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交换屠宰】(完)【作者:白领笑笑生】
【交换屠宰】(完)【作者:白领笑笑生】
字数:76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交换屠宰  「颖儿,真的要换吗!」我从后面抱住妻子,她穿着一件白色披肩式羊绒衫,下身一条短裙,腿部迷人的曲线暴露无遗:「我舍不得你!」  「谁要你假惺惺的了!」妻子锤着我的背道:「都和人家说好了,现在反悔也晚了,明天他们会把我装在箱子里送回来,你联系肉店了没,你老婆这么漂亮,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呢!」  昨天我和几个朋友在聚会中杀死了一个年轻少妇,而颖儿作为交易品到对方指定的地方交给对方玩弄杀死,在别人眼里,她便是也一个迷人的少妇,我不知道他们在处死她之前怎么对付她,不过从电话里男人的语气中听出,我迷人的妻子也是被男人玩过很久以后杀死的。都怪我下不去手,我痴痴的望着眼前的黑色箱子,颖儿昨日的话犹在耳边,可她已经变成一具迷人的艳尸被放在在这个箱子里了。  他们会这样杀死她呢?我的手轻轻抚摸着箱子,我并不是这种游戏的创始者,按照游戏的规则,双方可以用任何方式杀死交换而来的女人,窒息、砍头、活剖,甚至有人把女人砍掉四肢。颖儿的尸体是什么样子呢?  打开箱盖,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撅着屁股趴在箱子底部的无头艳尸,双手绑在身后,两条修长的大腿淫荡的分开,膝盖分开呈45度角用绳子绑在一米长的竹竿上,这样不管箱子如何颠簸,她无头的艳尸都保持了屁股翘起的淫荡摸样。雪白的身体上布满了累累精斑,一根擀面杖戳在被干的已经合不上的肉穴里,而迷人的脑袋此时挣放在她屁股的下方。我轻轻的拔出那东西,脑子里想的却是一根根丑陋的肉棒如它这般插进妻子下体的情景。那东西上写着一行字:兄弟,砍掉她脑袋之后,我们几十个男人轮流在她骚屄里射了一次,这骚货子宫里现在已经充满了精液。  这就是我美丽的妻子,我还记得她昨天在这里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和我谈论那些人究竟会如何处死自己的情景,我甚至可以想象她这一个矜持迷人的女人出现在一群陌生人面前的情景,就如那天被我们玩死的那个少妇一般,那也是一个极有魅力的都市丽人。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妇,她的身体成熟而风韵,风姿卓越,一颦一笑都带着女人独有的魅力,我们带着无比好奇与兴奋剥光这个陌生女人的衣服,在她她赤裸风韵的肉体上轮流发泄男人最原始的欲望。那时,其实我已经在想,我的妻子一定也在经历同样的事情,没想到那帮人玩的比我们更狠——我们也仅仅是把那个少妇吊起来,看着这个风韵的女人在一次次夸张的抽搐中失去年轻美丽的生命。  浑浊的精液从妻子敞开的小穴里涌出,淅淅沥沥的淋在她迷人的脸上,那张让我无比熟悉的面孔上依然带着高潮后的红晕,精致的嘴角挂在迷人的笑容。一个黑色的长条形的东西裹在精液中啪嗒一声落在她脑袋旁边。  这是她一年前为数码摄像机买的存储卡,我立刻认出了这东西的来历。听她说,这东西是防水的,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擦干上面的精液,插进客厅里的智能电视上。  「老公!」存储卡里有好几个视频和一个存放图片的文件夹,我打开一个名字叫「如果你是我老公必须先看这个」的视频。  「当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一具淫荡的艳尸放在你的面前。」镜头里颖儿上半身只穿了件白色的文胸,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至于为什么是一具淫荡的艳尸,当然是他们告诉我我的了!」她调皮的朝身后指了指:「那个带头说要玩过瘾再宰掉我,他们还要把我摆成一个最淫荡的姿势送给你。」  她嘻嘻的笑了几声掩口道:「就怕还没尽兴已经被操死了,他们有二十多个人呢?我已经嘱咐他们把精彩内容录下来,老公,我真想知道自己会被摆成怎么样的淫荡样子送到你面前,一想到这里人家下面就有些痒了!」  「黄太太,下面痒了动一下不就成了!」男人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一双大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下她的文胸,一对雪白的玉乳弹出在她胸前颤抖,妻子的乳房饱满挺拔富有弹性,是我的最爱,此时却握在一个陌生男人手中。之后,她还要被二十几个男人轮奸,尽管这些是早已发生过的,我的妻子此时已经变成一具性感的艳尸,我心中依然一阵莫名的兴奋,我禁不住望着箱子里妻子撅着浑圆的屁股的艳尸,脑子里仿佛浮现了她在斩首前疯狂的和二十几个男人淫乱的情景,下体不由的硬了起来。  「老公,给你一个惊喜!」妻子一对玉乳在男人的揉捏着变幻出各种形状,镜头却缓缓放大,雪白平坦的肚子,诱人的腰肢,难道她下面竟是什么都没穿?迷人的妻子便宜了这帮人,我心中不甘的同时也禁不住有些期待,一向矜持的她究竟会在昨天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她是不是已经在这些男人之前主动赤裸了下体,随着镜头下移我禁不住紧张起来。  一抹诱人的黑色出现在镜头的最下方,她的下面果然是赤裸的,失望的同时我禁不住兴奋起来,镜头继续向下,我看到了让我想象不到的一幕,妻子粉嫩的小穴被一根黝黑粗壮的肉棒撑开,,黝黑的肉棒闪着淫靡的光彩,两人交合处已被妻子的爱液浸湿,粉红的肉壁紧紧裹着男人布满青筋的粗壮收缩着,妻子雪白的肚皮也随之蠕动着。没想到录这段视频的时候,她竟然是坐在一个男人身上,下面插着那人的肉棒。  「黄太太真够味,几句话就湿成这样了!」男人双手握住妻子的腰肢向下一按,伴随着妻子一声惊呼,肉棒齐根插入妻子肉穴。我可以想象妻子下面插着一根阳具录这段视频时淫荡的样子,她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一定忍的很辛苦吧,刚刚几次屏幕毫无征兆的晃动,应该就是她身下的那人故意小幅度的抽动阴茎。却在此时,她被身下男人早就挑动了欲火,在人双手的配合下她浑圆的臀部上下摆动,肉穴吞吐着黝黑的肉棒,两人交合处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不知是不是有意,她手中的数码相机正好放在她肚子前方,镜头对准两人交合处,只见粗壮的肉棒在她下体进出,乳白的色的泡沫从两人肉体交合处涌出,时而镜头翻转,隐约间另一个男人把肉棒插进妻子嘴里抽插起来。  她显然已经被那人干的兴起,握着相机的手颤抖着,大屏幕里时而能看到那粗大的阳物在她粉嫩的敞开的尻穴里进出,时而只能看见他性感雪白的肚皮颤抖着。大约过了几分钟,一阵充满兴奋的低吼声响起,镜头中,两人沾满了白色液体的下体交合处完全紧贴在一起,妻子身体颤抖着,两条迷人的大腿紧紧夹住身下的男人,白皙的肚皮如波浪般翻滚着,嘴里发出一阵呜呜的呻吟。  镜头晃动起来,妻子雪白的大腿,性感迷人的腰肢一一呈现,似乎是有人拿起了数码相机,随着镜头的放大,我渐渐看到整个骑在男人身上的她,檀口中一根男人的东西抽送着带出一股股白色的泡沫,本来拿着相机的双手被她身下的男人捉住反剪在身后。我迷人的妻子雪白的双股颤抖着,两颗饱满的奶子挺起在胸前上下起伏,熟悉她身体的我知道她肯定是被人干到了高潮,而那男人颤抖着也定是在她身体里射了。  干着妻子嘴巴里的男人双手抓住她的脑袋狠狠的抽动了几下,肉棒整个插进她嘴巴里,妻子挣扎着,白色的泡沫从她嘴角涌出。十几秒后,那人从妻子嘴里抽出肉棒,妻子剧烈的咳嗽着站起来,身下的阳具一寸寸从她粉嫩的穴中拔出,白色的秽物从她雪白的两腿之间流淌而下。  视频到这里结束,我打开另外一个,妻子双手不知何时已经被反绑在身后,撅着屁股趴在一个橡皮垫上,两条雪白的大腿呈四十五度分开,这种耻辱的姿势下,她敞开的肉穴毫无保留暴露在男人面前,湿润的肉瓣开阖这向外吐着亮晶晶的爱液,黝黑的耻毛上也沾满了她的淫水。  那人从各个角度拍摄了一遍,妻子绯红的脸颊迷离的眼神无不说明她身体处在无比亢奋之中::「黄夫人,第一轮奸淫已经结束,你表现的不错,我会把拍下来的东西都送到你老公手里,你是不是该有所表示!」  妻子迷人的身体蠕动着,浑圆的臀部放荡的摇摆熟悉的声音却说不出的放荡:「请大家尽管享用!」待她说完这话这话,一个男人迫不及待的走到她身后,壮硕的阳物对准她敞开的尻穴啵一声插进去,另一个男人抓住她的脑袋,肉棒插进她嘴巴里抽送起来。妻子就这样被前后夹击着,嘴里发出诱人的呜咽,丰满的臀部在男人的撞击下荡起阵阵诱人的波浪,纤细的腰肢仿佛要被压断了似的。她身后的男人干了一会似乎觉的不过瘾,一只手举起她雪白的大腿,顿时,两人交合处完美的呈现在画面中。视频很长,整整有四五个男人从后面干了妻子,最后直到她跪在地上,下面一边向外流着秽物,一边和两个男人口交之后才完。  颖儿是个比较保守的女人,和我结婚之前男朋友也没交过,之后的性生活也中规中矩,只是为了夫妻间的情趣,在我的默许下,她在办公室里和她老板玩过几次,后来也在外面的酒店开过房,至于她究竟玩了什么我确实也不知道,不过看她今天的情况,似乎玩过多人的。这次也是我软磨硬泡,加上生米煮成熟饭她才答应的,没想到她居然比我想象的还放得开。  我又打开一个视频,这里面,妻子被人干过一轮后被开了后庭,当看到有人把沾满她淫水的肉棒一寸寸插入妻子菊穴里时我可耻的硬了。  我深呼一口气,打开存放图片的文件夹,「老公最感兴趣的」,一个文件夹首先吸引了我的注意。这是,打开第一张图片,背景是在公司,妻子穿着深色的套裙趴在一张大桌上,裙子推到腰间,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分开,粉红的肉洞向外涌着乳白色的液体,而这张照片的名字居然是「被老板射满了」。接下来的一张,妻子同样的打扮站在地板上,分开双腿把向外冒着精液的下体暴露在镜头前,之后的几张却是她放下套裙就这样若我其实的走出房间。真没想到,她一个行政秘书居然在公司里这么玩,被老板射了以后居然不穿内裤就这样在公司里若我其实的上了一天班。  接下来是几张在酒店拍摄的写真,妻子穿着各式各样的情趣内衣,乳房和阴户在薄薄的内衣遮挡下几乎无所遁形,把她性感完美的肉体完美的展现出来。尤为让我兴奋的是,一张穿着开档连体丝袜和蕾丝胸罩的照片中,她下面更是什么都没穿,修长的大腿配上胯下的黝黑,让人看了禁不住遐想联翩。  而这些,现在怕是已经成了某个人的珍藏,那些人却怎么也不会想到,照片里的女人此时已经变成一具尻穴里向外冒着精液的无头艳尸。  写真之后,却是妻子在酒店里和人做爱的照片,在一张「第一次陪客户」的照片上,妻子仰躺在一张大床上,那张我无比熟悉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那套白色的职业套装被人脱的只剩白色的连体丝袜,乳罩向下拉露出两颗圆润坚挺的奶子,丝袜的裆部被剪开,私处沾满了黏糊糊的秽物。后面几张是她用各种姿势被人操的,仰躺着、撅着屁股趴着的、坐在男人身上的,最离谱的一张,她被两个男人像三明治一样夹在中间,肉穴和菊花里分别插着男人的阳具。  忽然之间,我注意到这些照片的时间,最早的居然一年前,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明确的表示她可以在外面玩些刺激的,难道她在这以前已经出轨了。文件夹的最后面却是几张以「母狗」前缀的照片,我颤抖着打开照片,背景依然是在酒店里,却不是在房间而是在走廊,主角是穿着菱形束缚带脖子上套着黑色项圈的妻子——她站在走廊里任由带着异色的服务员推着小车走过、她像母狗一样被人牵着遛、她撅着屁股趴在阳台上穴里插着根电动阳具。  「颖儿!」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妻子那张娇媚的面孔,她究竟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她变成今天这样一具下贱淫荡的艳尸,究竟是我的荒唐还是隐藏在她迷人身体里欲望的驱使。我从箱子里拿起她迷人的脑袋,轻轻的拭去上面沾着的精液,肉棒插进她娇艳的红唇之间,她无法用口舌为我服务,咽喉处的湿润与光滑依然让我享受到一阵酥麻的快感。  我打开另外一个以以日期命名的文件夹,几张妻子穿着出门时衣服的自拍之后,是已经脱掉外套只剩下内衣的妻子蹬着高跟鞋穿着白色丝袜站在房间中央,一脸局促的夹着双腿让十几个穿着各色服饰的男人带着色欲的目光观看,薄薄的半透明内裤已被她的爱液浸湿,胯下黝黑的耻毛与粉红的肉缝一览无遗。  接下来,是她跪在地上两只手分别握着一根男人的肉棒左右开工,两只肉棒上已然沾满了妻子的唾液,猩红的龟头颤巍巍的抖动着似乎随时都可能喷发出来。下面一张,妻子撅着屁股趴在地上,两根被她舔硬了的肉棒,一根插进她嘴巴里,另一根隔着透明内裤插进她肉穴里前后夹击。十几张这样戳穴的照片之后,两个男人都射在妻子身体里,让她撅起屁股,对着她向外冒着精液的尻穴连拍了十几张特写,而此时,她撅起的屁股也正对着十几个蠢蠢欲动的男人。  接下来有张照片是她跨在男人身上扶着男人粗壮男根坐下去的特写,内裤已经完全脱掉,身上只剩下白色的胸罩,男人粗壮的肉棒撑开她的阴户已然插进去小半,这,我禁不住想起开始那段视频。  「骚货!」我的肉棒狠狠的戳进妻子嘴巴里。  之后的照片中,妻子玩的很放得开,不同的男人,匪夷所思的姿势,光她被射完骚穴里向外冒着精液的特写就有几十张,配上她充满诱惑的表情,简直是个骚的不能再骚的贱货,我一边看一边拿着她的脑袋套弄,看到她嘴巴和骚穴里插着男人的肉棒,两只手还分别握着一个的那张照片时,我禁不住一个哆嗦,浓浓的精液射进她嘴巴里,这骚货怕是昨天被男人戳了几十次都不止吧。  我没有抽出插在她嘴巴里的肉棒,而是打开最后两个视频其中一个,短暂的黑屏之后,双手绑在身后的妻子出现在视频中,她站在一群撅着肉棒的男人面前,脚上依然穿着临走时的水晶高跟鞋,高挑的身材,性感的腰肢,两颗挺立着的C  号乳房在身后的束缚下越发挺拔,雪白的腹部更是被人用红色颜料笔歪歪斜斜的写着「贱货」两个字,胯下一片诱人的黝黑之下,在场男人的注视下,她迷人的尻穴蠕动着向外吐着爱液,我插在妻子嘴巴里的肉棒禁不住又一次硬了。  一个男人从后面拽住绑着妻子双手的绳子,她的胸前的酥乳颤抖起来,另一个男人拽住她的头发,她迷人的脑袋立刻不由自主的仰起来。  「崔颖,女,26岁,已婚未育,根据交换协议自愿由周伟等人奸淫后处死,尸体邮递回家,本人可有异议!」  「没有!」妻子答道。  「崔颖,黄太太!」男人笑着:「根据我们二十多个男人肉棒的鉴定,黄太太确是骚货无疑,骚货要有骚货的死法!」  那人不知从何处拿来着根半米多长的擀面杖,把玩着妻子翘起的乳珠:「我们计划宰掉你后吧这儿戳进你骚穴里送给你老公,你愿意吗?」妻子脸上带着红晕点了点头。  「不过!」却听那人继续道「要先试试合不合适。」  「骚货!跪下!」镜头中,妻子在那人的要求下双腿分开跪在地上,那人分开她早已泛红翻开的阴唇,擀面杖啵的一声插进妻子早就淫水泛滥的尻穴里!似乎觉的不过瘾,他早已怒张的肉棒插进妻子嘴里抽动了几十下后射在里面。  其他男人似乎也得到命令,一个挨一个把肉棒插进妻子嘴巴里抽送起来,我迷人的妻子就这样穴里插着根擀面杖跪在地上一个个和男人口交,不一会她骚穴里吐出的爱液已经把那根擀面杖完全浸湿,亮晶晶的插在她胯下显得格外淫荡。  视频到这里结束了,我迫不及待的打开最后一个,妻子趴在房间中央,雪白的肌肤上泛起异样的红晕,她的膝盖已经固定在那根竹竿上,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尻穴里却依然插着那根擀面杖。  房间沙发上坐着的男人不时有走到中间,拔出她穴里的擀面杖从后面操了之后再把那东西插回去,整整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手里拿着鬼头刀的男人在内,十几个男人走到房间中央,三个男人轮流从后面操妻子的骚穴,剩下的男人轮流把肉棒塞进妻子嘴巴里抽送。  连续被两个男人操过之后,妻子身上布满了红晕,却听一个男人道:「骚货,被我们灌了这么多春药,欲仙欲死了吧!」  似乎为了印证她的话,妻子纤细的腰肢摇摆着,浑圆的臀部努力迎合着身后的男人,喉咙里发出一阵阵低沉诱人的呻吟,那几个男人见状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美丽的妻子就要被这样被淫荡的宰杀了。  刽子手大刀举起,最后一个男人狠狠的在妻子身后冲刺了十几下,肉棒抽出时依然坚挺,白色的精液射在妻子泛着红晕的脊背上,在他抽出的瞬间,另一个男人拿起擀面杖对准妻子敞开的尻穴噗的一声插了进去,那东西足足插进了几十厘米深,应该已经进了子宫,妻子也在这突入其来的袭击下瞬间达到高潮,浑圆的屁股歇斯底里的摇摆起来,迷人的脑袋高高扬起,却在此时那鬼头刀落下。  她的上半身在大刀冲力下向前倒去,撅起的屁股却依然不知疲倦的摇摆着,带着那根插在她骚穴里的擀面杖也剧烈的颤抖。  妻子美丽的脑袋骨碌碌滚在地上,一股鲜红的血箭从她脖颈中喷涌而出,她饱满的肉穴吮吸着插在里面的擀面杖,收缩着,蠕动着,一个男人忍不住了,走到她身后拔出那东西操起来。十几个男人依次在她穴里发泄过之后,那根擀面杖又重新插回妻子骚穴里。  妻子无头的艳尸被他们翻过来,写着骚货的肚皮,配上插在她被爱液浸湿蜜壶里的擀面杖显得淫荡之极。再之后,她无头的艳尸被抬出屋子,两只绳子拴住竹竿两头,像升旗一样吊在小镇的广场上,我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又一次射进妻子嘴巴里。  短暂的发泄之后,我有个可怕的想法,虽然交换屠宰是我提出来的,可妻子的表现太过奇怪,她居然只是犹豫了下便答应了,还有那个放在她骚穴里的存储器,似乎一切都是她计划好的一般。  我草草的收拾了一遍妻子的尸体,在这个过程中忍不住把她尻穴里向外冒着精液的淫荡样子记录下来,之后把她翻了个身,却没有擦去她腹部写着的字,也没动她捆着的双手和双脚,隐约间我似乎猜到似乎她更愿意让自己这副淫贱样子让更多人看到。  「这就是你要卖的肉!」餐厅业务员疑惑的看着地板肚皮上写着贱货两个字的无头艳尸,虽然下面已经被我清理干净,可那红肿翻开的私处看起来依然淫荡。  「身材挺不错,就是玩的太过火了!」他耸了耸肩膀道:「是交换屠宰吧,他拨弄着妻子翻开的肉穴,看起来死前至少被干了几十次,你还真舍得,给你出个主意:如果有她被屠宰奸尸的视频,或者屠宰前被人玩的视频,这样好的身材和容貌,挂在酒店大堂橱窗里卖,价格可以翻四五倍!很多男人喜欢这调调!」  我老脸一红道:「还真有,你等着,照片视频很多!」  帝都新开张的酒楼里,一具肚皮上写着「贱货」的无头女尸倒吊在标着「淫荡交换少妇」的玻璃橱窗里,薄薄的液晶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娇妻淫乱的照片和视频,妻子放在下方的脑袋旁边计价器上的价格一路上飙。  当这具让人产生无数联想的交换少妇丰满迷人的身体被烤成金黄色端上桌时,一只别致的擀面杖仍插在她淫荡的骚穴里,让这个撅着屁股趴在盘子里的女人显得格外淫荡的同时也联想到视频中她最后的模样。  多年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一本白笑生出版的《交换屠宰中的极品骚货》中我再一次看到了妻子熟悉的身影,封面的背景妻子穿着白色衣裙带着甜甜的笑容,前景却是她逼里戳着根擀面杖无头尸体挂在小镇的旗杆上荡漾着的情景。  她是一个风情而别致的女人,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正在计划算计自己的老公,最终,她却把自己也算计进去——她老公一次「偶然」的机会知道了交换屠宰,又非常幸运的遇到了我,然后顺利成章她成了一个在交换后被屠宰的少妇。我至今记得我说要把一根擀面杖插在她下面时她笑的花枝乱颤的样子,但当我真正这么做的时候,她的战栗和兴奋却让我至今难以忘怀,就算是骚货,她也是最迷人的骚货。我爱她,爱她的美丽与娴静,也爱她被我挂上旗杆的那刻的风骚与淫荡。               【全书完】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