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故事大接龙】(001期)【作者:许多人】
【故事大接龙】(001期)【作者:许多人】
字数:60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在某所知名的大学里,有一名非常漂亮的女生。  这女生的名字叫作悦悦,在大学里是大家公认的校花。  学校里很多男生在公开追求和暗恋她,可自视甚高的她一直不为所动。她在暗恋着学校里的校草学长,可她不知道,她的心上人被一个富婆包养了。有一天,一个意外打破了她生活中的平静……  这一天,悦悦穿着纯白色的连衣裙,抱着书本来到熟悉的图书馆,准备复习时,突然发现自己暗恋着的校草学长也在图书馆内的案前安静的看着书本,顿时心中一顿窃喜,小心的走到学长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柔柔的问着学长:「学长好,我这里有几个问题不是很清楚,想向你请教一下?」学长抬起自己帅气的脸庞,看了面前柔柔的女子一眼,微笑道:「可以啊。」  其实,悦悦无法了解,这一次的邂逅,都源于那个包养学长富婆的大阴谋……  说到这个所谓的富婆,其实就是悦悦的后妈——白嫦洁。悦悦的亲生母亲死于五年前的一场车祸,肇事司机却一直没有抓到。而悦悦母亲死后的第二年,悦悦父亲便娶了白嫦洁。悦悦的父亲戴吕茂是个白手起家的大富豪,从小便对悦悦疼爱有加。  悦悦的父亲很疼爱悦悦,可自从母亲去世之后,悦悦就再也没有让父亲享受到天伦之乐。母亲在死前知道了悦悦父亲和白嫦洁的婚外情,悦悦亲眼看到温柔贤惠的母亲一反常态地和父亲大吵了一架,在悦悦的母亲因车祸突然去世后,悦悦一直不能原谅自己的父亲。也因为对前期和女儿的愧疚,悦悦父亲在婚前立下了一份遗嘱,宣布女儿为自己的第一合法继承人,把自己的大多数财产都留给了悦悦。  悦悦的后妈得知遗产没有自己分毫后,立刻花了大价钱包养了年轻的校草,并安排校草接近了悦悦,而悦悦只感觉自己被浓浓的幸福包裹,丝毫察觉不到身边的黑暗……一转眼,和学长恋爱已经三个月了,这一天是悦悦的生日,学长约了自己去了一家法国餐厅庆生,而悦悦一早就精心打扮起来,丝毫掩饰不住自己心中的窃喜……  一想到能和心仪的学长共进晚餐,悦悦不自禁的心跳加快。夹了夹丰润的双腿,感觉两腿之间的蜜唇都有些湿润了。     ***    ***    ***    ***  悦悦,一直在等……  秋风拂面,自知冰凉彻骨,时日无多。  也许当第一片秋叶飘落的时候,我已不在。     ***    ***    ***    ***  另一方面,悦悦的后妈——白嫦洁,亦有一个女儿。这女儿的名字叫作琪琪。  故事发生在一辆公交车上,周一上车后,发现一位充满灵气的女子,一双眼睛明亮之极,眼珠黑得像漆,一位凡尘的精灵,一位钟灵秀丽的女子,琪琪。  琪琪是一个年轻,活泼和性感的女孩。然而除了美貌和青春,她实际的身份和内在远比她的外在来的与众不同。表面上她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实际上她是隐秘的都市正义传说英雄。她行侠仗义,锄强扶弱被许多所害怕和厌恶。由于她总是穿着红色紧身衣行动,因此又被称为赤色天使。  当然了,英雄也有一些特殊的小爱好,除了行侠仗义之外,琪琪私下里还是一名喜欢暴露自虐的淫荡少女,在自己的秘密基地中,各种自虐用的SM器具、胶衣电动按摩棒、肛塞、各种的款式的SM情趣内衣,电击按摩棒等等应有尽有。琪琪在得到超能力之前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是无意中获得超能力之后,慢慢的所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必须用各种方法玩弄自己,自己才能感觉到很舒服和满足。超能力量也恢复的非常快,琪琪一直想不明白其中的关联,但是每当自己行侠仗义后,必须的发泄自己身体里那叫人羞耻的欲望,才能让自己舒服起来。  琪琪自打父亲科研所出了意外事故后,一直在寄宿学校,妈妈白嫦洁继承了爸爸所有的财产,妈妈是一个私生活很乱的人,自己回家还不如在学校寄宿安全。而且父亲出意外的前些天好像有什么预感,给琪琪留了一笔钱,起码够琪琪读完大学,同时留给自己的还有一个普通的红色水晶吊坠,尽管这个吊坠里面好像混混沌沌的,不怎么值钱,但是琪琪一直挂在脖子上,后来一次严重的车祸,将琪琪的红色水晶吊坠撞碎,融入到琪琪的伤口里,就像每一位超级英雄诞生一样,琪琪获得了超能力然后变成的赤色女侠,这几年随着自己慢慢发育,自己作战时的红色战甲越来越有女人的诱惑性,甚至有的犯罪分子为了见一面赤色女侠而故意犯罪,等待着赤色女侠来打击自己。只为看一眼那动人心魄的曼妙身材和那个红色情趣眼罩下的绝色容颜,闻一闻赤色女侠的体香,只求被那条性感的大腿撞倒和再用那个十厘米左右的高跟鞋给自己来上一脚,犯罪份子就可以美美的在监狱里吹嘘个一年半年的。  另方面行侠仗义和自己的特殊爱好当然不能让人都知道啊。前几个月听说妈妈利用姿色找了一个富豪,自己又多了个小姐姐,琪琪偷偷的到学校一看,虽然自己的这位小姐姐长得很漂亮好像,但是是那种写「一直在等……秋风拂面,自知冰凉彻骨,时日无多也许当第一片秋叶飘落的时候,我已不在。」充满诗意句子的女孩,唉,这种涉世未深的女孩最容易受骗和受到伤害了,当妹妹的怎么忍心让这个姐姐受到伤害呢。于是琪琪利用电脑对数据库进行操作,把自己转到了自己姐姐在读的大学,做了学妹。真是不省心啊,吃饭的这个校草有问题都没看出来,静观其变吧。要是敢对我姐姐下手,我一定把你送到都是同性恋的监狱里。     ***    ***    ***    ***  相较于妹妹对姐姐的关系,悦悦却依旧沉浸于自己的诗情画意里面。  在餐厅里,校草拿出一大捧鲜红的玫瑰花,上面漂亮的小盒里面有一条水晶项链,在旁边的一个小提琴师的伴奏下,亲自给沉醉在的浪漫场面里的女孩戴上。  「真庸俗,太老套了……嗯……嗯」这一幕在餐厅卫生间里光着屁股的琪琪正用从手机屏幕中看着,因为手机连接了屋子里的监控,一切都在琪琪的掌控之下。此时的琪琪撅着自己的粉嫩小穴在向吸在墙壁上的一个三十厘米的的电动阳具上套弄,电动阳具的半截虽然在琪琪体内,但是从露在外面的根部都能看出,电动阳具在大幅度的摇动,琪琪的蜜汁都顺着肉缝从大腿上流了下来来,流进了琪琪的红色高跟鞋里。  而悦悦低下头轻轻抚摸着水晶项链,抬起头时仿佛无意中瞟了一眼摄像头,脸上的笑容更甜蜜了……  也许那个计算机系的叫琪琪的女孩真在看着我哦!自己从来没有过男朋友,几个月前那个漂亮的琪琪学妹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两人迅速成了好闺蜜,但是……但是,琪琪和自己过分的亲密,不止是平时,只要有空,在没人的时候,琪琪就对自己上下其手,其实和一个像自己一样漂亮的女孩舌吻,也是一件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没过多久,琪琪晚上说害怕,就从她们的宿舍跑到自己的被子里,更过分的是在被子里什么也不穿,也不让自己穿,然后她和自己亲吻,抚摸,弄的自己每次都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现在身体也变得特别的敏感,琪琪玩累了就和自己说着悄悄话,讨论这学校里的这个帅哥那个帅哥的,虽然自己不排斥,但是那种感觉好奇的,自己的乳头现在一被碰就变得鼓鼓的,这肯定是被那个被学妹琪琪吮吸的结果,虽然自己是处女,丰润的双腿之间的蜜唇也被琪琪那轻柔的小手已经抚摸的和容易流出晶莹的水滴。  琪琪是计算机高手,得知今天自己约会,琪琪说要保护自己,也许从监控里能看到自己是真的呢。  想到琪琪或许能看到自己,悦悦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这个念头把悦悦自己都吓了一跳,心跳陡然加速了。  我真的不会和琪琪好上了吧,虽然自己现在正和自己喜欢的男孩约会,怎么脑海里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尽管从第一眼见到琪琪就一发不可收拾,抱着她整个世界都是明亮的,就超喜她欢黏着自己,没有拒绝过她对自己那些的过分的令人脸红的需求,自己也知道她对自己可能只是对姐姐的的那种喜欢,但是自己也是很喜欢很喜欢琪琪学妹,有一点无法自拔,并且自己的身体无数次的小鹿乱撞很诚实的回应了琪琪学妹的那些让人羞耻的爱抚,我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会觉得自己是拉拉呢。  对面的校草看到女孩羞涩的走神,心跳加速,赶忙说「怎么了,不舒服吗?我们找个地方去休息一下」。  尽管这是悦悦期待了很久的约会,但当心仪男孩提出休息的建议时,悦悦心里竟然有了违和感。  尽管有些不情愿,自己还是羞涩跟着男孩出了餐厅,坐上了出租车,校草偷偷在司机耳边说了些话,司机诧异的看了一眼埋着头的女孩,淫邪的会心一笑,驶向本市最著名的黑社会控制下的酒吧一条街。  「我们这是要去哪啊?回学校吗?」  「去了你就知道了,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校草温柔的拉起了有点颤抖的小手,温柔的说。  不一会就到了充满这站街女郎和流氓的酒吧街,车子停在在街口,两人下了车,这时旁边站着的一些小流氓开始吹口哨,有的色鬼还抚摸着自己的裆部,色眯眯的盯着车上下来的这个清纯漂亮的女孩,那炽热的眼神简直像饿狼一样。  「我要回去,这是什么地方啊」  「不要担心,这有个地方很好玩的」校草意味深长的说道,私下用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  而这一切,都被楼顶上的一个穿着极其暴露的红色紧身衣的长发女孩看在眼里,夜幕下高开叉的红色紧身衣把这个女孩傲人的身材勾勒出了完美的曲线,那修长的大白腿上穿着红色的高跟鞋,半透明的高叉紧身衣高开的比泳装都夸张,裆部已经勒成一条红线,红线两边一面一个粉红色的肉瓣还湿漉漉的,上身只能勉强的遮住乳头,迷人乳沟和露出的乳晕还在外面。这一身要是在楼下的大街上,绝对今晚能收入过万,这么风骚的站街女这时早就被射一肚子精液了。这时就看这个女郎拿出一个红色的情趣眼罩,拂起了自己的秀发戴在眼睛上,从旁边那的一个大包中抽出两把短刀插在自己后背的刀架上,那双雪白的大腿上分别扣好枪套,两把上好膛的手枪放了进去,打开了手臂上的红外立体成像仪,观察着附近极其楼里的一举一动。  楼下,满面温和笑容的男孩用一只手轻轻贴住女孩的臀部上方,一边安抚她那不安的内心,一边推着她往一间闪烁着紫色灯光的酒吧走去。  楼顶的女孩嘴角弯起,这精虫上脑的男孩真是好猜,不入流的小流氓何时入得了她的眼,一切尽在掌握中。  这种时候当然要来点娱乐,长发女孩掏出一颗蚕豆大小的精致金属球,摸索着塞进了自己春情荡漾的小蜜洞里。冰凉和丝丝酥麻的感觉让她发出畅快的呻吟。  这是她的一种小玩具,能够释放出让人失去行动力的电击,平时不致命,用在女人的嫩穴里也不会,虽然会发生很糟糕的事……  时间设定短一点吧,能不能在电击前救出你呢,这才够刺激嘛。琪琪舔了舔嘴角,淫淫地笑了。     ***    ***    ***    ***  舞厅里,劲爆而又嘈杂的音乐充斥着人的耳朵,昏暗的灯光,淫靡的气味,男男女女的接近赤裸的身躯拥挤在一起舞动着,旁边包厢里,五六个光着膀子的大汉正在看着外面将要沸腾的的人群。  「来了吗?」  「在那呢,朝这面过来了。」  「药准备好了吗?」  「早准备好了,姓白的这个少妇这他妈的不是东西,自己的女儿也能下手,让咱们玩残废她女儿,再卖到非洲当妓女。」  「什么女儿,她是后妈知道吗,你他娘的收钱的时候手也没比我们慢。」  「一会进了包间咱哥几个先享受一下这个水灵的小妮子,看那弱不经风的样子,可别被咱们给玩死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不出人命就没事,咱们干过多少回了。算上这个够一船了吗?」  悦悦带着些许不情愿与不安的步伐,被校草带进了酒吧。  进入后,当悦悦看见舞厅里的状况后,心感不妙了,本想要立即转身离开,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你放开我,我不要进去……你松手……」悦悦挣扎着,绝望的看着自己爱慕的校草强拉着自己走向黑暗的包厢「嘿嘿嘿,就是见几个朋友……」校草一改刚才的儒雅帅气,邪恶的诡笑到。  「我不要,我要回学校……」悦悦害怕了,这不是她想要的那种爱情。  包房门推开后,悦悦被推了进来,在坐的五个满身是纹身的人,色眯眯的看着这个有点发抖的女孩。  「诶呦,这是小狼狗来了啊……」几个男人戏虐的说道。  「各位大哥都在啊……那这次的事就多拜托各位了」校草低声下气的说道。  「放心吧,咱们兄弟没说的……,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是谁啊,快给介绍介绍……来来,先喝点可乐……」  「这是我最好的同学,今天正好路过,一块儿进来打个招呼就走……」,校草似乎感觉到悦悦想走的愿望,赶忙说。  「行,这个地方乱糟糟的,也不是你们学生呆的地方。赶紧回学校吧……」  悦悦这时稍微有点放下心来,校草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杯酒,然后拿起饮料的瓶子递给了悦悦,「敬各位一杯,喝完这杯我们就走了,我同学不能喝酒就喝饮料吧」然后向对面的人使了个眼色。  「行,行,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随意随意……」对面的人赶忙圆场道。  说完,校草把酒喝完,连哄带骗说悦悦喝了咱们走,悦悦特别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也没仔细的思考,将半杯果汁喝了下去,这时,舞厅外面突然所有灯光都熄灭了,伴随着疯狂的音乐传来DJ的声音「黑暗来临,让我们共赴地狱吧……」欢呼声在黑暗中传了出来。  「这时候就别出去了,过一会再出去,你们还都是学生……」一个光头男说道。  「是……是……」校草赶忙答应。悦悦借着舞厅稀少的灯光已经看到舞池里面的男男女女都变成赤条条的了,羞涩的红着脸低下了头。黑灯舞会就是这样吗?  时间过得似乎非常的漫长,校草正和这帮人在低声谈论什么。悦悦不安的坐在角落里,等待着灯光的重新亮起,但是感觉到渐渐的双眼发沉,浑身无力,眼前一片漆黑,软软的倒在了沙发上。  看着悦悦和那个所谓的「校草」进入了酒吧,琪琪还继续在那个阳台享受那份只属于自己「愉悦」,一个大号的白色阳具正不断的在蜜穴中蠕动,或许还嫌不够,另一只手还拿着一个小巧的粉色跳蛋嗡嗡的在阴蒂附近不断地刺激那正在积累的欲望……  透明的淫水顺着白色的电动阳具一滴一滴的流到了地上,刚才放进自己湿透了的小穴里的那颗一颗会放电的蚕豆大小的精致金属球,被白色大按摩棒不停的顶着顶着就破开了琪琪的稚嫩的子宫口,滑入了那个让人神往的秘密之地,琪琪正在体验着蜜穴被撑大而且自己小穴里的每个肉粒被粗暴的摩擦,丝毫没想到那个小球会跑到自己的子宫里,忘情的在楼顶上发出畅快的呻吟。  「啊啊啊啊……好舒服……」  「要……要去了……啊」  琪琪的小穴在拔出这个湿漉漉的打电动按摩棒时,一股水流在微微张开的洞口如喷壶一样喷出体外,琪琪娇喘着着扶着旁边的围栏,谁知这是小腹里感觉麻麻的而且越来感觉越强烈,这是她的那个小玩具要发生作用了,能够释放出让人失去行动力的电击,不要啊,楼下情况危险啊,我的小姐姐已经晕倒了,我要去救她,若在平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会被连续电击的高潮不断,可是今天情况特殊,还没下去救人呢,自己就先被自己弄成了软叭叭的,动都没有动的力气。  「啊……呜呜」强烈的放电开始了。琪琪开始不停的潮吹,瘫软的琪琪在楼顶张开那修长的双腿,小穴朝着楼下鼓着那两个肉瓣不停的向下喷出自己的爱液,都喷溅到了楼下的行人的头上。  楼下正好有个寻欢的猥琐光头胖子路过,被浇了一头,「谁他妈在楼上往下撒香水呢,嗯,还挺香,」胖子摸着自己头上的「香水」又闻了闻,心情也是比较愉悦,抬头看看了楼上的窗户,什么都没看见,窗户都关着呢。[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