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穿越之猎艳奇谈】(风流穿越)(04-06)【作者:影帝布茨克斯】
【穿越之猎艳奇谈】(风流穿越)(04-06)【作者:影帝布茨克斯】
字数:126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香港的困境  被誉为东方之珠,三大金融中心之一的香港,此刻整个城市都陷入了一种惊慌与悲凉的气氛之中。  狂泻的股指,到处可见的失业者,行色匆匆的人群给这座刚回归中国大陆的城市增添了厚重的阴霾之感。恒生股指已经跌破了9000大关,仍旧在风雨飘摇之中。  以量子基金,老虎基金为首的国际资本巨鳄此刻虽然停止了第二阶段的进攻,但谁又能保证不会再来?  中环路,林立的摩天大楼里藏身着无数着证券投资公司,华泰基金就是其中之一,但现在整个公司内却都在忙碌着收拾东西,老板已经宣布了公司即将破产的消息。  想当年门庭若市,如今却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老,老板!有人找……」  「啊?告诉他我不在,我先去躲躲!!」中年胖子王太富,完全没了以往的精明模样,如今一听到有人找,别像老鼠见了猫。追着他讨要投资款的客户实在是太多了。  虽然人人都知道金融市场有风险,就算是基金也没办法保本啊,更何况他们还是个私募基金,整个香港又有谁能逃得过来?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踹开,王太富扭动着肥胖的身躯艰难地正往办公桌下躲呢。  「王老板,我不是追债的,出来吧。」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从巴黎而来的周慕云,悠然自得的走进凌乱的办公室,在大落地窗前的沙发坐了下来,比自己家还放松。  「你!你是谁?你这是私闯私人领地,我要报警!!」王太富看清来人,只是个毛头小伙,而且还不是华泰的客户,害得他如此狼狈,顿时便有些不悦。  「100万美金,华泰基金转给我,连同你的客户资料和债权。」  周慕云望着窗户外美丽的维多利亚港,淡淡地道。  「你说什么?」  「给你3分钟时间考虑,之后就是50万美金,我可没那么多耐心。」  「别,别。就100万,我立刻拟合同。」  王太富并非是觉得这个条件苛刻,而是觉得这简直是救世主啊。账面上七八千万港币的负债,那是应当赔付给投资者的保本基金。  而那些高收益型的私募基金,却足有3、4亿的坏账,一年的时间已经全部亏损在投资中了,连根毛都不剩,既然有冤大头出来接手,傻子才不愿意呢。  立刻拟好了相关合同,唰唰地签上了字换到了一张百万美金的银行支票。  「你可以滚了,华泰不需要废物。」  「哼,你以为你是谁?香港保不住啦,哈哈……你个傻瓜。」  「聒噪。」周慕云没有回复他,而是一脚把他踹到门外。  王太福轱辘轱辘滚了两圈,却不恼。反正支票已经到手,合着700多万的港币呢,还卸下了一身债,乐地屁颠屁颠地走了。  「你是秘书?」  周慕云对站在门口套着灰色职业套装,戴黑框眼镜,目睹了全过程的女人道。  「是,啊,不是!」女人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到底是不是?」  「我是行政部的陈婉仪,您可以叫我Linda,公司秘书已经辞职了。」  「以后你就是秘书,召集全员开会吧。」  她的动作很快,也是因为公司内也没剩几个人了,会议室内只有十来位表情麻木的员工没精打采的坐在那里,大概都在考虑下家该去哪呢吧。  周慕云踏着沉稳的步伐,意气风发地走进了会议室内。  咦,这是谁?  个挺高,鼻梁也很挺哦。  天呐,他的眼神好深邃,真迷人。  周慕云当然不知道会议桌前的员工们居然都是这种想法。  「各位,我是华泰基金的新老板Vincent周,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入乡随俗,港人都爱起个英文名,他又是正宗的美籍华人,倒也无可厚非。  什么?王胖子把公司卖了!!!华泰变天了!!!  这个年轻人脑袋秀逗了吗?在这个时候居然要买下这么个破烂公司,要知道多少人躲都躲不过去。  「废话不多说,华泰基金立刻改组为对私募对冲基金,注资12亿美金,将负债名单表整理出来,挨个地拜访。新公司会对所有的客户负责到底,想要赎回的如果能等到年底,可以获得双倍奉还。」  周慕云的话简短而震撼,12亿美金!80多亿港币!!你让首富李嘉诚现在都拿不出来这么多现金,他的财富虽多,但全都是不动产和股票。  「金融危机还未结束,想要重新站起来,就听我安排。所有人都给我开动起来,但凡是偷懒的全都开革。Linda!」  「在。」  「招聘精通外汇操作的专业人才,火速办理。一周之内把所有事情都给我处理妥善了!」  周慕云显然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主,雷厉风行的安排着各种工作,华泰基金不用解散了,他们的饭碗也保住了。而且新老板还是个神秘的年轻土豪。  「Linda,你来一下。」  散会之后,周慕云又单独把陈婉仪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内。  「老板,有什么事情吩咐。」新任秘书干练地问道。  要说她这身材还不错的,约摸二十五六的年龄,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就是穿衣品味有点low。  「你现在既然是做我的秘书,就要改变一下自己的着装,这个太土了,明天换身装束再来。」周慕云不满道。  「那……那我要怎么穿啊。」  「你可以更女人味一些。」  周慕云盯着她那高耸的胸部若有所思,有个大胸女秘书是个不错的选择。  「啊?」  「怎么?很难吗?」周慕云眉毛一竖,严厉道。  「我……我已经结婚了,老板。」一丝红晕爬上了她的脸颊,面色绯红,别有一番趣味,不过显然是她想太多了。  「我对你没兴趣,秘书也是华泰的门面,不然怎么带你去见客户?给你每月加薪5万块,足够你买衣服和化妆品的了。」周慕云对她并没有太强烈的欲望,虽然是个少妇人妻。  兔子不吃窝边草啊,不然怎么好好工作,如果对方主动献身的话,那他也不会拒绝,没事的时候调戏一下还是蛮有意思的。  「哦……好吧。」  陈婉仪羞愧地退出了办公室,甚为后悔,刚才自己是怎么了。对初次见面的老板居然留下这种印象,真是好尴尬啊,还好没有酿成什么误会。  在周慕云的带领下,公司内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又招进来不少擅长投资证券、外汇的好手,这个行业内的失业率现在太高了,正好便宜了他。  办理了各项手续,经过各项调整,新的华泰全球私募基金正式成立,基金会主席就是周慕云本人。  接下来就开始安排工作人员去做什么呢?  答案是贷款,用华泰基金的自有资金去做抵押担保,不是美金也不是港币,而是日元和卢布。  港币现在是多方争夺的焦点,谁插进去就是嫌自己死的太慢了,也许会被瞬间给秒掉,那不好玩儿。周慕云却是另辟奇径,利用银行杠杆,借到了价值50亿美金的卢布和日元。  当然是还回去的,还得付出大笔的利息。  这还不算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驾着他花了40多万美金才买到的兰博基尼DiabloGTR,风驰电掣的来到香港金融管理局。  「帮我call下任生,就说华泰基金会主席约见,事关港币的前途生死。」  国金中心大堂内,周慕云被保安拦在了外面,毕竟这里掌管着价值近万亿的香港金融命脉,你说来就来,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于是乎只能借助前台忽悠一个是一个了。  「好的,您稍等。」前台接待甜甜一笑,转头拨通了电话之后,便告诉他具体楼层房号,经过安检之后才让他上去。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顶着一头白发,不知道是愁的呢?还是愁的呢?还是愁的呢?  刚刚经过一个紧张的会议,还没来得及歇会儿,就有秘书过来说华泰基金主席前来拜访。任志刚只是略微记得有这么一个人,但是并不熟悉。而且对方声称和这次金融危机的事情有关,还挺严重。  任志刚便决定先见一见再说。  「你不是王太富。」任志刚见秘书带进来的只是一个愣头青的年轻人,多有不悦。  「我没说过我是。」周慕云耸耸肩轻松道,「但我的确是华泰基金会主席,你可以叫我Vincent周。」  「你找我有什么事?我很忙的,你既然从事金融行业,应该知道香港的情况现在并不乐观。」任志刚见他有恃无恐,便收起了轻视的心理,还是保持住了自己应有的涵养。  「确切的说,我不是找你。」  「那你找谁?」  「大陆方面的人。」  「你怎么知道?」  「好像这不是什么秘密,我的计划很大,大到超出你的权利范围之内。」  「年龄不大,口气还不小。」  任志刚的确有这个资格,港币的联系汇率制是他提出,金管局也是在他建议下成立,在总裁这个位置一坐就是16年之久,香港的经济没有他还真不行。  手握1000多亿港币在手,大战索罗斯和罗伯逊,这都是后世可查的资料。但实际上背后皆有着来自大陆方面的鼎力支持,没有强大的外汇储备做后盾,他哪来的那么多资金?  中央政府接近千亿美金的外汇差点都被掏空,要不是沪深两市自成一体的金融封闭政策,索罗斯和罗伯逊这两头见到血就能嗷嗷往前冲的鲨鱼早就张着血盆大口游过去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周小川就在这栋楼里的某个办公室吧?」周慕云嘴角微微上扬,显示无比的自信。抱定了心思我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我还赖着不走,你拿我也没辙,这里可是香港,耍耍无赖就能泼你一身脏水。  僵持了一阵,任志刚无奈地在拨打了几个电话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将他带至一间密室。两个小时过后,周慕云心满意足地走了出来,挥挥手向满面愁容地任志刚作别。  第五章:计划启动  「Vincent早。」  「早,今天的感觉不错继续保持。」  周慕云在公司内有严厉的一面,但也非常和善,就比如员工们都可以直呼他的英文名,而不用叫某主席,某总之类的,那是给外人看的。  陈婉仪在那天过后,渐渐开始习惯了打扮起来。  今天身着白色的雪纺衬衫,鼓鼓的双峰挺在胸前,黑色的一步裙紧裹在丰腴的翘臀,丰润的嘴唇抹着诱人的口红,虽然依旧是黑框眼镜,但挽起的头发似极了熟透的果子,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女性韵味。  这大清早的让他胯下久为尝鲜的大棒有些激动,差点按捺不住抬头的迹象。  「Linda,你老公是做什么工作的?」早上无事,周慕云交代完工作之后,便和娇羞的人妻闲聊起了家常。  「他在东亚银行做交易员。」  「那收入应该不错的。」  「还,还好吧。」陈婉仪似有什么难隐之言,支吾道。  这时桌上的手机响起,周慕云拿起那老式的诺基亚,只见上面的短讯写着简单的几个字「计划开始。」  「召集交易员到会议室开会,」  周慕云便接着吩咐道,终于开始要吹起进攻的号角了,老小子们,小爷我来了。  当天下午,渐渐有小批量的日元和卢布的空单流入外汇市场,引起小范围的波幅,都算是正常的波动,并没有什么值得好关注的。  华泰基金的账户上的莫名其妙多了一批价值数百亿美元的日元和卢布,但在众多交易员娴熟地操作下,以化整为零的方式通过孱弱的互联网逐渐逃出香港岛,悄悄地潜伏下来。  这么大笔的资金,要想一天之内操作完是不可能的,经过了一周的时间加班加才总算完成。  外汇是全球24小时不停歇的公盘,没有开市、收市一说,所以可以随时关注,随时了解。而这一周的走势图显示,日元和卢布均有小幅的下挫。  港股市场风云突变,量子基金进行了第三轮的围剿,泰国、马来西亚、印尼都早已沦陷,只剩下这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地却还在负隅顽抗,又如何能让连战连捷的资本大鳄们咽下这口气?  外汇、期指、股票三大市场均是僵持阶段,就在你来我往杀的好不热闹的时候,突然有一大笔恒生指数的空单杀了进来,总数接近两亿美金,打破了这短暂的平衡。  见血的鲨鱼如何能够错过这个机会,挥舞着镰刀重仓杀进,此时的恒生指数是8800点。  还没到8月底的时候,巨鳄们的大笔空单将这个指数已经砸到了7500点,下挫1300点。不仅是香港的媒体,就连全球的各大媒体纷纷唱衰香港,唱衰中国大陆政府。  香港将要变成臭港了,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聚焦在了这里,不时有股民跳楼身亡的消息传来,令人唏嘘不已。  此刻的周慕云则是坐在大大的落地窗玻璃前,泡上一壶香茗,悠哉悠哉地看着下方的维多利亚港进进出出的商船们。  陈婉仪走到他的身后轻声道。  「Vincent」  「嗯哼?」  「我……」  「有什么问题?」  「那个我想请你帮个忙。」  「说说看。」  周慕云转过身来,看着站在他身前的人妻少妇,视线由低到高。藕断一样的双腿裸露在空气之中,再往上就是平坦的小腹和高耸的胸部,黑色的乳罩时隐时现,分外诱人。  一张俏脸上欲言又止,满是愁容,眉毛都快拧成麻花了。  「你不说,让我如何帮你,我可不是黄大仙。」周慕云的微笑就像春天里和煦的阳光,暖人心扉。  陈婉仪似是受到了鼓励,心下一横,用微小的声音道「我……我……我想借您点钱。」  「你到财务预支两个月的薪水吧,准了。」  周慕云浑不在意,还以为多大点事儿,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算事儿。谁还没个难处的时候,何况她现在月薪就接近7万的港币,两个月薪水不少了。  要知道普通工薪阶层不过也才6000港币左右,这还是作为他秘书的一个专职福利。  「那个……那个……」陈婉仪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好转,反而愈发地吞吐。  「如果不够就三个月。」周慕云甚是豪爽,又给她加了一个月,这也是看在她工作努力的份上。  做企业不是开善堂,没有一掷千金不求回报的道理,也得要看你是否有这个价值。  「我想借……300万。」陈婉仪咬着艳红的嘴唇,艰难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你要买楼?」周慕云讶道。  「不是。」  「那就是买车?」  「不是。」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干嘛还要那么多钱?300万都快够我那台兰博基尼了,周慕云心道,不过并没有说出来。  「我老公挪用银行公款做期指,已经被收押了,如果及时归还,银行还能撤诉,不然的话就要坐牢了。」  陈婉仪只得说出了真相,眼角吧嗒吧嗒的掉下点点热泪,梨花带雨少妇俏,看得周慕云心神一震。  「哦,他这是咎由自取。我们都没有做期指,他哪来的勇气。」  「我也劝过他,可他就是不听呢。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离婚呗,一个废物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周慕云撇撇嘴道,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谁都知道港股现在碰不得,你还往里钻,可不是做了炮灰么?如此没脑子的人居然还能做交易员,东亚银行绝对瞎了眼。  陈婉仪噗通一声跪在他的身前,哭着道。  「Vincent,求你帮帮我吧……」  领口处幽深的乳沟时隐时现,被周慕云瞧了个正着,感觉下体一阵无名火起,裤子里的巨物蠢蠢欲动。  「怎么帮你?」周慕云计上心头,轻笑道「钱不是没有,那你拿什么来还呢?」  「我……我,我一定会努力工作早日还你的。」  香港消费奇高,她老公出了这种事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在金融行业之中混下去了。重担必定全部都落在她的身上,而且她还有个年仅一岁的女儿。  「就算你不吃不喝又得多久才能还清?你上有老,下有小,还得养活你那个废物老公吧。」周慕云不断地在刺激着她的痛苦。  「那我又能怎么办呢?」陈婉仪有着传统女性的根深蒂固的想法,就是认命,原本期望这个平时挺好说话的富豪老板,没想到并没有如愿。  「也不是不能办,钱我有的是,但我也不是慈善机构,女人赚钱其实很容易,就看你愿不愿意付出了。」  陈婉仪抬起头来,见周慕云的笑容里意味深长,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胸前裸露的地方,又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又怎么会不懂他所指的什么?  「不……不行的。我爱我的老公,我不是这种女人。麻烦您了,我去借高利贷好了……」  陈婉仪惊慌失措地捂着胸口从地上站了起来,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道「高利贷可是九出十三归,利滚利的。到时候上你家门泼你油漆都算是好的了,我听说他们对欠债不还的要么剁手剁脚,要么就卖到国外去做妓女,千人骑万人跨,最后感染艾滋病而死。」  「啧……啧……」周慕云惋惜地说道「你的女儿怎么办?有没有想过呢?」  「我……我……」陈婉仪不知所措,语无伦次道,社会如此残酷,所有责任都让她一个女人担着,她又能怎样?  周慕云离开沙发,站了起来,187的身高在在香港华人里绝对是足够高的了,就算和那些鬼佬相比也丝毫不差多少。在仅有160的陈婉仪身前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一样。  就在她心里纠结着到底该不该献身的时候,周慕云径直伸出有力的臂弯一把将她娇弱的身躯搂入怀里,「满足了我就给你300万,还犹豫什么?难道你想被满身恶臭的男人用脏兮兮地鸡巴捅进你的小穴里?」  「我……」周慕云的粗口直接着她的心房。是啊,眼前的这个男人既年轻还很帅,而且也有足够的财力。如果去借了高利贷,每天在不同的男人胯下饱受淫辱那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于是在心底下了个决定。  「你真的能给我300万港币吗?」  「当然。」  「那……那我同意了。」陈婉仪眼睛一闭,心里一横状若赴死。  周慕云心想,小娘们嘴上说不要,内心还是挺骚的嘛。这还是在办公室内呢,不过还好他的这所房子里空间大,隔音好,在外面窥视不到里面的光景。  并没有如她所愿的直接动手,而是选择放开了她。  「你不是要我吗?」陈婉仪睁开眼睛只见他又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拿起支票本唰唰地填上了一组数字还有签名。  「这里是350万。」周慕云扬了扬手里的支票,「待会儿就是你的了。」  「那现在?」陈婉仪深受钞票的诱惑,她实在是太需要这个了。  「现在跪下。」  周慕云冷着脸命令道。  陈婉仪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慢慢地蹲了下来,跪在软绵绵地地毯上,「解开上衣前两颗扣子。」  在周慕云的命令下,陈婉仪红着脸,慢吞吞地解开衬衫的扣子,丰满的乳房已经露出了一半,黑色蕾丝边的胸罩裹在白花花的乳肉上,格外诱人。  「爬过来!」  「啊?」  「啊什么,没听到我说话吗,让你爬过来,快!」周慕云表情严厉,丝毫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陈婉仪双手撑地垂着头便要往前挪动。  第六章:调教人妻秘书  「把头抬起来,地上又没鸡巴。」周慕云的话越来越粗俗,她抬起头来只见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正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叉着双腿在等她爬过去,而且裤裆处已经明显的肿胀成了一个小帐篷。  陈婉仪看在眼里,心里有些痒痒的,不禁有些期待还有些许激动。  就这样双腿跪地,仰着头,裸露着半个白花花的乳房往前爬着,总共也就两三米的距离,却像蜗牛一样。一步、两步、三步,总算爬到了他的身前。  「还愣着干什么?履行你做秘书的职责啊。」周慕云故意不悦道,「自己动手,掏出来吧。」  陈婉仪又暼了一眼桌上的支票,坚定了下自己的信念。这才红着脸,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探到周慕云的裤裆上。  唔,隔着裤子就有那种坚挺的感觉,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的呢?双手微微颤抖着摸索着了会儿才找到裤缝中的拉链,捏着拉锁轻轻往下一拉。  藏在里面的巨物虽然还包裹在内裤之中,却似要挣脱牢笼的恶龙一样弹了出来,打在陈婉仪的鼻尖上。  真有力,隔着黑色的内裤还能看到那肉棒硕大的蘑菇头,陈婉仪忽然觉得小腹有些热,在身体内缓缓地扩散、蔓延着。  「快一点,全脱了。」  「哦。」  陈婉仪也想一睹那巨物的真容,手上加快了速度,从裤裆里掏了半天都卡在里面,无奈之下只好伸手去主动的解开周慕云的皮带,将例外的长短裤都脱了下来。  哇,怎么这么大,脱离了束缚的肉棒昂首而立,像是一位骄傲的将军一样矗立在空气之中,长度足有二十多厘米。而这直径也足够粗的,她还在心里盘算着这么大的家伙又如何能塞进自己窄小的蜜穴之中呢?  周慕云见她楞了神,便主动挺动着肉棒往前伸,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她用口舌来为服务。  「不,不要……」  「装什么纯洁,哪个女人没含过鸡巴啊。」  「我……我真……真没有。」  「那我教你,你会爱上它的。」周慕云坏坏一笑,拉着她柔嫩的小手抚上难以掌握的肉棒。  唔,好粗,好硬啊,在手心里的感觉都很粗,陈婉仪脸上的皮肤像在滴血,已经红透了。但在周慕云的眼里可是娇媚的很,被娇羞地少妇握着大鸡吧的感觉当然刺激,下体不禁又涨大了一分。  周慕云引导着她一手握住棒身,慢慢撸动,一手往下探轻柔存储着满满精液的卵袋。  「来,伸出舌头来舔一舔。」周慕云按着她的头往下探,大肉棒就在她眼前明晃晃地晃着,打在她的下巴上。  稍作犹豫了一会儿,形势又比人强,眼睛一闭。伸出了湿滑柔嫩的香舌在大蘑菇头上刮了一下,嗯,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腥臊异味,反而有种特别清淡的香味,好似那种木头的香味。虽然非常淡,但她却能感觉的出来。  周慕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是穿越而来的一种福利,这是自带的分泌物体,可以让贞洁烈女都变成荡妇的一种特殊物质,只要被他干过的女人都会在体内留下这种生物记忆。  跟他做过的女人再试其他男人就会索然无味,而且还会永久依赖着他,简直比他妈的毒药还毒。  陈婉仪就在这样跪在地上,伸出舌头在棒身上一点一点的舔着,就像只小母狗一样。  「比光舔啊,含进去!」  周慕云说着,瞅准她张嘴的时机,挺动着屁股就将肉棒塞进了她的嘴里。  「咳……咳。」棒身明显太长,她还没做好准备的情况下,顶到嗓子眼了,赶紧抽离出来咳嗽着。  「你……你的……太大……了啦。」  「那你慢慢含进去。」  陈婉仪两只手握住棒身,努力张大嘴巴将整个蘑菇头含了进去,无师自通的在空腔内用舌头来回扫荡着,裹吸着。  「舒服,别光舔,套弄一下。」周慕云直感觉肉棒被温热的口腔所包裹,无比的舒畅,一边享受这人妻秘书的服务,一边指挥道「来,快一点……爽啊……你那废物老公可没享受过吧……」  陈婉仪嘴里被填地满满地,想反驳都是呜呜地说不出话来。  「像吃棒棒糖一样舔……哦……舒服……没想到你还这么会口呢……捡到宝了……很棒……舔快点……」  陈婉仪似乎是受到了鼓励,就趴在周慕云的胯下,摇晃着脑袋上上下下得卖力含弄着这根巨物。周慕云也没闲着,伸出魔掌抚向了她胸前的波涛汹涌。  一双大手隔着乳罩,用力地揉捏着她的一双大奶,中国女人多是B罩杯,而她因为刚生育没多久,却足足涨大了D罩杯,既柔软又滑腻的乳房被老公之外的另一个男人握在了手上。  周慕云揉捏了半天,觉得乳罩碍事,直接往上整体一拉,两只大奶就蹦跳出来。  好一双吊钟大奶,黑而大的奶头是哺乳期的象征,还好乳晕并不算大,不然就会丧失不少美感。周慕云捏着两颗奶头慢慢地用手指肚肉搓着,不一会儿就又肿又大。  「嗯……嗯……」  陈婉仪的奶头极度敏感,被另外的男人在手指上揉搓,已经是刺激地差点受不了,扭动着娇柔的身子却怎么也逃不脱那双魔掌。  小腹愈来愈热,一股热流直往下体里窜,嘴里的肉棒也越来越大,丝毫不见有要发射的迹象,而她的嘴巴此刻已经又酸又麻了,只得将肉棒吐了出来,只见威风凛凛的肉棒挂满了自己晶莹的口水,好不淫靡。  周慕云将她抱起来坐到腿上,恰好一低头就咬上黑色的奶头。  「啊……不要……不要……轻……轻一点……轻一点嘛……」  感受到奶头被老板给含到了嘴里轻咬着,一种酥麻之感传遍全身,推又推不开,却只能抱着老板的头捂在自己丰满的胸前。  周慕云越舔越带劲,肿大的奶头被他含在嘴里不停地吮吸,舔弄,还有一股扑面而来的奶香味。一边大力地揉捏,一边撕咬着这巨乳的感觉格外刺激。  正在兴头上,忽然一股暖流钻入口内,居然还有奶水,甘甜而且可口。  「小骚货流奶了哦,要不要自己尝一尝?」周慕云淫笑道。  「不……不……要。」  周慕云不由分手,抱着她的头,吻上了她的一双炙热红唇,舌头顶开贝齿,将嘴里刚吮吸到的奶水渡给了她。混合着奶水的津液在俩人的口腔之中来回交换。一开始还拒绝的陈婉仪,渐渐地也放弃了抵抗,两条灵活的舌头彼此交缠着,呻吟着。  陈婉仪的一步裙被周慕云拉到了腰间,两腿就跨坐在周慕云的身上,而他的那根不老实的肉棒就隔着内裤顶在她身下幽深的峡谷之中。  「嗯……嗯嗯……唔…………」一边亲吻一边挣扎,却又一边感受着下体的骚扰,小腹的热流不断的再增加,直感觉下体的小穴在升腾着,分泌着汩汩液体。  粗壮的龟头就隔着薄薄的内裤,卡在穴口揉弄着,让她不得不动情。生育之后恰巧赶上金融危机刚起始,老公忙于工作难得碰她一次,而且每次都是蜻蜓点水一样,勾起的欲火又无法浇灭。  如今遇到周慕云这个调情高手,浑身直觉得燥热难耐,明明是被对方胁迫,如今却是瘙痒难忍,恨不得这根巨物立刻就塞满她的空虚。  「骚货很湿哦,想要被大鸡吧插进去了吧?」周慕云停止了亲吻,用手指在她下体揩了一把接着伸到她面前给她示意着手指上亮晶晶的淫液。  「不……不要……」虽然到了这个时候,但她还是抱有一丝幻想,避免失节。  「女人说不要就是要咯?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周慕云调笑着,在她光滑的胴体上抚摸着,时而揉捏她的一对大奶,时而拍弄那双翘臀,引得她娇喘连连。  「求……求你……」  「求我什么?」  「求你…………放……」  「放进去是吧?」  周慕云利索地将内裤拨到一边,挺动着龟头挤开两片阴唇插了进去。  「啊…………不……不要…………我说的是…………求你放……放过……我……」被一根硕大无比的肉棒插进了阴道,显然这粗大超越了她的想象,让她娇呼着「痛……痛……轻……轻点……」  周慕云放慢了挺动的速度,嘴巴含住奶头吮吸着母乳,慢慢在穴内前端轻柔地抽插。  「唔……我对不起你……老公……」陈婉仪感受着身下的火热,内里却是无比煎熬。  「要不是你那废物老公,你会失身?」周慕云淫笑着「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对不起的,乖乖地享受完了才是最重要的。」  下体的肉棒加快了些力度,每一下抽插,龟头都刮弄着娇嫩的阴道璧。  「哦……嗯……嗯嗯……」陈婉仪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却忍不住鼻翼里发出的呻吟。「唔……嗯……嗯嗯……唔……轻点……疼……你太大了……」  「我的大还是你那个废物老公的大?」  「不说……你……慢……慢一点……嗯……嗯嗯」  「不说是吧,那就把你干服帖了!」  周慕云将肉棒抽离出来,瞬间一种空虚之感袭来,让她颇有些不知所措。周慕云只是想换个姿势,把她板过来,跪在沙发之上,又把碍事的内裤扯到了脚脖子。  丰腴的翘臀下是湿漉漉的的小穴口,正饥渴地召唤着填充物。  周慕云在她身后扶着翘挺的屁股,用龟头撑开了穴口,慢慢地研磨着,就在这刹那仿佛有十万只蚂蚁爬过一样,痒痒得难受,下体的空虚和寂寞被无限放大。  就在她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屁股想找准角度好容纳这一巨物的袭击时,周慕云狠狠地一顶,整支粗大的肉棒都顶了进去。  「啊……太……太深…………了……好……深啊!!」陈婉仪忍不住高声喊叫了出来,得亏办公室隔音效果好,不然就给外面的员工们做了一次直播了。  「疼……轻……轻点……你……太……太大……了……」下体虽然已经充分润滑,但备不住周慕云的肉棒太过于粗大,就算是已经生育过的人妻少妇一时也难以忍受。  「什么太大了?」周慕云戏谑地笑道。  「就是你……下面的……那个……」陈婉仪娇喘连连道「这是什么呀?」周慕云是有意调戏,边说还边往前拱了拱,直探到深处的子宫口。  「是……是……大屌啦……」  「怎么样?是不是比你那废物老公大多了?」  「唔……嗯……嗯嗯……唔……」陈婉仪并没有答话,而是强忍着,看来是还没有放开啊。  周慕云双手掐着盈盈一握的蜂腰,用力的挺动着下体,开始疾风骤雨般在她泥泞的小穴纵横驰骋,衣服凌乱的白嫩人妻被不断撞击着丰腴而白皙的屁股,一双木瓜大奶在空中摇晃着。  「嗯……嗯……嗯嗯……好深…………慢……慢点………慢一点……老板……太……太大了………到……到底了……」  有些微微发黑的阴唇被干翻在外面,露出里面粉嫩的穴肉,每一次抽插都能带出大量的淫液,随着动作频率的加快,陈婉仪下面的这张小嘴反而像紧紧地包裹住龟头,还真是赚到了,居然是千层叠浪的名器。  胯下的少妇被干得咿咿呀呀已经分不出到底是痛苦还是痛快了,身体抖动着「到……到……了,……到……了啊……」  周慕云并没有选择停止进攻,就在陈婉仪扭动着身体到达高潮之时,双手抚上摇晃的巨乳,捏住挺立在空气之中的奶头,受到双层刺激的大奶居然嗤嗤地喷出了白色的乳汁……  「啊……不要……不要了……停……停一下啦……喷……喷奶了……」陈婉仪摇晃着身体,喷出的乳汁洒得到处都是。  「求……求……你……了,停……停一下……你……太……太厉害了啊……」  陈婉仪既然已经求饶,周慕云便停住了动作,慢慢从紧致的阴道抽离了出来。  「啵」的一声,像是开启红酒塞子一样,可见这小穴和肉棒之间咬合得是有多紧了。  陈婉仪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趴在沙发上,粉嫩的穴肉翻在外面,还在滴着晶莹剔透的淫液。  「比那废物爽多了吧?」周慕云啪地一声拍在她的翘臀上。  「啊……讨厌……」陈婉仪回过头来,一双媚眼盯着那胯下的凶猛巨物,说不爽都是假的,从未有过的满足之感已经让她的四肢百骸都充盈着满足之感,而那罪魁祸首如今仍旧坚挺有力。  周慕云将她翻了过来,正面朝上,掰开两条雪白的大腿,将龟头顶在穴口,慢慢地磨蹭着,时而挑逗着肿胀的阴蒂,时而作势要插进穴内,又再度退了回来。  身下的人妻被挑逗得浑身充血,扭动着胯部想要让这巨物抓紧进来坐一坐,没奈何这调皮的东西始终是过门而不入,急得她呻吟倒「唔……给……给我…………给我嘛……」  「给你什么?」  「给我……给我……你的那个啦……」  「不说就不给哦!」  「给我你的大屌啊……」  「是我的大还是那废物的大?」  「呜呜……嗯……嗯……你的……你的屌大啊……」  「是我干的你爽还是那废物干得你爽啊?」  「嗯……唔……唔,是你……是你……都是你……老板干得我最爽……」性感的人妻秘书在他的挑逗和压迫下终于放弃了最后的羞耻之心。  「啊……进来了……进来了,老板……」随着肉棒的深入,陈婉仪高声地呼叫出来「好粗……好硬哦……小穴被撑爆了……好胀啊……」  窗外就是闻名遐迩的维多利亚港,而窗内的景象却是无比淫靡,年轻的老板用身下的巨物奸淫着已婚少妇,每一次挺动都将她送上了云端「老板……好厉害……要死了……死了……要上天了……啊啊……又……又要到了……」  「好棒啊……唔唔……嗯……嗯……」  「以后还要不要我干你?」  「唔……唔……嗯……嗯……」  「要还是不要……」  「要……要……我要老板干我……」  「干你哪?」  「干我……下面……」  「是不是你的淫穴,是不是你的骚逼……」  「啊……啊……不是……啊,人家不骚……」  「不骚怎么会在办公室里勾引你的老板?」  「不……不是……是你强迫……人家的……」  「都干得喷奶了,还不骚呢……你就是个骚货……就愿意勾引老板的骚货……机会愿意被老板干的的骚逼……」  「唔……唔……嗯嗯……我是骚货……我是骚逼…………到了,到了……老板……干死骚货了,大屌老板……」  俩人淫荡的对话,让陈婉仪再一次达到了高潮,而周慕云这时也忍受不住身下淫穴的强大吸力,卵袋内满满的精液喷涌而出,奔向子宫深处。  「唔……啊……不要……不要,会怀孕的…………」  面色潮红的陈婉仪感受着身下肉棒的跳动,知道那是射精的征兆,意图推开身上的男人,但接连的高潮已经让她精疲力尽,哪还能推得动这强壮的男人。  「呜呜……要是怀孕了该怎么办啊……还要我怎么见人呐……」  「聒噪,怀孕就生下来,还能亏待你不成。」  压在她身上的周慕云裹吸着甜美的乳汁,笑道。  「讨厌,下面都肿了,快拔出来嘛……」  周慕云将那肉棒抽离的时候,只见有些红肿的穴口,往外流淌着乳白色的精子和淫液混合而成的液体。陈婉仪手忙脚乱地抽出纸巾来堵住不断往外冒出涌出的精液。  过了半个小时才收拾利索,又打开窗子,让办公室内的气息都散发出去。  那张三百万的支票也上滴上了点点乳汁,「这是你应得的,我对你很满意,下次继续保持……」  陈婉仪夹着下体俏脸一红便出去了,周慕云给她放了半天假,也让她能够充分的休息下,也就西方女人的体制能够承受得住他胯下巨物的挞伐。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