何人的暴力女子。

  先是一桶冰冷的水直接泼了上来,然后女仆们找来了清洗浴室底板用的硬毛刷,非常粗暴的「清洗起来」至于为什么不用毛巾,用猫娘的话来说的话就是「畜生怎么能够享受主人的待遇,能让我们侍奉的只有普莉希拉大人,今天真是便宜这贱畜了。」

  在清洗的过程中,女仆长着重照顾昂的乳头,质地坚硬的地板刷和娇嫩的乳头,完全就是鸡蛋碰石头的感觉。在女仆长暴力的驱使下,昂的胸部整一块都变得红彤彤起来。

  猫耳女仆则是一直玩弄着昂的肉棒,多次射精后筋疲力尽的肉棒,却在硬毛刷的玩弄下又起了自然反应,「真是变态受虐狂体质,已经是无可救药的贱畜」一边玩弄一边不断的羞辱,语言精神攻击这可是猫娘的强项啊。

  兽娘一如既往的天真无邪以及表现出极高的执行能力「清洗里面的工作就交给兽娘来完成好了」兽娘手里拿着一条极大的针筒,里面注满了水,估计最少也有3000cc吧!「嘿,进击的针筒」没有任何准备工作直接怼上了昂的肛门,一种撕裂的感觉痛彻心扉。兽娘好像使出全身力气使劲的挤压针筒,看着针筒里的水一寸一寸的减少,昂的肚子一点一点的胀大「呵呵,姐姐,姐姐,贱畜好像要生了」兽娘一如既往的「天真无邪」。针筒里面的水已经全部注射完毕,兽娘迅速的拿出一个狗尾巴形活动肛塞,快速的插到了昂的肛门里面注适量的空气,也就是说肛塞并没有紧到完全不能脱落,但又不是轻易能够脱落的程度。「完成」兽娘一脸得意的看向了女仆长和猫耳娘,似乎在寻求夸奖。

  「干的不错兽娘,姐姐没看错你,道具的把握上你的天赋我和长姐姐都比不了呢」

  兽娘听了以后一本满足的吐了吐小舌头,甚是可爱。不过这样可爱的女仆娘在昂的眼里却成了恶魔的笑容。

  胸部那一块已经完全红的不像样了啊,乳头如同针扎一样的感觉。多次射精以后的肉棒再次勃起比起快感更多的是痛感呢,还有从心底流出的一种无力感。肛门的第一次被粗暴的对待,好痛,肚子不断涨起,难受。水流的感觉停止了随之而来的不是释然而是一阵扩展,狗尾巴肛塞在体内膨胀,那种感觉好奇怪,痛还有一种从没有体验过的另类快感,不过仅在一会之后就完全被想要排泄的感觉支配一切的感观了。虽然万分痛苦,不过只能呜呜的乱叫个不停真的好像…一条狗了…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被口塞限制了言语连求饶都做不到,稍微做些激烈的动作就会扯到蛋蛋,真的十分的无助。

  「贱畜,自己加把劲把体内的污秽都排出来,不会变成连自己的排泄都控制不了的渣豚吧。」女仆长从一旁拿来了一个大盆子,让昂当众排泄。

  昂的内心是奔溃,且不说当众排泄的羞耻心,就是放下了那种无谓的羞耻也完全没法做到自己排泄,肛塞的膨胀大小控制的很巧妙,完全不是昂自己能够靠腹部的力量释放出来。

  看着昂不断做着无用功努力着,透过头上内裤的露出部位,能够看到昂已经完全被胀红的脸。双子女仆发出悦耳的笑声「看来贱畜真的是个连自己排泄都做不到的渣豚了呢,妹妹我们还是善良的施以善意吧」猫娘对着兽娘说「是的,姐姐,虽然贱畜什么都没说,不过那快要哭了的水汪汪的眼睛,和无助的表情确实是在像我们请求施舍了呢」兽娘笑着回应到。

  双子女仆分别站在了跪趴在地的昂的两边,看到这一幕的昂十分的迷茫,说的帮助自己难道不是拔出肛塞吗?怎么站到了两旁。没有给昂更多思索的时间,只见兽娘和猫娘同时抬起脚猛的朝昂膨胀起来的肚子踢了过来。

  剧烈的疼痛,不仅是肚子受到的撞击,还有肛门那里撕裂的痛一同袭来。
  呜呜,确实抗受不住这种痛苦,昂忍不住的扭动起来,可这样完全不能减轻痛苦反而蛋蛋也加入到被折磨的队伍之中。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愚蠢明知道不该去做却控制不了自己。现在的昂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睁的圆鼓鼓的眼睛,边角布满了血丝,可以想象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双子女仆可不会怜惜昂,即使昂的表情表现的再狰狞她们也丝毫没有「腿软」的意思。「诶!诶!」反而是哼起了很有节奏的踢打,一左一右,一早一晚,交替的出脚完全不间断的踢打。

  大概有足足踢了二十下,狗尾巴肛塞终于承受不住,喷射了出来。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真是臭死了!好恶心,恶心的贱畜释放的污浊之物果然更恶心」女仆长用手遮着鼻子说道,同时吩咐双子女仆赶快处理掉恶心人的东西。

  双子女仆捏着鼻子迅速的处理掉了不干净的东西,回过来以后抱怨个不停「为什么我们要帮区区贱畜处理这些啊,下次绝对要让它自己清理,不是说狗改不了吃屎嘛,那让贱畜顺从本心好了」猫娘的的话让已经痛的死去活来的昂觉得背后一阵发寒。之前就说过要喝自己的尿现在连屎都……昂不敢去想,因为仅仅是想想都感到胃里一阵翻滚,想要作呕。而此时脑子里面也飞快的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是普莉希拉的话或许还好接受一些」。真是糟糕透了的念头,昂迅速压制了自己的这种不理智,而后一阵冰冷的冲击感把昂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
  女仆长用高压喷射的水管冲洗昂的全身,虽然力道不小不够比起刚刚的折磨已经是小巫见大巫了。但是难受的并非来自高压水的冲击力,而是完全大湿以后的内裤变得真的窒息了起来,并且冲淡了上面普莉希拉的味道魔法的效果也开始发挥出来。双重窒息的感觉又将刚刚稍微缓过肛门撕裂疼痛的昂带入到了另一个十八层地狱。

  就在昂因为空气不足已经快要昏厥的时候,女仆长也收起了高压水枪。
  「贱畜好像快不行了,玩坏了我们没法向普莉希拉大人交代,兽娘你去吧贱畜的口塞摘掉,至于普莉希拉大人的味道被冲淡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正好让贱畜明白主人味道的珍贵。」

  兽娘饶有兴致的看着憋的和大红脸一样的昂,还用娇小的拇指和食指捏住了昂的鼻子,完全失去空气的昂更剧烈的挣扎起来,可是幅度又不敢大。

  「真有意思啊!虽然还想玩,不过暂时饶你一条狗命。」兽娘去取掉了昂的口塞。

  完全顾及不了长时间张开嘴的酸痛,努力的拼命的呼吸着,换来微薄的空气。
  「嗯,这样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就让贱畜好好珍惜仅有少量的味道和空气吧,我们先去洗澡,然后给贱畜换上普莉希拉大人准备的衣服,现在就让他在那里慢慢风干吧,哈哈」

  女仆们到温泉中去洗澡去了,留下了被冷水打湿的昂在这边「风干」,微微有风都让昂感到寒气入体配上呼吸的不顺总觉得体温上不来。长时间的跪趴着,手肘膝关节因为长久受力而颤抖,而指关节和全身却是因为冷而抖动个不停,寒冷可见一般。

  说到底昂始终只是一个普通人,现在仅仅凭借「救她」这一点点信念支持,而且完全依托于普莉希拉,所以不论多么大的羞辱和折磨也要抗下讨她欢心才行。只能,只能这样卑微的活着,连选择死亡回归都不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